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孟加拉:离岛罗兴亚难民担忧雨季来临

联合国、各捐助国应敦促加强巴山查尔保护及迁徙自由

(纽约)- 人权观察今天发表报告指出,孟加拉政府已将近2万名罗兴亚难民安置到一座偏远离岛,缺乏适足的医疗、生计或保护。联合国和各捐助国政府应紧急呼吁对巴山查尔岛(Bhasan Char)的安全、防灾准备和宜居性——包括但不限于在即将来临的雨季期间——进行独立评估。

这份52页的报告,《‘海中监狱岛’:孟加拉将罗兴亚难民迁往巴山查尔》,发现孟加拉当局未经充分知情同意即将众多难民移送到这座离岛,而且不准他们返回大陆。尽管政府表示希望迁移至少10万人到这座位于孟加拉湾的河口沙洲,以便纾解人满为患的考克斯巴扎尔(Cox's Bazar)难民营,但人道主义专家已发出警告,保护难民抵抗岛上强烈台风和潮水暴涨的措施并不充足。据岛上难民投诉,当地医疗和教育设施不足,迁徙受到严格限制,食物短缺,生计机会稀少,而且受到安全部队侵害

“孟加拉政府处置逾百万罗兴亚难民遭遇困难,但把人赶到偏远离岛将会治丝益棼,” 人权观察难民与移民权利部主任比尔・弗瑞利克(Bill Frelick)说。“国际捐助者应援助罗兴亚人,同时应坚持孟加拉依照难民本人意愿,或当专家认定岛上情况太过危险或不可持续时,将难民送回内陆。”

人权观察从2020年5月到2021年5月共访谈167位罗兴亚难民,其中117位在巴山查尔,50位在考克斯巴扎尔,后者当中有30位在访谈后被转送巴山查尔。

罗兴亚人的处境主要责任在于缅甸。 2017年8月25日,缅甸军方对罗兴亚穆斯林发动残酷的族群清洗行动,包括大规模杀戮强奸纵火,迫使逾74万人逃往邻国孟加拉,而孟加拉在此之前已经收容未登记的罗兴亚难民约30万到50万人。缅甸至今未停止对罗兴亚人的广泛迫害,而且拒绝创造条件以便难民在安全、尊严和自愿下返国。

虽然孟加拉向罗兴亚人开放边界,值得赞扬,但有关当局没有提供真正适宜居住的营地,不断升高迁往巴山查尔的压力。当局将难民营网路服务切断将近一年不许儿童正式入学,又建造限制行动的铁丝围篱,阻碍急救服务。并有人指控安全部队涉嫌任意逮捕、强迫失踪和法外杀人。

2020年5月,孟加拉首次将漂流海上的300多名罗兴亚难民送往巴山查尔。虽然政府起初说他们是在岛上进行隔离检疫,以防新冠病毒传入难民营,但他们至今未能与家人团聚。 12月,孟加拉当局开始将数千人从难民营转送到岛上安置,没有依照承诺对岛上保护需求、安全和宜居性做独立专业评估。

目前,在联合国18人小组于3月17至20日登岛视察后,有关当局已要求联合国开始送交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许多难民表示,联合国来访时,他们只能在孟加拉政府官员陪同下发言,而且被迫假装岛上毫无问题。

人权观察表示,孟加拉政府应与联合国官员召开紧急磋商,讨论未来如何在巴山查尔执行人道主义任务。有关当局并应根据联合国视察后的各项建议采取行动,改善岛上罗兴亚难民的健康、安全与保障。

孟加拉政府曾致函人权观察表示,已经“确保巴山查尔岛上罗兴亚人得到适足食物配给,以及合格的卫生和医疗设施”,而且所有安置工作都是基于知情同意。然而,难民们普遍否认官方说法。一位53岁男性表示,他受到难民营管理人员威胁后躲藏起来以免被迫迁,“他说,就算我死了,他们也会把我的尸体拖去那里。我真的不想搬去岛上。“其他人说,他们因为听信不实承诺才同意迁移。

难民们也谈到岛上医疗设施不足的情况。人权观察访问到14人,他们曾因各种症状求医,包括气喘、疼痛、发烧、关节炎、糖尿病、溃疡和疟疾,但大多只领到消炎药就被打发走。这14 人中有四人后来过世,家属认为是因为缺乏适当的急诊服务。

岛上没有医疗急救站。医师决定转诊并得到该岛当局通行证的难民,必须乘船三小时,登上陆地后再乘车两小时,才能到达最近的医院急诊室。包括急需医疗介入挽救生命的产妇也是如此。有一位难民的妻子难产,医师建议转送内陆医院,家人花了两个钟头才申请到通行证,但她已不治身亡。

难民们说,政府承诺岛上会有老师、学校,让孩子取得正式学历。然而,一位援助工作者说,巴山查尔岛上约有8,495名儿童,但“最多只有1,500个孩子可以到四家NGO上课。”

35岁的米占(Mizan)说,她的两个7岁和9岁的女儿,受到的教育还不如过去在难民营时,“我们已搬来这里六个月,我的女儿带着她们所有东西,包括书包、课本,想要继续上学,但这里连个社区教室都没有。”

