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隨著美軍陸續撤離阿富汗,20年來以美國為首的軍事干預也進入蓋棺論定的階段。不出意料,美國國家安全體系掌權人士又開始重彈有關這場衝突的舊調以及如何才能取得「勝利」——增派更多部隊,放寬交戰規則,或者更自由地選擇軍事攻擊目標。這些說法——跟美國退出越戰後的說詞驚人一致——嚴重低估這場戰爭對阿富汗軍民的災難後果。

過去20年阿富汗武裝衝突最主要和決定性的特徵,就是交戰各方大規模人權侵犯和戰爭罪行對平民造成的傷害。猖獗的暴行反過來又以各種方式助長衝突的循環,包括鼓勵加入暴亂行動,嚴重阻礙政治對話,造成通過改革促進穩定的努力事倍功半。歷屆美國政府基本上將人權視為絆腳石,而非解決阿富汗問題的基本要素。這種做法只能帶來災難。

過去20年當中,我花了很多時間與阿富汗人討論反恐失誤的後果——從未計入國防部空襲死亡人數的平民傷亡;夜間突襲變成針對不幸住在爭議區域居民的草率處決;草菅人命的酷刑激發囚犯復仇意志。我也曾跟許多阿富汗人討論到這些行動的非預期影響——阿富汗政府濫權腐敗助長塔利班復興;人們因為不滿和幻滅而不再相信2001年後的阿富汗會有美好明天;以及伊斯蘭國(ISIS)在阿富汗的興起,作為巴基斯坦迎合伊斯蘭極端主義和阿富汗軍閥在阿國東部不良治理的產物。

由於錯失良機,以及美軍將領輕忽阿富汗部隊、美軍和中央情報局犯下的暴行,失敗的根源早在塔利班捲土重來之前即已鑄成。巴基斯坦提供的避風港無疑有助塔利班勢力回歸。但是,美國自2001年以來的作為——和不作為——以及美國的決定和政策如何從根本上為失敗埋下伏筆,遠未得到應有關注。

幫倒忙的伙伴

自始至終,美國政策受到許多迷思誤導。其中一種迷思認為,美國為驅逐塔利班而結盟的阿富汗鐵腕人物、軍閥和民兵首領能夠協助維持安全和穩定,即使他們有侵犯人權的記錄。事實恰恰相反。軍閥持續侵犯人權正是不安全的來源,更糟的是,久而久之還會激起廣泛不滿,破壞改善地方和中央治理的努力,反而幫助塔利班獲得源源不絕的支持和新兵。

2001年底,北方聯盟部隊將塔利班逐出阿國北部之後,他們的民兵——有些由今天擔任官員的男性領導——對普什圖村莊進行有計劃的攻擊,強姦婦女,就地審判處決平民,竊佔牲畜和土地。(這種攻擊直到2016年仍有發生,前副總統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麾下民兵當時以村民支持塔利班為由,對法利亞布省多座普什圖村莊發動恐怖襲擊。)美國跟盟友的侵犯人權行為脫不了干係:2001年11月,杜斯塔姆的部隊屠殺多達二千名在昆都士城外被捕或投降的塔利班戰俘。我曾在2002年2月到過這座亂葬崗——滿地都是人類毛髮和衣服——後來我採訪到一名生還者,他負傷後躲在屍堆中,趁推土機來掩埋屍體前逃脫。(該地區名為拉伊利沙漠〔Dasht-e Laili〕,數千座墳塚埋葬了1998年遭塔利班屠殺的哈扎拉族遇難者,以及1997年被杜斯塔姆政敵殺害的塔利班囚犯。)聯合國起初拒絕支持全面調查,美國也不接受保存該地點的呼籲。2006年,這些墳塚遭當地民兵夷平,但並未被塔利班和其他遇難者的家屬遺忘。

