纽约)- 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参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资格应受严厉质疑,因为两国分别在也门叙利亚对平民实施大规模非法攻击。由47国组成的人权理事会将在2016年10月28日的联合国大会上进行年度选举。

接受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竞选连任,违背人权理事会十年前创立时楬橥的基本标准,并可能妨害其做为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的公信力,及其追诉世界各地加害者的能力。联合国所有会员国在投下选票之前,应予审慎考虑。对于其他争取该理事会三年任期但人权纪录不良的国家,包括中国埃及,人权观察也表示严重关切。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效揭露并向侵权者究责的能力正面临威胁,因为有些国家利用它来阻挠本国犯罪与侵权行为被摊在阳光下,”人权观察联合国部主任路易丝・夏波诺(Louis Charbonneau)说。“选出真正致力促进人权的理事会成员,是联合国全体会员国的责任,而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并未遵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根本理念。”

在非洲集团中,埃及、卢旺达南非突尼斯四国同额竞选,必然全部当选。同样地,亚太集团由中国、伊拉克日本和沙特阿拉伯四国争取四席,西方集团的英美两国也无竞争对手。东欧则是由克罗地亚匈牙利和俄罗斯三国竞逐两席。拉美和加勒比海集团也是由巴西古巴危地马拉三国争取两席。

联合国会员国应当终结同额竞选,拒绝换票交易,并明确要求当选国本身的人权纪录必须在理事会任期中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2016年6月,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组织曾发起广泛非政府组织联合呼吁暂停沙特阿拉伯在人权理事会的职权,因为沙国领导的联军多次非法攻击也门平民。此后,因该联军无区别空袭而丧生的平民人数持续攀升。自2015年3月以来,平民伤亡已逾11,000人,大多是在该联军空袭中罹难。2016年稍早,沙特阿拉伯以停止资助联合国重要项目为要胁,逼迫联合国秘书长将该联军从杀死或残害也门儿童及攻击学校、医院的“耻辱名单”上移除。

人权观察表示,俄罗斯在叙利亚罔顾平民生命,不适合出任理事会成员。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结盟一年多以来,无视叙利亚政府军无区别杀戮、伤害无数平民的劣绩,持续以空中攻击给予掩护。据人权观察纪录,叙俄两国联合军事行动在叙利亚人口密集区使用被国际禁止的集束弹药和燃烧武器,违反国际法。

俄罗斯正在参与针对阿勒坡日益剧烈的轰炸作战,危及约25万平民,包括许多儿童的生命。此外,俄罗斯还利用其人权理事会成员地位破坏国际标准,寻求以“传统价值”凌驾普世人权,并在理事会提出数十项修正案,企图抹消人权护卫者(human rights defenders)概念,还运用议事技巧阻挠辩论。

根据联合国大会创设人权理事会的60/251号决议,联合国会员国“应考虑候选国在促进与保护人权方面的贡献”,当选理事会成员的国家则“应维护促进与保护人权的最高标准”并且“与理事会充分合作”。

人权观察表示,按前述标准衡量,不论俄罗斯或沙特阿拉伯都不应占有人权理事会的席位,其他几个候选国也都令人深怀疑虑。埃及实施大逮捕、剥夺被捕人员的正当程序、消灭独立民间团体,并且未经公正审判做出大量死刑判决。2013年8月在开罗解放广场发生的大批杀人事件,也尚未依法究责

在中国,习近平政府实施了1989年天安门屠杀以来最大规模的打压人权行动。北京对要求参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维权人士加以恐吓与惩戒,限制特别报告员在该国的工作,在接受关键审查时提交极不诚实的信息,并且日益拒斥人权普世性的观念,使中国各地人民实际上无法享有联合国监督机制。

人权观察表示,其他候选国家也应承诺解决重大人权问题,方能强化其争取成员席位的资格。古巴若欲被视为可信靠的候选国,就必须停止系统性打压异见人士,并且不再拒绝联合国人权监察者前往访问。

伊拉克应当调查并终止政府军的一切违法行为,后者被指控在费卢杰(Fallujah)犯下即审即决、殴打、强迫失踪等罪行。对于涉嫌在伊拉克对平民进行广泛无区别攻击及征用童兵亲政府民兵组织,有关当局也应予以究责。

卢旺达必须维护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确保政治反对派不受威胁或虐待。英国应当修改允许过分监听的法律,美国则必须确保911恐攻后的酷刑罪行受到问责。美英两国都应停止销售武器给沙特。南非应当重新考虑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的计划,该决定无异对全世界最严重犯罪的被害者们泼冷水。

人权理事会创建于2006年,取代功能不彰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因其通常不愿处置真正的人权问题,而且世上侵犯人权最严重的一些国家很容易就能当选成员。过去十年,人权理事会为人权做出了巨大贡献:通过普遍定期审议对所有国家进行检讨;对朝鲜、叙利亚、布隆迪等国成立调查委员会;任命多位特别报告员和独立专家,即便相关国家拒绝合作,仍极力确保侵权指控得到扎实调查。

但该理事会必须保持警惕,避免重蹈其前身的覆辙,包括容许漠视此一机构誓言捍卫的人权标准的国家跻身成员,造成公信力流失。目前的选举往往不是让各国凭藉其人权绩效竞争席位,而是由各区域集团事先协议由哪些国家参选,以致经常出现同额竞选,凡选必上。

 “联合国会员国应当提高人权理事会成员的资格门槛,”夏波诺说。“若要让人权理事会成为揭露并消除全球人权侵害的可靠工具,各区域集团必须确保每一席位都通过良性竞争、由合格候选人中选出,而非密室协商的产物。否则,人权理事会恐将沦为侵犯人权最严重国家的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