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日本未成年运动员被虐待

这份67页的报告,《‘我被打过数不清多少次’:日本未成年运动员被虐待》,记录日本体育界的体罚史,发现儿少体育虐待问题普遍存在日本中小学校、体育协会和竞技体育。透过访谈和全国线上民调,来自50多种体育项目的日本运动员报导了各种虐行,包括拳击脸部、踢踹、用球棒或剑道竹剑等物品殴打、不准喝水、勒喉、以哨子或球拍抽打以及性侵和性骚扰。

搜寻

分类筛选

  • 藏语教学面临威胁

    这份91页的报告,《中国“双语教育”政策在西藏:藏语教学面临威胁》,检视中国政府以促进受教育机会为名,在西藏的少数民族教育权方面大开倒车。报告特别指出,藏族儿童必须从3岁起就读“双语”幼儿园,浸泡于汉语环境和官方宣传,理由是要“加强民族团结”。相关发展反映出一种同化主义的民族政策,在习近平掌权下大行其道。

  • 对新疆警方大规模监控APP的逆向工程

    本报告以新证据说明新疆的监控国家机器,当地1300万突厥裔穆斯林正遭政府以“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之名加强镇压。从2018年1月到2019年2月,人权观察对一种公安机关使用的手机APP进行逆向工程研究,该APP可以连结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即新疆警方汇集个人数据、标示潜在威胁人员的警务方案。靠着检视这款当时公开可得的APP的内部设计,人权观察揭露这种大规模监控系统的对象包括哪些行为和人员。

  • 朝鲜女性普受性暴力侵袭

    本报告记录违反意愿的性接触和性暴力在朝鲜已普遍到被接受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许多朝鲜人士告诉人权观察,只要有权官员“看上”一个女人,她就别无选择,只能顺从他的任何要求,不论是性、金钱或其他好处。多位女性受访者表示,这些性掠夺者包括党的高阶干部、监狱和拘留场所的警卫和审问官、警察及秘密警察官员、检察官和军人。但朝鲜女性害怕遭到社会污名或报复,而且缺乏甚至完全没有救济管道,因此很少举报性侵。

  • 中国打压西藏民间团体

    本报告详述中国共产党试图从基层铲除喇嘛和传统社区领袖对藏区民众的影响力。该报告包含罕见的深度访谈,关于新规定的官方宣传漫画,以及藏族人士因参与社区活动遭任意拘押的案例。

  • 中国招聘广告性别歧视

    这份报告分析2013至2018年中国各大招聘网站、企业官网和社交媒体上张贴的逾36,000则招聘广告,许多招聘广告载明仅限或优先录取男性。部分招聘广告要求女性求职者符合某些与工作职责无关的生理特征──如身高、体重、声音或脸部容貌。有些业者还利用现职女性员工的外貌吸引男性应征。

  • 美国安养中心对失智症患者过度用药

    平均每个星期,美国各地安养机构会给超过179,000人服用抗精神病药物,而这些人并未被诊断出允许使用这种药物的疾病。用药时,通常未经自由、知情的同意。

  • 中国对LGBT人士的扭转治疗

    本报告採访17位曾经历扭转治疗的人士,说明父母如何威胁、逼迫甚至有时以肉体强迫成年或未成年子女接受扭转治疗。他们在治疗机构──包括政府经营、管理的公立医院和国家卫计委发照、监督的私人诊院──接受医疗人员的“治疗”,有时包括非自愿的拘禁、强迫服药和电击,足以构成一种形式的酷刑。

  • 中国对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干预

    本报告详尽说明中国如何骚扰民间维权人士,尤以来自中国者为甚。中国官员违反联合国规则对参会的维权人士进行拍照、录像,并限制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前往日内瓦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国还利用其在经济与社会理事会非政府组织委员会的成员地位,阻挠对中国持批判态度的非政府组织获得联合国认证,同时尝试──并且成功──将已获认证的维权人士列入黑名单,阻止其出席联合国活动。

  • 中国残障人受教育阻碍重重

    这份题为“‘只要让我们继续上学’:中国残障人受教育阻碍重重”的报告共75页,内容记载残障儿童及年轻人为何难以在自己社区中的普通学校获得教育。
  • 中国性工作者遭受侵害

    这份篇幅51页的报告,题为《扫除:中国性工作者遭受侵害》,记录北京警方对女性性工作者的侵害行为,包括刑求、殴打、对身体的攻击、任意拘押和罚款;此外,警方也未能有效查办顾客、老板和公务员对性工作者的犯罪行为。这份报告还记录来自公共卫生机构的侵害,例如强制艾滋病毒检测、泄露隐私和卫生人员的不当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