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巴基斯坦:女童被剥夺教育机会

投入不足、学费与歧视均为障碍

 

(伦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巴基斯坦政府未能让国内极大部分女童获得教育。

该报告《“我该给女儿吃饱,还是让她上学?”:巴基斯坦女童就学障碍》共计111页,结论发现许多女童完全无法获得教育,原因之一是缺少公立学校──尤其是女子学校。巴基斯坦人口稍逾2亿,却有大约2,250万名儿童失学,其中大部分是女童。巴基斯坦已达小学学龄的女童之中,百分之32没有上学,男童只有百分之21。到了九年级,只剩下百分之13的女童仍然在学。

“巴基斯坦政府没做好儿童教育,将对数百万女童造成毁灭性影响,”人权观察女性权利部主任黎叟・根索茨(Liesl Gerntholtz)说。“许多受访女童渴望求学,但她们在成长过程中无法得到让她们对前途能有选择的教育。”

人权观察为本报告访问209人──大多数是从未上学或被迫辍学的女童及其家人──受访者来自巴基斯坦所有省级行政区:俾路支省、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旁遮普省和信德省。人权观察也访问到父母、教师、专家和维权人士,并且实地走访了一些学校。

人权观察发现,不利女童就学的因素包括:政府对学校的财政投入不足、学校数量不足、学杂费太高、体罚以及未强制执行义务教育。人权观察亦发现公立学校和低学费私立学校的品质低落,私立学校缺乏政府规管,以及贪腐问题。

除了以上属于教育体系内部的因素,妨碍女童上学的还有一些外部因素,包括童工、性别歧视、童婚、性骚扰、缺乏人身安全以及对教育的攻击。

巴基斯坦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一向远低于国际标准的建议水平。2017年,巴基斯坦政府的教育开支不到国内生产总额(GDP)的百分之2.8──远低于建议的百分之4到6──导致国内教育体系严重短缺经费。公立学校的数量太少,即使在大城市也有许多儿童无法在合理时间内安全步行上学,乡村的状况更糟。男生学校又多于女生学校。

现年约30岁的阿伊莎(Aisha)同丈夫和六名子女住在白夏瓦(Peshawar),家附近的公立男生学校走路不到5分钟,可以从托儿所读到10年级。最近的公立女生学校走路要30分钟,最高只能读到5年级。阿伊莎的女儿9岁辍学,因为父母担心她徒步上学的安全。

巴基斯坦喀拉蚩莱亚利(Lyari)区公立毕哈尔卡隆尼中学的女学生晨练。   ©Insiya Syed 为人权观察摄影,2018年9月。

“即使自己没受过教育的父母,也了解女儿的前途全看能否上学,但政府却辜负这些家庭,”根索茨说。“巴基斯坦的未来取决于教育其儿童,包括女童。”

随著年龄渐长,儿童会遇到“向上流动的瓶颈”,尤其是女童。中学比小学的供应更短缺,大专容纳的人数又更少,特别是女生。许多女童在一所学校读完最高年级后,找不到学校继续升学。由于公立学校系统严重不足,私立学校如雨后春笋增加,学费大多较低。然而,由于低收入家庭通常付不起学费,政府对私立学校又缺乏管理监督,导致许多私校的教学品质低落。

新任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的政党在宣言中承诺大幅改革教育体系,包括女童教育。“我们将优先设立和改善女子学校,为女童和妇女提供教育津贴,”宣言说。该党宣示要“提出巴基斯坦史上最宏大的教育改革议程,包括初等、中等到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和特殊教育。”

“政府承认教育改革已刻不容缓,并且承诺优先推动,特别是为女童──这是一个正面发展,”根索茨说。“我们期盼我们的研究可以协助政府诊断问题、找出解决方案,给巴基斯坦所有女童一个光明未来。”

 

受访者陈述摘录

缺乏财政投入导致公立学校不足

“如果有公立学校,我可以送她们去念书。”
──阿基法赫(Akifah),28岁的母亲,3个小孩分别是10岁、8岁和7岁。全家三年前由木尔坦(Multan)附近村庄搬到喀拉蚩(Karachi)寻求工作机会,在别无选择下住在只有私立学校的区域,他们付不起私校学费,但附近又没有公立学校。

“我爸妈说,‘如果你很想上学,可以走路去。’谁想去就去。但我发现学校太远了。小路上没什么人,而且很偏僻,附近曾发生过两三件绑架案...不过后来我觉得我必须要学习,所以我说服爸妈,而且找朋友结伴走路上学。”
──阿思法(Asifa),20岁,家住旁遮普省,她直到9、10岁左右才上学,因为家里走到学校要45分钟。当地学校最高只有8年级,所以她搬去城里跟姊姊住,那里的学校有9到10年级。

“省政府从来不重视教育──没有一个省分配到适当的资源。问题在政府施政的优先次序──教育不是优先事务,分不到预算。”
──女权非政府组织负责人,旁遮普省。

“每个母亲都想让孩子受教育,但国家体制不提供这种服务。”
──某社区组织负责人,喀拉蚩。

公立学校的性别歧视

“男子学校如果有10间,女子学校只有5间。”
── 教育专家,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

贫穷与教育成本

“政府没有帮助穷人。我们没办法教育子女,我们连自己都吃不饱。”
──卢克沙那(Rukhsana),30岁的母亲,三个女儿都失学,丈夫生病几乎无法工作,付不起学杂费,喀拉蚩。

“学校也许免学费,但经常要我们交这个钱、交那个钱。课本费、文具费,天天都要交钱。光是书包就要500卢比 [4.76美元] … 每一天、每一天,不得了。”
──扎里法赫(Zarifah),5个孩子全都失学的母亲,俾路支省。

“我希望让女儿受教育,但我太穷没办法。我丈夫的月薪是12,000卢比 [114美元]。每到月底,我们就身无分文,不知怎么办──钱都用光了。我希望有专为穷人家设立的女子学校。”
──哈利玛(Halima),38岁的母亲,家住喀拉蚩,5个女儿从13到19岁,每个女儿都只上过一、两年学校。她的丈夫在口香糖工厂工作。

品质与贪腐问题

“老师经常迟到,甚至根本不来上课。我们只能到学校坐著,然后再回家。”
──哈基玛(Hakimah),17岁,家住喀拉蚩,谈她的学校。

“最近5年,每个人都要付钱 [才能获得教师职位]。给钱是为了领薪水──就像投资。但教学品质会受影响──根本谈不上教学。”
──某社区组织负责人,喀拉蚩。

“[督学] 每年来一两次,不先通知的。他们每次停留差不多半小时。我们要请他们喝茶,设法取悦他们。你得讨好他们,否则他们就说你的学校不好。有一次我让督学等了一会儿,他就生气离开,说‘我会写一个负面的报告。’我同事跑去他家,送了25,000卢比 [238美元],于是我们才能得到正面评价。”
──私立学校校长,谈到政府对学校的监督,旁遮普省。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