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阿富汗:塔利班侵犯人权导致恐惧蔓延

赫拉特市妇女述说一夕之间丧失自由

阿富汗赫拉特市妇女在塔利班成员监视下进行人权示威,2021年9月2日。 © 2021法新社,取自盖帝图像

(纽约)- 人权观察与圣荷西州立大学(圣荷西州大)人权研究所今天表示,塔利班在阿富汗西部城镇赫拉特(Herat)对妇女和少女实施了普遍且严重的人权侵害。自从2021年8月12日攻占这座城市以来,塔利班搜查著名女性人士,剥夺女性在自家以外的行动自由,实行强制服装规则,严重限缩就业与求学机会,以及限制和平集会权利等各种举措,已在妇女和少女之间引发恐慌。

赫拉特妇女告诉这两个机构,她们的生活从塔利班控制这座城市那天开始就彻底天翻地覆。这些女性有些在家庭以外就业,有些是学生,她们平时在社区非常活跃,甚至居于领导地位。她们说,塔利班一进城,她们就发觉自己只能整天关在家里,担心出门没有男性家属同行或违反服装限制,以致她们求学和就业的机会大受影响或全然断送。她们说,收入损失而且不能工作,使她们面临经济焦虑。想到多年努力追求的梦想突然破灭,更令她们产生苦闷和其他精神健康状况。

“对我们访问的赫拉特女性而言,她们原有的人生已在一夕之间灰飞烟灭,只能躲在家中不安地等待,担心塔利班随时可能找上门来,” 圣荷西州大人权研究所核心教研人员及阿富汗专家哈莉玛・卡赞-斯托哈诺维奇(Halima Kazem-Stojanovic)说。“对这些女性来说,最好的局面是毫发无伤,但被迫接受一个极度窄化的人生。最坏的局面则是,因为她们过去的成就,或为了捍卫她们得来不易的权利,成为逮捕或攻击的目标。”

人权观察与圣荷西州大人权研究所通过电话对七名赫拉特女性——包括社运人士、教育工作者和大学生——以达利语(Dari)作了深度访谈,了解她们在塔利班攻占该市后的经历。因为安全顾虑,这些女性全都匿名受访。

在塔利班攻占喀布尔和大部分国土之际,赫拉特妇女曾率先发动捍卫女权的示威。主办人和示威者表示,她们抗议的目的不是反对塔利班或支持前政府,而是呼吁塔利班尊重她们的权利,包括:免于自己或家人遭到报复的恐惧;可以继续出门工作而毋需男性监护(mahram,即由至少一名男性家属陪同);以及允许六年级以上的女童返校求学。

塔利班接管赫拉特短短几天之内,一群妇女就要求与当地塔利班领导人会面商讨女性权利,并在数日后得到一名塔利班代表接见。然而,这名官员毫不松口:他叫这群妇女别再坚持自己的权利,只要她们支持塔利班,过去的行为可以既往不咎,甚至可能在新政府任职。

有些妇女觉得除了抗议之外别无选择,于是组织了两次示威。 9月2日的首次示威约有60到80名女性参加,塔利班并未干涉。但9月7日的第二次示威遭到塔利班以暴力和侵犯人权加以应对。塔利班战士鞭打示威者,并且开枪扫射以驱散群众,造成两名男子死亡,至少八人受伤。此后,塔利班便禁止一切未经喀布尔司法部事先批准的抗议活动,并下令所有申请示威者必须向该部报告活动诉求和所要使用的标语。

“阿富汗女性有权表达她们对任何事务的观点,特别是当她们最基本的权利——求学、工作乃至从自家外出——受到威胁时,” 人权观察女性权利部副主任海瑟・巴尔(Heather Barr)说。“塔利班剥夺女性抗议的权利,是对女性权利的加倍侵犯。”

受访妇女特别关注的是,塔利班可能再度执行过去的政策,要求女性须有男性监护才能离家外出,就像塔利班在1996到2001年掌权时的做法一样。这种规定将女性排除于绝大部分的公共生活,使她们无法上学、就业和参与社交活动,而且不易获得医疗保健。她们因此将全然依赖男性家属,即使遭受家人虐待也无法逃脱。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9月7日在喀布尔受访时表示,须有男性家属陪同的规定只限于三天以上的旅行,不包含上班、上学、购物、看病和其他必要的日常活动。但赫拉特当地的塔利班官员并未贯彻执行这项政策。部分女性受访者指出,她们曾在街头、大学校园和其他公共场所被塔利班战士拦下,不准她们在没有男性家属陪同之下外出办事。

“赫拉特妇女的经历令人极度怀疑,身居喀布尔的塔利班领导人是否有能力或意愿为了人权,特别是女性权利,而约束其全国各地同僚的行为,” 卡赞-斯托哈诺维奇说。“塔利班领导人应该确保其维护人权的声明在阿富汗全国各地都能具体落实。如果妇女和少女无时无刻都要担心来自路边塔利班成员的侵犯,那么塔利班领导人再怎么宣称尊重女权都将流于空谈。”

受访女性陈述内容,详见本文英文版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