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缅甸:罗兴亚人等待正义与安全返乡已达三年

若开邦、孟加拉难民营情况恶化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缅甸政府未能确保近百万罗兴亚难民安全返乡,他们因缅甸军方危害人类疑涉种族灭绝罪行而逃离已历三年。身处孟加拉的罗兴亚难民,在信息迁徙受教育健康等各项人权方面受到日益严格的限制,而且有人遭孟加拉保安部队非法杀害

2017年8月25日,缅甸军方开始对罗兴亚人进行残暴的族群清洗,包括集体杀害强暴和纵火,迫使逾74万人逃难,大多前往邻国孟加拉。此前,孟加拉已经收容自1990年代至今逃避迫害而来的罗兴亚难民约30到50万人。

国际法院正在审理缅甸被控违反《禁止种族灭绝公约》的案件,并已于2020年1月对缅甸实施防范种族灭绝的暂时处分。国际刑事法院也已自2019年11月开始调查缅甸强迫迁移罗兴亚人及相关的危害人类罪行。缅甸没有遵行前述国际司法处分,拒绝联合国到该国境内调查重大罪行,也没有自行针对军方暴行进行可靠的刑事调查

“缅甸政府应该认识到它对罗兴亚人造成的可怕灾难,即使在全球疫情肆虐之下也不会消失,” 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 “缅甸必须接受国际方案,让罗兴亚难民可以依其意愿安全返乡,而孟加拉负荷沉重虽然值得谅解,但也不该让走投无路的难民陷于不适人居的条件。”

留在缅甸若开邦的60万罗兴亚人面临严重的压迫和暴力,丧失迁徙自由和其他基本权利。被迫逃离缅甸的罗兴亚人则为了在邻近区域寻求避难所而面对极大风险。

有些人在海上漂流长达数周或数月,其中数百人因为马来西亚和泰国以新冠疫情为借口非法推拒其船只靠岸,恐已丧生。马来西亚曾经逮捕已上岸的罗兴亚难民,阻止他们接触联合国难民机构,并对其中部分人员提出非法入境控告。孟加拉政府虽已作出承诺,但尚未允许联合国职员对300多名罗兴亚难民提供协助。这批难民于海上获救,目前被扣押在贫瘠又不安全的巴赞查尔岛(Bhasan Char)。

缅甸人权面临重大威胁

缅甸没有解决罗兴亚人普遍遭受虐待的根本原因,拒绝创造条件助他们以安全、尊严和自愿的方式返回家乡。正如一位名叫阿卜都拉(Abdul Hamid)的难民对人权观察说的,“我们亲眼目睹成千上万人遇害。他们的尸体在图拉托里河上漂流,至今没等到正义来临。”

曾接受人权观察访谈的难民,绝大多数表示盼望等到缅甸恢复安全并认真追究暴行责任后返回家乡。  “我们渴望返回我们的国家,检视我们的土地和牲畜,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正义尚未伸张,” 名叫薛卢・哈杜(Sheru Hatu)的难民说。

2019年9月,联合国支持的缅甸实况国际独立调查团发现,留在缅甸的60万罗兴亚人“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种族灭绝危机。”

仍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受困于恶劣环境,被限制在营地或村庄不得自由迁徙,无法获取适足的食物、医疗保健、教育和生计。他们实际上被缅甸1982年《公民权法》剥夺公民身份而沦为无国籍者,极易遭受持续性的不当对待。

1月,国际法院无异议裁定缅甸负有法律义务,应保护若开邦罗兴亚穆斯林免于种族灭绝,并应采取措施保全犯罪证据。然而,缅甸政府至今仍未遵循法院指令采取任何行动

为证明愿意遵行指令、准备迎接罗兴亚人返国,缅甸政府应修改公民权法,使其符合国际标准。当局应立刻取消对迁徙自由的限制,废除歧视性的法规和地方法令,并停止一切限制迁徙及生计的官方和非官方措施,例如任意设置路障强索过路费的制度。

政府在若开邦8个城镇和邻接的1个钦邦城镇实施移动网络通讯管制,造成人道主义援助更加达以递送,公民难以获取信息。政府亦未准许联合国机构和人道主义团体持续自由进入若开邦,使资源匮乏的少数民族负担加重。

孟加拉政府数度组织官方遣返均告失败,因为难民表示担忧返回缅甸将遭迫害而不愿返国。联合国难民署指出,若开邦的现况尚不足以让罗兴亚人可以自愿、安全且有尊严地返乡。

“我想回缅甸,但一定要等到我们能在缅甸享有人权之后,” 难民萨得・侯森(Sadek Hossen)说。另一位难民夏密玛(Shamima)说:“要我们回家,除非让我们知道以前对待我们的酷刑不会再发生。”

孟加拉情况恶化

尽管孟加拉令人敬佩地向逃避暴行的罗兴亚人开放边界,该国政府一年来的政策已使难民的生命面临严重风险,他们的基本权利也受到侵犯。

近一年前,孟加拉政府为应对库塔普隆(Kutapulong)难民营纪念 “罗兴亚种族屠杀关注日” 的和平示威,关闭了该营区的一切互联网服务,下令电话公司停止对罗兴亚人出售SIM卡,并且从难民手中没收了数千张SIM卡

尽管联合国呼吁各国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克制使用关闭互联网手段”,孟加拉政府却拒绝在难民营中开放这种通讯渠道。援助工作者表示,这种手段严重影响他们为难民营提供紧急医疗服务、及时提供有关病毒正确信息以及迅速部署防制新冠病毒传播必要措施的能力。

切断互联网也已影响到难民获取信息、与营区外通讯的能力,包括无法与缅甸境内亲友保持联络。这种广泛限制通讯的措施违背国际人权法所要求的必要性与相称性。

孟加拉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严格限制难民营中的人道主义服务,切断了一切保护性服务,包括对性别暴力受害者的服务,即便家庭暴力案件据报正在增加。由于无法访问互联网,援助工作者甚至连远距服务都难以提供。

孟加拉军方已开始在难民营周围架设铁丝围篱和警卫塔,将联合国及其他人道主义机构的反对置于脑后。人权观察指出,这种管制措施违反难民应当享有的迁徙自由权。难民表示担心围篱将使他们更难获取必要服务,遇到紧急状况无法逃生,而且严重阻碍他们与其他难民营的亲人接触。

考克斯巴扎难民营的一些家庭表示,住在巴赞查尔岛上的亲人被剥夺了迁徙自由,难以取得适足的食物和医疗保健,并且面临安全饮用水的严重短缺。有些人指控遭岛上孟加拉当局殴打虐待。尽管高层官员公开承诺不会强迫任何难民移居巴赞查尔岛,但孟加拉政府拒绝允许岛上难民返回考克斯巴扎与亲人团聚。

当局拒绝允许难民在考克斯巴扎难民营中建造可在雨季抵御泥石流和洪水的永久性房舍。过去三年,当局也不让这座难民营中45万名罗兴亚儿童接受基本的正规教育

各捐助国政府应当施压孟加拉,准许罗兴亚难民从巴赞查尔迁出,并应支持孟加拉当局为境内所有难民营提供有效保护。

“孟加拉三年前为罗兴亚难民提供了避风港,但该国政府现在似乎企图让难民营的生活变得无法忍受,使难民感到不得不离开——即使他们没有安全的地方可去,” 亚当斯说。 “有关各国政府应该大幅提高对孟加拉难民的支持,同时应对缅甸实施针对性制裁,因为该国未能创造必要条件,让难民终于可以重返家园。”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