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机场移民遣送中心前,被遣返的移民登上开往首都德古斯加巴的巴士,2014年9月。

© 2014 史帝芬・菲利(Stephen Ferry)为人权观察摄

(圣佩德罗苏拉)-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美国政府在边界高速筛滤未经许可移民,使被遣返的中美洲人面临严重伤害的风险。

这份44页的报告《“你在这里没有权利”:美国在边界筛滤遣返中美洲人致其面临严重伤害风险(‘You Don’t Have Rights Here’: US Border Screening and Returns of Central Americans to Risk of Serious Harm)》,根据被遣返宏都拉斯人士及被拘押者的证言,及分析依《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驱逐出境数据,详细说明美国边防政策和作为如何导致移民返乡后面对严重伤害的风险。许多人为躲避黑帮勒索、恐吓而逃离宏都拉斯,却被美国以快速筛滤程序驱逐出境,失去申请庇护的机会。数名被遣返人士告诉人权观察,他们返乡后生命受到威胁,不敢走出家门。

“美国政府的移民快速筛滤完全忽略抵达边境人士的真实恐惧,”人权观察美国移民问题研究员及本报告撰写者克拉拉・龙恩(Clara Long)说。“在慌乱地阻止中美洲移民的同时,美国正在将寻求庇护者送回谋杀、强暴和其它暴力威胁之中。”

人权观察访问了35名移民,包括25名近期被遣返的宏都拉斯人,以及10名被拘押在新墨西哥州阿蒂西亚(Artesia)和德州卡恩斯(Karnes)移民看守所的中美洲人。

近年来,美国官员捕获未经许可越过美墨边境的中美洲人数量不断增加。导致移民离乡背井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之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宏都拉斯的帮派和毒品问题导致暴力日益泛滥

这些人大多被关进看守所,由美国官员进行两阶段的简易评估。他们没有权利接受移民法官或庇护官员的审查,除非逮捕他们的边境巡逻队(Border Patrol)人员或其他移民官员将他们提报为不敢回国人士。人权观察指出,边境巡逻队员无法分辨寻求庇护者,以致他们无法进入申请庇护的程序。

宏都拉斯女性“艾莉西亚R.(Alicia R.)”目击母亲被帮派份子谋杀,却在2014年8月带著两个3岁和10岁的孩子遭到遣返。她说她的案子连边境巡逻队这一关都没过:“我一边哭,一边告诉他们我不能回国…但他们还是把我们遣返了。”

人权观察依据《信息自由法》向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调阅2011到2012年的纪录,发现很少有中美洲人被边境巡逻队提报为不敢回国人士。数据显示,在这段期间抵达的宏都拉斯人绝大多数,至少八成以上,都被列入大批遣送名单,只有百分之1.9被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提报为可能的寻求庇护者。来自墨西哥、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等国人士的比例也大致若此,介于百分之0.1到5.5不等。相较之下,其他国籍人士获边境巡逻队提报第二阶段深度筛滤的人数达到百分之21。

人权观察指出,海关及边境保卫局为了加速遣送程序,在访谈移民的方法上有严重问题。著制服的边境巡逻队官员在逮捕移民时通常携有枪械;当他们在几小时或几天后对移民进行访谈时,虽不携械但身上的手枪皮套相当醒目;而且他们常在拥挤场所访谈,毫无私密性。这些因素显然产生妨碍,致使官员无法辨别需要进阶筛滤的对象。移民告诉人权观察,边境巡逻队员显然一心只想把他们遣返,难以了解他们的恐惧。

2014年9月被遣返的“马泰欧S.(Mateo S.)”说,当他告诉边境巡逻队官员他在宏都拉斯有生命危险,“他对我说他无能为力,我的案子不能成立,所以没有理由反对遣返…。我告诉他,他这样是剥夺我的生命权,他却说‘你在这里啥权也没有。’”

对美国有拘束力的国际法禁止任何人被遣送回到其生命或安全受威胁的国家。国际法也不鼓励拘押寻求庇护者,并且禁止拘押儿童移民。面临遣返的移民有权寻求法律谘询。

人权观察表示,欧巴马政府和美国国会应该停止利用快速管道遣返中美洲移民,并应允许他们有适当机会申请庇护。行政当局应该改变其扩大拘押移民家庭的决定,6月新成立的两个家庭拘留所和9月宣布将在德州迪里(Dilley)兴建一座2,400床的拘留所即为明证。美国政府还应该增加移民请求法律援助的管道,借以改进对庇护申请的处理,并有助确保美国不再将人送回他们可能遭到压迫或酷刑的国家。

“欧巴马政府必须立即取消急剧扩大家庭拘押的政策,”龙恩说。“在一个语言不通的国家申请庇护已经非常困难,何况是在被关押的状况下,身边还要照顾惊恐不安的孩童,又没有律师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