阿富汗南部也曾發生針對塔利班囚犯的戰爭罪行。2002年初,前塔利班組織致函阿富汗新總統卡爾扎伊,表示願意停火並承認政府。然而,美國支持的部落強人謝爾扎伊 (Gul Agha Sherzai)——後來涉嫌貪污——把他們交給國家安全局(NDS,美國中情局在塔利班垮台後幾個月創建的阿富汗情報機構)監禁並刑求逼供。其他許多被控與塔利班有聯繫的人——無論是否屬實——也在國安局監獄或中情局黑牢遭刑求致死。有些人最後被送到關塔那摩灣。部分獲釋或逃脫人員後來再度被塔利班召募,幫助領導該組織復興。

到了2005年,塔利班部隊逐漸站穩腳跟,開始實施他們自己的一波暴行。自殺炸彈攻擊——顯然取法伊拉克戰爭的阿富汗新現象——從2005年開始出現,伴隨著一連串針對平民的襲擊。據人權觀察記錄,塔利班對女子學校的攻擊對文職官員的暗殺也日益常見。

在此同時,另一個有問題的美國盟友浮上枱面。中情局自2001年以來的重要聯絡人,曾在加茲尼省省長任內被控性侵的現任國防部長哈立德(Assadullah Khalid)被任命為坎大哈省長,指揮秘密行刑小隊。哈立德和謝爾扎伊的門生拉齊克(Abdul Raziq)成為坎大哈省邊境警察負責人,後來升任警察局長。他得到北約的支持——北約比較關心他手下的警察如何保護北約部隊,而非拉齊克的胡作非為,包括數以百計的強迫失踪,以及對敵對部落、平民及囚犯的酷刑。在美國和其他北約國家的高層支持下,拉齊克的濫權行為受到包庇,直到2018年遭塔利班刺殺

謝爾扎伊成為楠格哈爾省省長,與當地涉及掠奪土地的部落首領結為盟友。後來發生的內鬥造成權力真空,鄰國巴基斯坦的激進組織趁虛而入,其中部分組織於2015年宣布投效伊斯蘭國。(自稱為伊斯蘭國-霍拉桑〔Islamic State of Khorasan Province〕的這個組織已被削弱,但據信主導了近期一連串對哈扎拉人的屠殺,其最近一次攻擊發生在6月9日,目標是數十年來在阿富汗清除地雷的慈善組織光環信託〔HALO Trust〕的工作人員。當天,一群持槍男子要求指認排雷員中的哈扎拉族人,最後打死10人,打傷17人。)

杜斯塔姆、謝爾扎伊、哈立德和拉齊克等軍閥和安全官員的濫權行徑,既無法阻止塔利班坐大,也未能大幅削弱其武力。雖然無論如何塔利班都有可能重振旗鼓,但毫無疑問的是,這些官員四處施暴造成塔利班招兵買馬毫不費力,並且疏遠了夾在美國支持的殘暴部隊和塔利班之間的當地社區民眾。

平民傷亡損失公眾支持

隨著與塔利班的戰鬥在2006年之後危及阿富汗更廣泛區域,美國擴大了空襲行動。

一般認為,除了一次偶然錯誤之外,美軍空襲很少造成平民傷亡。部分平民傷亡是某些阿富汗領導人為打擊對手而故意提供不實資訊所造成,例如2001年12月23日導致約65名長者在前往喀布爾出席卡爾扎伊就職典禮途中喪生的一起空襲。儘管有相反證據,美國官員仍在事後數月堅稱死者是基地組織成員。然而,多年來在其他空襲行動中造成大量平民傷亡的原因至今不為外界明瞭,因為美國軍方經常拒絕公佈相關調查的完整內容,即使死亡多達90人的案件也是如此。例如,2003年12月在加德茲市,一架美軍A-10疣豬攻擊機在光天化日之下槍殺了9名兒童。或是2009年發生在西部法拉省的大規模持續空襲,造成平民近百人喪生,其中大部分是兒童——有些人被炸成無法辨認的碎片

