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随着美军陆续撤离阿富汗,20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军事干预也进入盖棺论定的阶段。不出意料,美国国家安全体系掌权人士又开始重弹有关这场冲突的旧调以及如何才能取得“胜利”——增派更多部队,放宽交战规则,或者更自由地选择军事攻击目标。这些说法——跟美国退出越战后的说词惊人一致——严重低估这场战争对阿富汗军民的灾难后果。

过去20年阿富汗武装冲突最主要和决定性的特征,就是交战各方大规模人权侵犯和战争罪行对平民造成的伤害。猖獗的暴行反过来又以各种方式助长冲突的循环,包括鼓励加入暴乱行动,严重阻碍政治对话,造成通过改革促进稳定的努力事倍功半。历届美国政府基本上将人权视为绊脚石,而非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基本要素。这种做法只能带来灾难。

过去20年当中,我花了很多时间与阿富汗人讨论反恐失误的后果——从未计入国防部空袭死亡人数的平民伤亡;夜间突袭变成针对不幸住在争议区域居民的草率处决;草菅人命的酷刑激发囚犯复仇意志。我也曾跟许多阿富汗人讨论到这些行动的非预期影响——阿富汗政府滥权腐败助长塔利班复兴;人们因为不满和幻灭而不再相信2001年后的阿富汗会有美好明天;以及伊斯兰国(ISIS )在阿富汗的兴起,作为巴基斯坦迎合伊斯兰极端主义和阿富汗军阀在阿国东部不良治理的产物。

由于错失良机,以及美军将领轻忽阿富汗部队、美军和中央情报局犯下的暴行,失败的根源早在塔利班卷土重来之前即已铸成。巴基斯坦提供的避风港无疑有助塔利班势力回归。但是,美国自2001年以来的作为——和不作为——以及美国的决定和政策如何从根本上为失败埋下伏笔,远未得到应有关注。

帮倒忙的伙伴

自始至终,美国政策受到许多迷思误导。其中一种迷思认为,美国为驱逐塔利班而结盟的阿富汗铁腕人物、军阀和民兵首领能够协助维持安全和稳定,即使他们有侵犯人权的记录。事实恰恰相反。军阀持续侵犯人权正是不安全的来源,更糟的是,久而久之还会激起广泛不满,破坏改善地方和中央治理的努力,反而帮助塔利班获得源源不绝的支持和新兵。

2001年底,北方联盟部队将塔利班逐出阿国北部之后,他们的民兵——有些由今天担任官员的男性领导——对普什图村庄进行有计划的攻击,强奸妇女,就地审判处决平民,窃占牲畜和土地。 (这种攻击直到2016年仍有发生,前副总统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麾下民兵当时以村民支持塔利班为由,对法利亚布省多座普什图村庄发动恐怖袭击。)美国跟盟友的侵犯人权行为脱不了干系:2001年11月,杜斯塔姆的部队屠杀多达二千名在昆都士城外被捕或投降的塔利班战俘。我曾在2002年2月到过这座乱葬岗——满地都是人类毛发和衣服——后来我采访到一名生还者,他负伤后躲在尸堆中,趁推土机来掩埋尸体前逃脱。 (该地区名为拉伊利沙漠〔Dasht-e Laili〕,数千座坟冢埋葬了1998年遭塔利班屠杀的哈扎拉族遇难者,以及1997年被杜斯塔姆政敌杀害的塔利班囚犯。)联合国起初拒绝支持全面调查,美国也不接受保存该地点的呼吁。 2006年,这些坟冢遭当地民兵夷平,但并未被塔利班和其他遇难者的家属遗忘。

阿富汗南部也曾发生针对塔利班囚犯的战争罪行。 2002年初,前塔利班组织致函阿富汗新总统卡尔扎伊,表示愿意停火并承认政府。然而,美国支持的部落强人谢尔扎伊(Gul Agha Sherzai)——后来涉嫌贪污——把他们交给国家安全局(NDS,美国中情局在塔利班垮台后几个月创建的阿富汗情报机构)监禁并刑求逼供。其他许多被控与塔利班有联系的人——无论是否属实——也在国安局监狱或中情局黑牢遭刑求致死。有些人最后被送到关塔那摩湾。部分获释或逃脱人员后来再度被塔利班召募,帮助领导该组织复兴。

到了2005年,塔利班部队逐渐站稳脚跟,开始实施他们自己的一波暴行。自杀炸弹攻击——显然取法伊拉克战争的阿富汗新现象——从2005年开始出现,伴随着一连串针对平民的袭击。据人权观察记录,塔利班对女子学校的攻击对文职官员的暗杀也日益常见。

在此同时,另一个有问题的美国盟友浮上台面。中情局自2001年以来的重要联络人,曾在加兹尼省省长任内被控性侵的现任国防部长哈立德(Assadullah Khalid)被任命为坎大哈省长,指挥秘密行刑小队。哈立德和谢尔扎伊的门生拉齐克(Abdul Raziq)成为坎大哈省边境警察负责人,后来升任警察局长。他得到北约的支持——北约比较关心他手下的警察如何保护北约部队,而非拉齐克的胡作非为,包括数以百计的强迫失踪,以及对敌对部落、平民及囚犯的酷刑。在美国和其他北约国家的高层支持下,拉齐克的滥权行为受到包庇,直到2018年遭塔利班刺杀

