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罗兴亚妇女在穿越缅甸边境途中遭地雷炸残右腿,被送往孟加拉库图帕隆(Kutupalong)附近的医院急救,2017年9月4日。

 

© 2017 Bernat Armangue/美联社图片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缅甸安全部队在进攻村落时,以及沿着孟加拉边界,均埋设地雷,对逃难的罗兴亚人构成致命危险。缅甸政府应立即停止使用人员杀伤地雷,并加入1997年《禁止地雷公约》。

 “就算没有地雷,成千上万逃难中的缅甸罗兴亚人也面对着致命危险,”南亚区主任米纳克希・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说。“缅甸军方必须停止使用这种因为无区别杀人或致残而已被禁用的武器。”

根据目击者陈述,以及独立媒体报导和照相、视频纪录,缅甸士兵近几星期在该国边境通往孟加拉的交通要道上埋设许多人员杀伤型地雷。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缅甸军方人员曾在进攻若开邦北部罗兴亚人村落前,在当地道路埋设地雷。缅甸政府也曾指控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使用简易爆炸装置(IEDs)攻击基础设施和安全部队。

分别来自若开邦内陆地区布迪当镇和拉岱当镇的两名罗兴亚难民向人权观察表示,在缅军进村攻击平民前,他们看见士兵在道路上埋设人员杀伤型地雷。39岁的“穆罕默德”(化名)说,他看见一个邻居孩子踩中军方埋设的地雷,右腿当场被炸断。

2017年9月4日,有一枚地雷在同漂列亚尔(Taung Pyo Let Yar)村附近许多难民经过的小径爆炸,距孟加拉边界约200公尺。人权观察目击该村冒出浓烟,显示军方纵火迫村民逃亡。次日,在边境同一地点,有三名罗兴亚男子在三次不同地雷爆炸中负伤。

两名罗兴亚难民向人权观察表示,在9月4日地雷爆炸事故之前,有些身穿类似缅甸军装的男子出现在同漂列亚尔村北侧,并在地面上进行某些活动。一名目击者描述缅军巡逻队曾在9月4日早晨沿着该处边境道路活动。他从“无人区”的制高点上看见几名巡逻士兵停下至少两次,跪在地上用小刀挖土,然后放下一个深色物体。

在难民逃亡路径和家家户户进出道路上布置地雷,简直丧心病狂。

米纳克希・甘古利

南亚区主任

8月下旬遭遇ARSA好战分子袭击后,缅甸安全部队就开始对罗兴亚居民实施族群清洗行动,包括大规模纵火杀人其他暴行,迫使逾42万人逃往邻国孟加拉。

人权观察已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召集公开会议,通过决议谴责缅甸军方族群清洗行动,并威胁将实施进一步措施,包括针对军方将领的个别制裁和武器禁运。

2017年4月,新闻媒体报导缅甸与孟加拉同意清除两国边境的地雷和简易爆炸装置。9月6日,孟加拉政府对缅甸安全部队近期在边境使用地雷表示抗议。9月21日在纽约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时,孟加拉总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指控缅甸为防止罗兴亚人逃避暴力攻击而在边境埋设地雷。据孟加拉边防军(BGB)官员指出,地雷爆炸已造成至少五人死亡、12人受伤。

地雷监测组织(Landmine Monitor)报导,缅甸安全部队从1999年就开始在孟缅边界多处地点持续埋设人员杀伤型地雷,但近年已见减少。2016年9月,国防部副部长敏魏(Myint Nwe)少将告知国会,陆军仍持续使用地雷与少数民族武装团体作战。

1997年《禁止地雷公约》已禁止使用人员杀伤地型地雷。孟加拉是缔约国,且已遵守条约义务销毁库存地雷。缅甸虽非缔约国,使用这种武器仍然是非法的,因为它无法区别平民和战斗员,而且埋设多年后仍能造成平民死伤。缅甸政府迄未对相关指控做出实质答复,但该国实际领导人昂山素季的发言人佐泰(Zaw Htay)暗示,罗兴亚战士可能才是埋设地雷者。若开邦安全与边界事务部长奉廷(Phone Tint)上校亦否认政府军埋设地雷,并且暗指ARSA:“军方在那片地区没有埋任何地雷。是恐怖分子埋的地雷。军方不可能做这种事。”

在2011年2月关于地雷禁令的声明中,昂山素季曾向国际禁止地雷运动组织(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s)表示:

