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届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例行元首峰会与会人员,南非比勒陀利亚,2017年8月19日。

© 2017 路透社

(约翰内斯堡)-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8世界人权报告》中指出,南部非洲各国政府在2017年大力打压敢言的新闻记者、维权人士和反对党人士。

南非作为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轮值主席国,应发挥领导作用,将各项人权议题置入区域议程。2017年,南部非洲在人权纪录方面发生严重问题的国家包括安哥拉莫桑比克刚果民主共和国、南非、斯威士兰津巴布韦

“南部非洲各国领导人应加倍努力维护人权,满足全民基本需要,” 人权观察南部非洲主任德瓦・马文加(Dewa Mavhinga)说。“促进基本自由,对于改善南部非洲各国人民的生活至关重要。”

这是人权观察第28次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共计643页,检视90馀国人权实践。在导言中,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写道,诸多政治领导人愿意为人权原则挺身而出,可见抵制威权民粹主义政治议程是可能的。靠着动员公众和有力的多边行动者,这些领导人让我们看到反人权政府的崛起绝非不可避免。

安哥拉

安哥拉9月选出新总统若昂・洛伦索(João Lourenço),结束何塞・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Jose Eduardo dos Santos)近四十年的高压统治。投票过程平和,但因言论与集会自由严重受限而存在瑕疵。洛伦索总统大幅改革国有媒体,使多元意见和政治观点获得较大空间。然而,新的媒体法律在记者工会等团体反对下仍获国会通过,并已由总统签署生效,导致新闻和言论自由继续面临威胁。

刚果民主共和国

总统约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依宪法规定的第二任任期已于2016年12月19日结束却拒不下台,引发一整年的政治暴力和政府弹压。刚果民主共和国举办大选的计划遭当局拖延后,政府官员和军警部队持续对反对党、人权与民主运动人士、新闻记者以及和平抗议民众实施有系统的禁声、压迫和威逼。

根据天主教会斡旋而于2016年底签署的权力分享协定,该国应于2017年底前举办大选,并展开各项缓和政治对立的措施,包括释放政治犯。然而,由于政府官员持续拖延选举、压制异议,这项“除夕协定”的许多重要条款都遭到漠视。

11月,全国选举委员会公布选务日程表,将总统、国会和地方政府选举投票日定于2018年12月23日。反对党领袖和维权人士谴责该日程表是一种新的拖延战术,呼吁卡比拉立即下台,并号召通过公民转型(citizens’ transition)恢复宪法秩序、举办可信的公正选举。

政府日益依赖暴力镇压手段,和平示威遭军警开枪驱散,多名维权人士和反对党领袖被捕入狱,并有多家新闻媒体被迫关门。12月31日,军警部队向参加教堂弥撒和抗议“除夕协定”未获落实的和平示威群众发射实弹和催泪瓦斯弹。金沙萨和其他城市共有数十人被捕或受伤,其中包括神父等教会工作人员。

军警部队于1月至3月,以及8月,在金沙萨和刚果中央省镇压政教合一教派刚果王国(Bundu dia Kongo,简称BDK)行动中,击毙至少90人。部分BDK成员也使用暴力,杀害至少5名警员。

从2016年8月到2017年9月,刚果军警部队、政府支持的民兵和地方武装团体之间的暴力冲突造成南卡赛(Kasai)地区近5千人死亡。

刚果东部的安全情势仍然不稳。多个武装团体对平民发动致命攻击,政府军警部队也犯下严重暴行。从6月到11月,北基伍(Kivu)省和南基伍省至少有526位平民遇害,另有至少1,087人遭到绑架或掳人勒赎。

莫桑比克

2016年12月的停火,终结了莫桑比克政府和前叛乱团体雷纳摩(Renamo)党之间的武装冲突。但双方自2014年底以来的各种暴行,包括杀戮、强迫失踪、绑架、任意逮捕和损毁财物,均完全免于究责。

有关当局亦未起诉涉嫌债务丑闻案的政府官员,该案中,多家国有企业在2013年以成立公股鲔渔业公司为名取得贷款,但未向国际货币基金(IMF)和各援助国揭露这笔债务。虽经国际审计详列该笔交易并指明涉案人员,但没有任何问责。

南非

虽然南非已建立维护法治所必要的健全、独立司法体系,该国2017年人权与法治纪录仍乏善可陈。贪污、贫穷──加上失业率偏高、创收机会有限──和犯罪,严重限制了南非人民所享有的人权。

10月13日,南非最高法院维持高等法院的判决,认为总统祖马(Jacob Zuma)应以18项罪名、783件诈骗、勒索和洗钱行为被起诉。祖马称最高法院的这件判决令人失望,国家检察署(National Prosecuting Authority)迄今尚未重启对他的诈骗和贪污等控罪程序。

在保障身心障碍儿童与青年的教育权方面,南非政府还有很大进步空间。对于女性受暴率高、强奸报案率持续偏低等严重问题,仍然欠缺全国性的因应策略。在是否参与国际刑事法院(ICC)和全球司法的问题上,南非政府送出不一致信号,行政部门虽已向国际刑事法院发出退出通知,但遭国内法院判决违宪而失效。政府年底表示将继续在国会推动退出ICC。

8月起,南非担任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轮值主席国,任期一年,但至今尚未运用该职位促进和支持区域人权进步。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党(ANC)12月选出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为新党魁,有机会将人权重新放进南非内政、外交政策议程。

斯威士兰

在国王姆斯瓦蒂三世(Mswati III)专制统治下,自1986年以来,斯威士兰持续打压政治异见人士,无视人权和法治。政党自1973年被查禁至今;司法效能极为不彰;政府以压迫性法律对付批评人士,全然不顾2005年宪法所保障的基本权利。2017年,斯威士兰勉力维护国内约140万人民的权利,面对各种政治和社经挑战,包括高达百分之26的艾滋病毒感染率,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统计为全球最高。

9月,姆斯瓦蒂国王在纽约联合国大会表示,在其政府统治下,每一个公民均有机会为该国社会、经济、文化与政治发展做出贡献。

但近期的《公共秩序法》修正案却允许以煽动“仇视或貌视”文化与传统习俗的罪名起诉批评人士,科以罚金或徒刑。此一法律修正案授与警察总长极大权力,可任意中止要求民主的集会与抗议活动,并可打压任何批评政府的言论。

津巴布韦

11月,军方罢黜穆加贝(Robert Mugabe)总统,支持其副总统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取而代之。后者为军方领导人,本身有长期血腥纪录。穆加贝任内严厉镇压反对人权侵犯的和平抗议,经济情势每況愈下。

穆加贝政府无视2013年宪法中的人权保障条款,从未实施任何有意义的人权改革。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授权穆加贝任命司法系统高级官员,使司法独立大受损伤。警察滥用武力压制异见人士,骚扰、任意逮捕人权护卫者、维权人士、新闻记者和反政府人士。警察和国家安全人员的侵权行为普遍豁免罪责。

津巴布韦预定在2018年举办全国大选,但有关当局迄未实施有意义的安全部门、传媒或选制改革,以确保公民能够参与可信、自由与公平的选举。姆南加古瓦新政府迄今并未确保津巴布韦选举委员会(ZEC)独立运作并提升专业性,亦未更新选民名册,后者为ZEC的专属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