谢尔扎伊成为楠格哈尔省省长,与当地涉及掠夺土地的部落首领结为盟友。后来发生的内斗造成权力真空,邻国巴基斯坦的激进组织趁虚而入,其中部分组织于2015年宣布投效伊斯兰国。 (自称为伊斯兰国-霍拉桑〔Islamic State of Khorasan Province〕的这个组织已被削弱,但据信主导了近期一连串对哈扎拉人的屠杀,其最近一次攻击发生在6月9日,目标是数十年来在阿富汗清除地雷的慈善组织光环信托〔HALO Trust〕的工作人员。当天,一群持枪男子要求指认排雷员中的哈扎拉族人,最后打死10人,打伤17人。)

杜斯塔姆、谢尔扎伊、哈立德和拉齐克等军阀和安全官员的滥权行径,既无法阻止塔利班坐大,也未能大幅削弱其武力。虽然无论如何塔利班都有可能重振旗鼓,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官员四处施暴造成塔利班招兵买马毫不费力,并且疏远了夹在美国支持的残暴部队和塔利班之间的当地社区民众。

平民伤亡损失公众支持

随着与塔利班的战斗在2006年之后危及阿富汗更广泛区域,美国扩大了空袭行动。

一般认为,除了一次偶然错误之外,美军空袭很少造成平民伤亡。部分平民伤亡是某些阿富汗领导人为打击对手而故意提供不实资讯所造成,例如2001年12月23日导致约65名长者在前往喀布尔出席卡尔扎伊就职典礼途中丧生的一起空袭。尽管有相反证据,美国官员仍在事后数月坚称死者是基地组织成员。然而,多年来在其他空袭行动中造成大量平民伤亡的原因至今不为外界明了,因为美国军方经常拒绝公布相关调查的完整内容,即使死亡多达90人的案件也是如此。例如,2003年12月在加德兹市,一架美军A-10疣猪攻击机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了9名儿童。或是2009年发生在西部法拉省的大规模持续空袭,造成平民近百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儿童——有些人被炸成无法辨认的碎片

美军和北约空袭造成阿富汗平民死亡的人数在2007年猛增,并在2008年突破500人。大量伤亡——加上调查不力且很少发给抚恤金——引发公众强烈反弹,以至美军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Stanley McChrystal)特别下令减少平民伤亡。数字确有下降。但在2014年12月大部分北约部队撤离后,塔利班在战场上又有斩获。为了尽快将2015年9月下旬短暂攻占昆都士的塔利班部队逐出该城,美军武装直升机炸毁了无国界医生的一所医院,造成42名伤患、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死亡。这次误炸可能是由于阿富汗政府军地面部队提供了错误资讯,但美军只会攻击武装叛乱组织的说法从此被打上问号。

此后,随着特朗普政府大幅增加空袭行动,同时取消禁止攻击民宅的指令并放宽目标选定规则,空袭造成的平民伤亡人数大幅增加。 2016至2020年之间,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军在阿富汗境内空袭造成的平民伤亡当中,百分之40(近1,600人)是儿童。 2019年中期,阿富汗政府军和美军造成的平民伤亡人数曾短暂超越塔利班和伊斯兰国。

毫无疑问,空袭大大削弱了塔利班的武力(并摧毁了伊斯兰国在楠格哈尔省的大部分据点);同样毫无疑问,正如人权观察2018年发表的报告所纪录,塔利班本身在城市地区的暴行也有增加。但是,空袭行动造成大量平民死伤的心理影响,以及不间断的突袭和特种作战在阿富汗农村地区引发的恐怖,对于阿富汗政府支持度所造成的损害,可能是任何军事捷报都远远无法弥补的。

正视20年战争遗绪

空袭行动只是其中一部分。今天,澳大利亚正在勉力处理其特种部队被控在突袭乌鲁兹甘省期间多次犯下的疑涉战争罪行,包括杀害儿童、将囚犯踢下悬崖以及在被即审即决者的身上栽武器。这些被控罪行与美国特种部队所为雷同,例如2012年在尼赫区将17名平民囚犯刑求致死但从未被起诉的案件。此类罪行的阿富汗受害者从未得到正义——因此国际刑事法院寻求对冲突各方的罪行进行调查,包括美军和中情局以及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军。美国的回应是否认国际刑事法院具有管辖权,并试图阻止一切调查行动

20年来,阿富汗许多方面有所进步,也是事实。自2002年以来,在阿富汗政府控制的各大城市,数百万阿富汗女孩得以上学,阿富汗妇女参与公共生活、包括担任政治职务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期更多。在政府控制区,阿富汗媒体发挥了为公共事务提供辩论平台的积极作用,尽管必须冒险面对来自官员、军警、政府支持的民兵——而且日益来自塔利班——的威胁与暴力。

但这些进展是脆弱而有限的,并且是在巨大的暴力与侵犯的背景下达成。在过去20年中,美国以短期军事利益优先于建立真正民主制度和人权保障的倾向,严重破坏了美国的使命和2001年之后整个国家建构的努力。过度依赖空中攻击而没有足够的平民保护,靠着滥权军阀担任安全和政治领导角色,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忽视大规模腐败和人权侵犯,导致针对美国和阿富汗政府的深切不满与不信任,严重削弱了阿富汗的军事与政治能力,也让塔利班更容易赢得民心。

当美国决策者就美国对阿富汗的新态势展开辩论时,他们应该努力了解过去20年的历史真相,认清他们的错误并不在于兵员数量、交战规则或军事战略与战术。真正的错误根源在于未能从基本上认识到腐败和广泛的人权侵犯——包括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军——破坏了整个事业。美国政府如果不能从这段历史汲取教训,必将发现自己所采取的政策——无论在当前的阿富汗或未来在其他地方——全是在重蹈失败覆辙。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最多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