我相信人人都知道缅甸不应使用地雷,因为它的严重伤害不只针对战斗部队,也会波及未参与战斗的平民──母亲们、父亲们和孩子们──他们只想平安度日。为了保护平民,塔玛都[即缅甸国防军]和交战士兵──武装冲突的所有各方──必须下定决心,停止使用地雷。

 “在难民逃亡路径和家家户户进出道路上布置地雷,简直丧心病狂,”甘古利说。“缅甸政府应立即停止针对罗兴亚居民的族群清洗行为,包括立即清除若开邦北部的地雷。”

人权观察是国际禁止地雷运动的共同创办者和现任主席,该组织曾以推动《禁止地雷公约》和基于人道主义的新型国际外交的贡献,荣获1997年诺贝尔和平奖

若开邦近期使用地雷案例

莎碧康・纳侯(Sabikam Nahor)约45岁,因在缅甸近孟加拉边界地区踩到人员杀伤型地雷而失去一双小腿。她向人权观察表示,事件发生在2017年9月4日下午,缅甸军队进攻她居住的若开邦北部同漂列亚尔村之后。纳侯说,她在户外上厠所时听到枪声,便往附近的孟加拉边界跑去。她说,那条路通往边界另一边的市场,她以前走过很多次。纳侯说,她当时拼命向前跑,突然一脚踩下就发生爆炸。她跌倒在地,看到一只腿已经离开她的身体。还好有几个罗兴亚人救起她,把她抬过边界、送医治疗。

55岁的苏比尔・阿合梅德(Subir Ahmed)说,他的15岁儿子阿济兹・哈克(Azizul Huq)8月28日在距孟加拉边界60公尺处踩到地雷死亡。苏比尔说,8月25日,至少30名缅甸士兵来到他居住的同漂列亚尔村,向刚做完晨祷的村民开火,他的儿子和兄弟在混乱中与家人走散。在孟加拉甸卡里(Thiang Khali)边界等候儿子时,苏比尔突然听见爆炸巨响,然后就看到阿济兹躺在地上,离他兄弟不远。苏比尔马上冲过去抱起儿子,连他被炸断的双腿都来不及捡。苏比尔・阿合梅德注意到,爆炸地点就是他每年至少一次到孟加拉搬运渔货的必经之路。

穆罕默德(Mohammad)说,他邻居的儿子努尔・伊斯兰(Noor Islam)8月29日中午在布迪当镇被人员杀伤地雷炸死。他说,他们完全不知道附近有地雷。“我看见他的右腿炸没了,”穆罕默德说。“我亲眼看到地雷在那条路上爆炸。”穆罕默德表示,他在战事爆发前一天还走过同一条路,当时是安全的。

军方埋设地雷

目击士兵在同漂列亚尔村北侧孟加拉边界附近挖土的一位难民表示,他一直在监视军方巡逻队的活动,而且曾移动到不同地点观察到同样行为。他说,从9月4日到10日,他从地面拆卸了好几枚人员杀伤地雷,并且用石头引爆了另外三枚。

孟加拉边防卫队(BGB)高级官员表示,他们在9月4日之前数日就看到缅军士兵有前述活动。他们质疑缅甸官员违反边界协议和议定书,没有在进入边境地区前通知孟加拉相关单位。

孟加拉与缅甸边界附近发现的一枚地雷,2017年9月10日。

 

© 2017 私人提供

一些难民并说,曾在无人区其他小径见到地雷。人权观察收到照片显示,沿着边界围篱的缅甸一侧,被埋设了多枚PMN-1型人员杀伤地雷。光靠这些照片,人权观察无法确认这些苏联设计的PMN-1地雷从何而来,特别是它们是由中国(58型)或是缅甸(MM-2型)生产。

除了在边界附近埋地雷,人权观察还收到两名罗兴人传来的可靠消息,说布迪当镇的公路在8月25日以后就被装了地雷。当时军队还没开始进攻村落,地雷是用来阻止居民逃难。

52岁的“洛辛”(Rohim)说,8月25日清晨,他看见士兵分别徒步或乘车抵达拉岱当镇恰宾(Chut Pyin)。他说士兵分成许多小组,在他家泥墙大院外的公路上布置地雷。“他们来的时候,分成4人一组或10人一组,有些士兵坐着,有些在路上挖洞、装地雷,”洛辛说。他说他们在路上埋地雷,迫使村民遇到军队炮火攻击时无法利用这些道路逃跑。

穆罕默德说,军方不仅在8月26日夜间用枪弹和其他炸弹攻击他的村落,还在布迪当镇同巴札(Taung Bazar)的道路上安装了人员杀伤型地雷。他说这些地雷被埋在医院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