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加坡:应撤销对著名社运人士定罪

将范国瀚判刑违反和平集会权

Human rights activist Jolovan Wham arrives at the State Court in Singapore, February 21, 2019. © 2019 REUTERS/Edgar Su

(曼谷)—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立即撤销对人权活动家范国瀚(Jolovan Wham)的定罪,以免侵犯他的和平集会权利。高等法院2020年8月20日作出裁定,指《公共秩序法》要求公共集会须事先申请许可的苛酷规定合宪。范国瀚将入狱10天。

2016年11月,39岁的范国瀚主办“公民抗命与社会运动”闭门研讨会,参会者近50人,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也通过Skype在会上发言。事过近三年后,范国瀚于2019年1月遭高等法院判决 “未经许可组织公共集会”罪名成立,因为他未经许可擅自邀请外籍人士与会发言。此外,范国瀚以警方拒绝提供副本为由拒绝签署警方笔录,也被判定有罪。国际人权法禁止对组织或参与和平集会施以刑事处罚。

“看来新加坡当局为了剥夺人民的言论与集会自由权,每天都能想出新的歪理,”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人们可能会觉得,比起因为让外国民运人士与会发言而起诉范国瀚,当局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做。”

范国瀚被控违反《公共秩序法》第16(1)(a)条,判罚新币2,000元(约1,500美元)或入狱10天。他选择坐牢代替罚金。另因拒绝签署警方笔录,违反《刑法》第180条,判罚新币1,200元(约900美元),他向人权观察表示已经交付这项罚金。

范国瀚就上述两项定罪判决向新加坡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于2019年10月25日被驳回。在最近这件判决中,范国瀚主张《公共秩序法》事前许可制牴触新加坡宪法第14(1)(b)条所保障的言论自由,即公民有权 “无武装和平集会”,但未获高等法院接受。

新加坡当局经常针对范国瀚的和平抗争行动加以起诉。今年4月,他曾因在脸书发文比较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法院而被判处藐视法庭罪入狱7天,取代缴纳新币5,000元(约3,700美元)罚金。范国瀚说他不愿缴纳罚金,因为他拒绝 “承认不公正判决和法律的合法性”。

“说出你内心的真理不该成为犯罪,” 他说。 “数十年来的镇压和迫害,导致恐惧的常态化。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乃至对不公不义漠不关心,尤其是政治上的不公不义,以及针对我们公民权利的威胁。我们太容易置之不理,渐渐变得麻木,不再感到愤怒。如果我们不能自由发声、集会、无后顾之忧地进行抗争,我们想要的改革将只能听任掌权者裁断。我们将只能等待掌权者做好准备。而这可能要花上几年、几十年,或者永远等不到。”

范国瀚还被控其他多项《公共秩序法》罪嫌,包括2019年7月在樟宜监狱前为一名死囚举办独光晚会,以及共同组织在新加坡地铁上的静默抗议纪念22名社运人士和志愿者以1987年《国家安全法》被逮捕拘留30周年。相关诉讼程序仍在进行中。

今年5月,范国瀚因为手持绘有“笑脸”的纸板声援气候变迁示威者而遭警方传唤,理由同样是涉嫌违反《公共秩序法》。他是否会因这项行动再遭起诉,尚不明确。

人权观察表示,新加坡政府对范国瀚和平抗争的应对方式,显然是企图让这位敢言的人权维护者噤声。新加坡人权活动者经常遭受骚扰、恐吓和无理控罪,只因他们公开表达观点或组织和平聚会。

“新加坡政府对于社会改革人士,只要不喜欢后者的意见或批评,就会采用‘枪杀报讯者’的粗暴手段,” 罗柏森说。“政府应该撤销所有针对范国瀚的控告,并且修正《公共秩序法》使其符合有关集会自由的国际人权标准。”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