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举行的全球难民危机峰会,未能迎合历史关键时刻的挑战。目前接收世界大多数难民的国家,包括埃塞俄比亚、伊朗、约旦、肯尼亚、黎巴嫩、巴基斯坦、泰国和土耳其,均表明其收容人数已达能力上限。有些多年来、甚至数十年来慷慨接纳难民的国家,现已开始、或宣布未来将逼迫难民离开并拒绝新抵难民入境

难民由土耳其渡海前往希腊裘伊斯岛时穿著的救生衣,展示在英国伦敦市中心国会广场,2016年9月19日。

 

© 2016 路透社

今明两天,我们需要听到世界领袖做出坚定、慷慨的承诺,说明他们将如何支持那些收容最多难民的国家。但昨天的联合国峰会没有提到如何加强支援难民初抵国家,解除寻求庇护权面临的威胁,反而充斥著与真实世界脱节的陈词烂调,或故作强硬地宣示严守边界以阻却违规移民。例如,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说,“诸位须知,现今欧洲联盟的明确目标即是恢复对外边界秩序。其结果将导致朝向欧盟的违规人流进一步减少。2015年违规移民超过150万人的情景,将不再发生。”

但这些“违规移民”中是否有人实际上是难民呢?在2015年抵达者中,有百分之83来自五大难民制造国:叙利亚、阿富汗、索马里、伊拉克和厄立特里亚。

图斯克也没有就欧盟安置难民做更多承诺。该地区在国际团结的这个关键领域中表现差强人意,令人不齿。

尽管许多世界领袖在星期一峰会上的演说乏善可陈,但愿在星期二的领导峰会上──本文撰写时尚在进行中──至少某些比较具体的目标可以见到进展:让一百万难民儿童就学,一百万学童家长获准就业,大幅增加安置难民人数,以及更多经费。

前述各项目标看来很棒,然而它们并非最终目的。改善庇护质量、让异地安置等持久解决方案成为更多难民的可行选项,有助维护第一线收容国免于动荡不安。这才是确保这些国家持续开放边界的上策,也才能让那些在未来漫长岁月必须逃避生命威胁的人们有处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