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不仅对人权展开二十年来最严酷的打压,面对关键性的联合国酷刑审议也未坦诚应对。中国将于2015年11月17到18日在日内瓦接受禁止酷刑公约第五次审议。

此次审议前,中国已连年承诺加强防范普遍刑讯逼供常常造成寃案的问题。

唯有当中国官员愿为各项审议提交可靠信息,当有志参与审议者不必担心报复,当所有被害人看到虐待他们的人被检控,我们才会知道中国领导人确实认真要消除酷刑。

索菲・理查森

中国部主任

 “酷刑在中国仍旧司空见惯,在此关键时刻,北京应就此一状况为何持续存在的尖锐问题做出答复,”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官员若以虚伪、回避或蒙混的态度面对审议,只会加深酷刑受害者的伤痛。坦诚沟通,致力对酷刑加害者追究责任,才可能减轻受害者的痛苦,展现出改革的诚意。”

此次审议将全程直播,时间是11月17日中欧时间上午10点到下午1点(中国标准时间下午5点到8点),以及11月18日下午3点到6点(中国标准时间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1点)。
禁止酷刑委员会上次对中国进行审议是在2008年。该委员会由国际专家组成,负责评估各国履行《禁止酷刑公约》的情况。自上次审议迄今,由于国内媒体揭露多起犯罪嫌疑人遭严重酷刑导致寃错、死亡案件引起公愤,中国政府已着手实施一系列刑事司法制度改革。

然而,根据人权观察在2015年5月发布的一份关于中国审前羁押人员所受待遇的145页报告,酷刑仍是中国刑事拘押场所的常规做法。到目前为止的各项刑事司法改革,例如引进“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即禁止采用直接通过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很容易遭到规避。中国政府经过多年仍未落实禁止酷刑委员会提出的大部分建议,包括修改国内法对酷刑的定义以充分符合《禁止酷刑公约》的规定,尽管中国早已于1988年批准该公约。北京向来不承认其重要相关法律未经落实或修正,也不承认其制度无法令施刑者尤其是安全部队成员负起责任。

人权观察在向酷刑委员会提交的意见中指出,中国政府对酷刑委员会2015年问题单的书面答复并未提供酷刑委员会所要求的一些重要数据资料,并且做出许多毫无根据的陈述,整体上忽略中国国内法规与具体实践当中的巨大落差。例如,中国政府在答复中声称,“小号”(即国际法所禁止的羁押期间单独监禁)只是用来做为一种“管理措施”而非“惩罚措施”,这种说法并非事实。不论在实践上或相关规定条文上,单独禁闭都被用来惩罚违反监规的在押人员。此外,中国政府在答复中说它没有使用“老虎凳”而是使用“符合国家标准的讯问椅”,这也是误导的说法,实际上两者没有差别,都是用来实施酷刑。

自从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3月正式掌权,其政府还拘押或监禁了数以百计的维权人士。其中许多人实际或可能遭到酷刑,特别是那些被禁止与外界联系的在押人士,包括人权律师王宇和王全章。

考虑到曹顺利死亡的前车之鉴,人权观察也对那些试图参与2015年酷刑审议的中国人士可能遭到的报复感到关切。曹顺利曾于2013年向当局施压,要求让公民社会独立人士参与中国普遍定期审议,即四年一次审核所有联合国成员国人权纪录的机制。2013年9月,她在前往日内瓦途中于北京遭到拘留,并被禁止与外界联系长达月馀后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当时她在看守所中身患重病,当局却拒绝让她接受适当医疗照护长达数月,直到2014年3月才终于将她转送医院,但在数日后病逝。

在中国准备2015年禁止酷刑委员会审议的过程中,据维权网纪录,共有数十位维权人士提交百馀份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材料,试图厘清中国政府提交禁止酷刑委员会报告中的疑点。中国政府拒绝了他们的申请,声称相关信息超出被申请机关的权限或根本“不存在”。已知至少五人在提交申请材料后遭到北京江苏公安审问,并在2015年8月到9月遭到短暂拘留。

人权观察要求酷刑委员会利用双向对话查询上述维权人士所受的对待,并重申在联合国一切程序与审议中公民社会真正参与的重要性。

 “中国公民社会成员参与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审议,不应面对被剥夺自由或生命的危险,”理查森说。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在此次审议中承诺彻底改革,让律师、司法机关和独立监察员都能善尽职责抵制酷刑。中国政府应当:

  • 确保任何人被警方拘留后尽速移送法官审问,一般应在被捕48小时内;
  • 修改《刑事诉讼法》,确保犯罪嫌疑人接受警方任何讯问或审讯时均可有律师在场,并规定嫌疑人在接受讯问时有权保持沉默;以及
  • 将看守所的管理权由公安部移到司法部。

 “15年来,禁止酷刑委员会、公民社会和许多其他人士不断催促北京着手上述根本改革,但中国当局悍然拒绝,”理查森说。“唯有当中国官员愿为各项审议提交可靠信息,当有志参与审议者不必担心报复,当所有被害人看到虐待他们的人被检控,我们才会知道中国领导人确实认真要消除酷刑。”

 

更多人权观察有关中国使用酷刑的报导,请浏览

老虎凳与牢头狱霸:中国公安对犯罪嫌疑人的酷刑

须施压中国停止警察酷刑,王松莲

人权观察提交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

人权观察致信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主旨:中国酷刑案例)

2015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中国审议会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