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位於威靈頓市中心的紐西蘭最高法院,2017年11月28日。 © 2017 Smith Collection/Gado/Sipa USA via AP Images

中國當局於2009年12月處決了英國公民哈克馬爾・沙伊克(Akhmal Shaikh​),沒有讓他會見英國外交官或醫師。翌年,中國官員向菲律賓表示,只要菲國不派外交官出席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典禮,北京就可以考慮讓三名被判死刑的菲律賓公民保住性命。馬尼拉遵守承諾,北京卻食言:這三人於2011年3月被處決

瑞典籍出版商桂民海2015年在泰國被中國官員綁架,2018年再度被迫「失蹤」,迄今已多年未出現在瑞典外交官視線中。僅僅一星期前,澳洲駐華大使弗萊徹(Graham Fletcher,中文名傅關漢)被拒絕允許旁聽該國記者成蕾因莫須有的危害國家秘密罪名出庭受審。

中國的「外交保證」不可信賴,證據斑斑。但紐西蘭的最高法院、外交部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和司法部長法亞弗(Kris Faafoi)竟異口同聲認定,基於北京給予威靈頓的「外交保證」,中國政府將在金京燁(Kyung Yup Kim)案秉持公正審判、反對酷刑的承諾充分可信。

金京燁是紐西蘭永久居民,被控涉嫌2009年發生在中國的一起謀殺案。若同意北京要求送他到中國受審,紐西蘭恐將立下危險先例:接受一個侵犯人權惡名昭彰的政府所提出的毫無約束力的承諾,忽略本身打擊酷刑的法律義務。

4月13日,最高法院拒絕採信廣泛的專家證詞與中國例常使用酷刑並剝奪公正審判權的報導,裁定金京燁可被引渡。這項裁定顯露出對中國司法系統極端欠缺瞭解,包括使用強迫取得的口供和深度的政治干預

這件法院裁決是基於一項有問題的論證,即本案不屬高度政治性案件,因此金京燁不致面臨危險。裁決書稱:「我們對進一步的保證感到滿意,它足以提供合理基礎,使〔司法部長〕可以相信金京燁被交給中國後並無遭受不公正審判的實際風險。」

法亞弗堅稱他「相信中國會信守承諾」。他對「全面的外交保證」感到放心,並認為「中國有很大的誘因去遵守」相關保證。馬胡塔也表示她對北京的承諾有信心

人權觀察和其他機構數十年的研究證明,中國當局對普通犯罪嫌疑人——而非僅限明顯的政治案件——使用酷刑十分常見,而且在拘押過程的每一階段、不分中國籍或外國籍的嫌疑人都可能遭受酷刑。

讓這種酷刑雪上加霜的是,當局長期剝奪在押人員遭不當對待時的救濟途徑。中國政府及其強大的國家安全機構經常對其國際人權法上的義務不屑一顧。

阿爾登(Jacinda Ardern)政府曾以中國政府違反國際條約及干預香港司法為由,於2020年中止紐西蘭與香港的引渡條約。

該政府也曾對中國當局違反正當程序表示關切,包括大規模拘押維吾爾人及其他突厥裔穆斯林。

威靈頓或許相信外交保證是解決此一問題的可靠方案。但不斷累積的實例國際專家意見均指出,外交保證不足以保護人們免於酷刑風險。

曾經相信這種保證的國家,若不是過分樂觀、疏忽,就是企圖利用這種保證來掩飾自己共謀酷刑的行為。無論如何,這些國家尋求以外交保證防止酷刑,實際上是想要迴避自己不得將人遣返至其可能遭受不當對待之處的國際法義務。

本案的源頭無疑是駭人的不義:一椿發生在中國的殺人懸案。但是絕不能因此而任其引發另一椿影響更為深遠的不義。北京肯定會利用金京燁的引渡來施壓其他國家跟隨做法。紐西蘭政府不會想要立下這種先例,尤其是在人命關天的情況下。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