美軍和北約空襲造成阿富汗平民死亡的人數在2007年猛增,並在2008年突破500人。大量傷亡——加上調查不力且很少發給撫卹金——引發公眾強烈反彈,以至美軍指揮官麥克里斯特爾(Stanley McChrystal)特別下令減少平民傷亡。數字確有下降。但在2014年12月大部分北約部隊撤離後,塔利班在戰場上又有斬獲。為了盡快將2015年9月下旬短暫攻占昆都士的塔利班部隊逐出該城,美軍武裝直升機炸毀了無國界醫生的一所醫院,造成42名傷患、醫生和其他醫護人員死亡。這次誤炸可能是由於阿富汗政府軍地面部隊提供了錯誤資訊,但美軍只會攻擊武裝叛亂組織的說法從此被打上問號。

此後,隨著特朗普政府大幅增加空襲行動,同時取消禁止攻擊民宅的指令並放寬目標選定規則,空襲造成的平民傷亡人數大幅增加。2016至2020年之間,美軍和阿富汗政府軍在阿富汗境內空襲造成的平民傷亡當中,百分之40(近1,600人)是兒童。2019年中期,阿富汗政府軍和美軍造成的平民傷亡人數曾短暫超越塔利班和伊斯蘭國。

毫無疑問,空襲大大削弱了塔利班的武力(並摧毀了伊斯蘭國在楠格哈爾省的大部分據點);同樣毫無疑問,正如人權觀察2018年發表的報告所紀錄,塔利班本身在城市地區的暴行也有增加。但是,空襲行動造成大量平民死傷的心理影響,以及不間斷的突襲和特種作戰在阿富汗農村地區引發的恐怖,對於阿富汗政府支持度所造成的損害,可能是任何軍事捷報都遠遠無法彌補的。

正視20年戰爭遺緒

空襲行動只是其中一部分。今天,澳洲正在勉力處理其特種部隊被控在突襲烏魯茲甘省期間多次犯下的疑涉戰爭罪行,包括殺害兒童、將囚犯踢下懸崖以及在被即審即決者的身上栽武器。這些被控罪行與美國特種部隊所為雷同,例如2012年在尼赫區將17名平民囚犯刑求致死但從未被起訴的案件。此類罪行的阿富汗受害者從未得到正義——因此國際刑事法院尋求對衝突各方的罪行進行調查,包括美軍和中情局以及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軍。美國的回應是否認國際刑事法院具有管轄權,並試圖阻止一切調查行動

20年來,阿富汗許多方面有所進步,也是事實。自2002年以來,在阿富汗政府控制的各大城市,數百萬阿富汗女孩得以上學,阿富汗婦女參與公共生活、包括擔任政治職務的人數比以往任何時期更多。在政府控制區,阿富汗媒體發揮了為公共事務提供辯論平台的積極作用,儘管必須冒險面對來自官員、軍警、政府支持的民兵——而且日益來自塔利班——的威脅與暴力。

但這些進展是脆弱而有限的,並且是在巨大的暴力與侵犯的背景下達成。在過去20年中,美國以短期軍事利益優先於建立真正民主制度和人權保障的傾向,嚴重破壞了美國的使命和2001年之後整個國家建構的努力。過度依賴空中攻擊而沒有足夠的平民保護,靠著濫權軍閥擔任安全和政治領導角色,並且在很大程度上忽視大規模腐敗和人權侵犯,導致針對美國和阿富汗政府的深切不滿與不信任,嚴重削弱了阿富汗的軍事與政治能力,也讓塔利班更容易贏得民心。

當美國決策者就美國對阿富汗的新態勢展開辯論時,他們應該努力了解過去20年的歷史真相,認清他們的錯誤並不在於兵員數量、交戰規則或軍事戰略與戰術。真正的錯誤根源在於未能從基本上認識到腐敗和廣泛的人權侵犯——包括美軍和阿富汗政府軍——破壞了整個事業。美國政府如果不能從這段歷史汲取教訓,必將發現自己所採取的政策——無論在當前的阿富汗或未來在其他地方——全是在重蹈失敗覆轍。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最多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