随着雨季将于6月到来,岛上可能面临强风和洪水侵袭。岛屿四周的堤防可能挡不住第三级以上的风暴。虽然政府说有足够的强风避难所,但若天候恶劣导致海空交通中断,岛上的难民、孟加拉保安人员以及人道援助工作者便有可能受困且物资短缺。当局最近一次向巴山查尔岛的移送行动,就因为天气转坏而取消。“我们开始担心,到了岛上以后,一旦碰到台风恐怕性命难保,” 一位难民谈到暴风,当时他正在转运中心等候迁往岛上。

“强迫难民迁往遥远、低洼又常有台风的岛屿,不是好主意,” 弗瑞利克说。“对于饱尝巨大损失与苦难的罗兴亚难民,应当给予有尊严的对待,尊重他们的安全与福祉,让他们对自己的生存条件做知情、自愿的选择,直到找出长期解决方案。”

难民陈述摘录

以下引述难民均以假名指称,因为谈论巴山查尔岛上的实况可能使他们遭到孟加拉当局严厉报复。

知情同意、迁徙自由、生计

塔斯里马(Taslima,现住考克斯巴扎尔,但其13岁儿子于2020年5月在海上获救后送往巴山查尔岛):

我儿子被关在巴山查尔已经一年了。他还未成年呢,我儿子一再请求海军长官把他送回难民营,但他们每次都说话不算话。我也跟难民营里面的营区管理处联络过,希望让我儿子回来,但他们说我必须搬去巴山查尔才能跟儿子团聚。但我儿子一直叫我别去,因为那边跟监狱差不多。

玉素夫・阿里(Yusuf Ali ,43岁,住考克斯巴扎尔,两个女儿被关在巴山查尔):“CiC告诉我们,我们的女儿绝不可能回来我们这里。他们说,‘你们还有机会决定搬过去[巴山查尔],否则就别想再见到女儿了。’”

安菊(Anjul ,40岁,巴山查尔难民):

他们骗我们这里吃得好又富有赚钱机会,例如饲养牲畜或捕鱼。最重要的是,一上车就发给我们每人5千塔卡(孟加拉币,约合60美元),而且承诺我们以后每个月都可领到5千塔卡。但到了岛上以后,什么机会都没有,我们现在连粮食都不够吃。

他说,在难民前往巴山查尔途中,有些官员骗他们说以后可以自由往来岛上和内陆,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的老父母还留在难民营。我希望将来至少能回去奔丧,” 他说。“但只要我被关在这里,那是不可能的。”

医疗保健不足

安姆达德(Amdad)18个月大的女儿抵达岛上不到一个月就死于肺炎。他说这孩子在考克斯巴扎尔难民营时就染上了肺炎,当时还可以在无国界医师的诊所里得到输氧。他说,他们搬到巴山查尔以后,他女儿再度出现呼吸宭迫,但医生叫他不用担心:

3月11号,[我女儿]又发生呼吸困难,我赶忙带她去这里的官方保健室。医生只开了一瓶咳嗽糖浆,就打发我们回家,但她的状况没有好转。第二天早上,我又带她去保健室,要求医生给她输氧,因为我看到诊间里面有氧气钢瓶,而且她在难民营就是这样治好的。我还请他看无国界医师以前给她开的处方笺,但他根本不看。他对我说,“你以为我们这里的氧气足够拿来救你女儿吗?我会给她多开点药,她会好起来的,” 然后叫我们离开保健室。没多久,我回到住处,她的病情恶化。两小时后,我女儿就死了。

安姆达德说,他女儿死后,当局来到他的住处,把她的病历资料全部收走,包括无国界医师的文件,而且拒绝开立死亡证明。

碧比(Bibi)的丈夫,58岁,因为得不到呼吸辅助和气喘药物导致并发症死亡:

我带我先生去这里的保健室看了三四次。他们无法给他适当的治疗或药物。我最后一次带他去保健室时,他的病情再度恶化,我请求医疗人员送我们离开这个岛,或者送我们回去考克斯巴扎尔的无国界医师诊所或土耳其医院,但他们不答应。相反地​​,他们帮我先生办出院,说他回家就可以康复。结果他第二天早上就过世了。

祖贝尔(Zubair),62岁,2月抵达巴山查尔,患有胃溃疡、消化不良和严重的腹部胀气。“我还在[考克斯巴扎尔]难民营的时候,援助工作者会到我的住处来看诊,因为我是老人,没办法自己去诊疗室。有时候,那里的志愿者会帮忙送我去无国界医师诊所或国际移民组织(IOM)医院,我可以拿药或接受治疗,通常都能改善。” 但当祖贝尔来到巴山查尔的保健室,他们开的药都没有效。医护人员建议他应该转诊内陆医院,但必须付费。他说:

我来岛上10天至15天后,因为腹部严重疼痛到保健室就医。这里的医生给我开了一些药。因为吃了没有改善,我再也走不动了,家人和邻居帮着送我到保健室两次。但医生又开给我同样的药。上次我去保健室,他们叫我交钱,转到[内陆的]诺阿卡利(Noakhali)医院去治疗,因为我的病情恶化非常严重。我没有自己的钱,也不好意思向邻居求助。还不如留在这,可以死在家人身边。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