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位于威灵顿市中心的新西兰最高法院,2017年11月28日。 © 2017 Smith Collection/Gado/Sipa USA via AP Images

中国当局于2009年12月处决了英国公民哈克马尔・沙伊克(Akhmal Shaikh​),没有让他会见英国外交官或医师。翌年,中国官员向菲律宾表示,只要菲国不派外交官出席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典礼,北京就可以考虑让三名被判死刑的菲律宾公民保住性命。马尼拉遵守承诺,北京却食言:这三人于2011年3月被处决

瑞典籍出版商桂民海2015年在泰国被中国官员绑架,2018年再度被迫 “失踪”,迄今已多年未出现在瑞典外交官视线中。仅仅一星期前,澳洲驻华大使弗莱彻(Graham Fletcher,中文名傅关汉)被拒绝允许旁听该国记者成蕾因莫须有的危害国家秘密罪名出庭受审。

中国的“外交保证”不可信赖,证据斑斑。但新西兰的最高法院、外交部长马胡塔(Nanaia Mahuta)和司法部长法亚弗(Kris Faafoi)竟异口同声认定,基于北京给予威灵顿的 “外交保证”,中国政府将在金京烨(Kyung Yup Kim)案秉持公正审判、反对酷刑的承诺充分可信。

金京烨是新西兰永久居民,被控涉嫌2009年发生在中国的一起谋杀案。若同意北京要求送他到中国受审,新西兰恐将立下危险先例:接受一个侵犯人权恶名昭彰的政府所提出的毫无约束力的承诺,忽略本身打击酷刑的法律义务。

4月13日,最高法院拒绝采信广泛的专家证词与中国例常使用酷刑并剥夺公正审判权的报导,裁定金京烨可被引渡。这项裁定显露出对中国司法系统极端欠缺了解,包括使用强迫取得的口供和深度的政治干预

这件法院裁决是基于一项有问题的论证,即本案不属高度政治性案件,因此金京烨不致面临危险。裁决书称:“我们对进一步的保证感到满意,它足以提供合理基础,使〔司法部长〕可以相信金京烨被交给中国后并无遭受不公正审判的实际风险。”

法亚弗坚称他“相信中国会信守承诺”。他对“全面的外交保证”感到放心,并认为“中国有很大的诱因去遵守”相关保证。马胡塔也表示她对北京的承诺有信心

人权观察和其他机构数十年的研究证明,中国当局对普通犯罪嫌疑人——而非仅限明显的政治案件——使用酷刑十分常见,而且在拘押过程的每一阶段、不分中国籍或外国籍的嫌疑人都可能遭受酷刑。

让这种酷刑雪上加霜的是,当局长期剥夺在押人员遭不当对待时的救济途径。中国政府及其强大的国家安全机构经常对其国际人权法上的义务不屑一顾。

阿尔登(Jacinda Ardern)政府曾以中国政府违反国际条约及干预香港司法为由,于2020年中止新西兰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该政府也曾对中国当局违反正当程序表示关切,包括大规模拘押维吾尔人及其他突厥裔穆斯林。

威灵顿或许相信外交保证是解决此一问题的可靠方案。但不断累积的实例国际专家意见均指出,外交保证不足以保护人们免于酷刑风险。

曾经相信这种保证的国家,若不是过分乐观、疏忽,就是企图利用这种保证来掩饰自己共谋酷刑的行为。无论如何,这些国家寻求以外交保证防止酷刑,实际上是想要回避自己不得将人遣返至其可能遭受不当对待之处的国际法义务。

本案的源头无疑是骇人的不义:一椿发生在中国的杀人悬案。但是绝不能因此而任其引发另一椿影响更为深远的不义。北京肯定会利用金京烨的引渡来施压其他国家跟随做法。新西兰政府不会想要立下这种先例,尤其是在人命关天的情况下。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