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旨:中国酷刑案例

 

谨致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成员:

 

人权观察是独立的国际组织,监测世界90馀国人权状况。就贵委员会本月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审议一事,谨此致函。

人权观察已在中国审议会前会之前向委员会提交有关问题单和审议会的信息。2015年5月,人权观察曾发布一份145页报告,分析新近公开的数百件全国各地法院判决,以及近年被拘押人士及其家属、律师和前官员等48人的访谈资料,说明中国犯罪嫌疑人遭到警方酷刑和其他虐待的情形。该报告由此下载:https://www.hrw.org/report/2015/05/13/tiger-chairs-and-cell-bosses/police-torture-criminal-suspects-china

鉴于中国即将接受禁止酷刑公约定期审议,我们期盼与委员会分享下列案例,说明该报告所论及的多项问题。我们相信这些案例可以做为向中国代表团提出质询的有用基础。

  1. 念斌

念斌,1976年出生,福建福州人,曾被判死刑待决八年。他在2006年8月被捕,2008年2月以“投放危险物质罪”(投毒罪)被判刑。

念斌说,该案于2006年8月7日到10日初次讯问时,警方为强迫他认罪,用竹筷戳他的肋骨,并且用榔头打他。入狱八年期间,因为《看守所条例》规定死刑犯必须加戴戒具,念斌每天24小时戴着手铐脚镣,无法伸直躯体。

2014年8月,经过家属和律师多次为他上诉,念斌终以“证据不足”得到罕见的无罪判决。在他获得平反的同时,中国政府正大力推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以减少寃错案件。

获释后,念斌被诊断出多项生理、心理疾患,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抑郁症状。但他在争取合理赔偿、治疗和问责时却遇到严重困难。2015年2月,依据《国家赔偿法》,他申请到按日平均工资计算的“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人民币1,139,000元(约179,800美元)。但法院驳回其他多项请求,例如医疗和康复费用,而且没有赔偿念斌因酷刑导致的精神损害。判决指出,法院的责任仅限于司法误判导致念斌失去自由,不包括健康损害。念斌向福建高等人民法院上诉,却遭两度延期开庭。

有关当局也没有为他提供任何康复服务。2014年11月,有一名香港心理医师愿意免费为他治疗,他于当月申请港澳通行证时,却被告知平潭县公安局以发现“新证据”为由再度将他列为嫌犯,因此无法签发出境证件。念斌已对警方提出控告,法院于2015年4月开庭后,迄今尚未宣判。

念斌曾于2014年12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举报警方对他实施酷刑,但至今没有下文。

  1. 肖疑飞

肖疑飞,1976年出生,湖南永州人,原为政府官员,2012年7月起被“双规”(中共内部的法外拘押制度)。肖疑飞说他在单独拘禁时遭到酷刑。
肖疑飞2012年6月2日在长沙出门散步时,遭中共纪委人员抓捕。他被蒙头殴打,手脚上铐后带走。干部告知他已被双规,但未出示任何正式文件。在双规制度下,中国刑事司法制度上的基本保护措施大多不存在,包括收到拘留通知书和寻求律师帮助的权利。

据肖表示,绑架他的人员企图强迫他承认收受贿赂。他们对他拳打脚踢,用木棍、皮鞭抽打,在地上拖行,鼻孔灌水,夹住眼皮、嘴唇和生殖器,一次用多根香菸叉鼻,被用手铐吊在窗栅上,强迫立正不得休息吃饭、同时用冷气猛吹。讯问人员对肖疑飞说,他的案子是由公安、检察和纪委联合侦办;肖认出对他用刑的主要两个人都是警员。肖案后来被移送检察院,回归正式司法体系审理。肖疑飞已于2012年7月取保释放。

肖疑飞曾向检察院和纪委投诉酷刑,但全无下文,被他投诉的官员们反而获得晋升。2014年3月,他向美联社述说这段经历。
2014年7月,肖疑飞再度被拘留,开庭前一直无法会见律师。官员逼迫他解除律师代理,重新委托当局指定的律师。2015年10月,他以“受贿贪污罪”被判处13年徒刑,现被囚于湖南省永州市双牌县看守所。

  1. 杨金德

杨金德,1968年出生,河南南阳人,经商。2011年7月,他以六项涉黑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上诉后减为18年。2011年10月,杨金德告诉辩护律师,他在2010年9月被南阳市公安局讯问时遭到酷刑,导致他全身瘫痪、左眼失明。
杨金德说,员警讯问时殴打他,强迫他跪地数小时,强迫喝辣椒水,还拿针刺他。警察多次把啤酒瓶塞进他的肛门,再叫他以全身重量坐在瓶口上。警察还给他戴上手铐脚镣,和一只警犬一起关进狗笼里。

据家属和律师表示,杨金德案从2010年7月到2011年11月在南阳法院审理时,他所举报的酷刑都没有得到认真调查。警方仅以书状驳斥酷刑指控而没有出庭作证,并且拒绝提交讯问录音录像的拷贝和看守所体检报告。

杨金德的妹妹和母亲不断为他上访陈情,多次遭到官员拘捕。2015年7月,杨金德的妹妹杨金芬因为替哥哥上访而被判刑三年六个月。

杨金德现被囚禁在河南省第二监狱,据报狱方不让他就医治疗酷刑留下的伤害,而且持续禁止他会见家属。

  1. 人权律师被强迫失踪

自2015年7月10日起,中国各地233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陆续遭到拘留或约谈,当局指控他们涉及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维权活动。尽管233人中大部分在被警告不得声援该事务所后已获释放,但尚有36人在押。其中,四人遭到刑事拘留,25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三人被警方处以其他刑事强制措施,四人仍然失踪。

这36名在押者中,33人被禁止与外界联络,因此很容易遭受酷刑和其他虐待。这些人被关押的地点,警方迄未通知家属,也不让他们联系律师。完整名单请浏览:

http://www.chrlawyers.hk/zh-hant/content/%E2%80%9C709%E5%A4%A7%E6%8A%93%E6%8D%95%E2%80%9D%E4%B9%8B%E5%BE%8B%E5%B8%AB%E5%8F%8A%E7%B6%AD%E6%AC%8A%E4%BA%BA%E5%A3%AB%E5%80%8B%E6%A1%88%E9%80%B1%E5%A0%B1%EF%BC%8820151024%E8%87%B320151030%EF%BC%89.
 

我们希望这份资料有助各位开展对中国的审议,并诚盼委员会能就上述案例向中国代表团提出询问。

 

索菲・理查森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

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