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缅甸:数百人被迫失踪

大批失踪政治人物、社运人士及其他人面临酷刑、生命危险

A man is held by police during a crackdown on anti-coup protesters holding a rally in front of the Myanmar Economic Bank in Mandalay, Myanmar on February 15, 2021. © AP Photo

(曼谷)—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自2021年2月1日政变迄今,已有数百人遭缅甸军方执政团强迫失踪。当局拘留大批政治人物、民选官员、记者、社运人士和示威者,拒绝证实其关押地点,也不允许律师或家属会见,违反国际法。

保安部队在夜间搜索民宅,逮捕全国各地众多涉嫌参加反政变示威或反对派公民不服从运动人士。据非政府组织政治犯援助会告诉人权观察,在该组织证实于近期被捕的2,500人当中,只有极少部分的关押地点能够确认。

“军事执政团普遍进行任意逮捕和强迫失踪,显然是为了在反政变示威者心中制造恐惧,” 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有关各国政府应该要求释放所有被失踪人员,并对军政府领导人实施针对性经济制裁,以便最终追究军方侵犯人权的责任。”

人权观察对16名可能在政变后遭强迫失踪人士的家属、目击者和律师进行了访谈。

2月1日清晨约5时30分,四名未着制服士兵和一名便衣男子来到妙埃(Mya Aye)位于仰光市敏加拉当纽区(Mingalar Taung Nyunt)的住所。妙埃现年55岁,是敢言的社运人士及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成员。来者未出示逮捕令,也没有向家属说明理由就将他逮捕,过程被邻居监视器拍下,事后于推特发布。

当天稍晚,两名便衣警员回到他家拿取药品,但拒绝说明详情。 3月下旬,妙埃家属表示,当局仍未透露妙埃的下落,也没有让他会见律师。

3月6日,在曼德勒,大批警察出现在一名被警方射杀示威者的丧礼,导致与会人员仓惶走避。著名社运人士尼尼觉(Nyi Nyi Kyaw)不慎跌倒,遭警方逮捕。尼尼觉的友人表示,当局没有告知家属他的下落,家属担心受到牵连,已离家藏匿。

友人表示,尼尼觉失踪四天后一度与家属联络——打给大儿子一通短促但骇人的电话,来电号码未显示,声音听来焦急紧迫。但家属还来不及问明他的下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3月9日下午1时30分左右,据邻居表示,有多辆军用卡车来到卡玛育传媒(Karmayut Media)仰光办公室门外停下。下午3时许,他们看到士兵带走该传媒共同创办人汉塔年(Han Thar Nyein),40岁,和总编辑内森・芒(Nathan Maung),45岁。一名家属表示,两人的家属至今未被告知他们的下落。

“我们急着想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们很担心他们是否安好,”汉塔年的家属说。 “我们希望亲眼看见他们,才能确定他们没事,他们还活着。我们希望越快越好,不要像这样焦急苦候。”

许多参加反政变示威被捕人员的亲友向人权观察表示,他们不知道这些人被关在何处,因此更担忧他们是否安全健在。

在许多个案中,家属只能非正式地收到亲人关押地点的讯息,例如刚被释放的囚犯向家属或律师提到曾在牢中看到某某人。有些家属靠着监狱是否收下他们为亲人送去的东西,来推测亲人是否被关在里面。然而,这都只是猜测,不能解除当局的义务,包括应告知囚犯关押地点,在48小时内将囚犯交付法庭,以及允许律师和家属会见。

根据国际人权法,强迫失踪是指政府当局或其代理人逮捕或拘留某人,但拒绝承认剥夺其自由或隐瞒其命运或下落,使他们失去法律保护。被迫失踪者常常受到酷刑或法外处决。家属被迫惴惴不安,不知亲人是死是活,担忧他们被捕后所受待遇。

强迫失踪是对国际法的严重违反,若作为对平民人口的普遍或有计划攻击的一环,则构成危害人类罪

“强迫失踪是一种重大罪行,尤其因为它使受害者亲友感到痛苦煎熬,” 亚当斯说。“缅甸保安部队向来对人权毫不尊重,但他们应该知道自己将来必须为这些人的失踪以及每一个被迫失踪者的平安归来负起责任。”

 

强迫失踪案例

妙埃(Mya Aye)

妙埃是一位高调批评军方的资深民主运动人士,此前曾于1989年和2007年两度被捕并判处重刑。他的女儿说,他这两次被捕都曾被迫失踪几个月,家人才得知其下落。

2月1日,妙埃在仰光家中被捕。 2月3日,家属到敏加拉当纽区(Mingalar Taung Nyunt)警察局询问他被拘留处所以及罪名。据家属表示,警察局长丁芒瑞(Tin Maung Swe)说,逮捕妙埃并非警方负责,无法告知详情。 2月6日,家属请求国际红十字会协助寻人。 2月17日,家属将资料提交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

妙埃的家属说,自他失踪以来的两个月里,当局一直没有将其下落告知家人,家属多次要求对他被捕和失踪情况进行调查也未获回应。他们说他做过四重心脏绕道手术,需要每天服药。家属已向仰光永盛(Insein)监狱寄送了食物和药品包裹,希望能确定他的下落并将药品送达,但他们无法确认他是否收到。

尼尼觉(Nyi Nyi Kyaw)

3月6日,尼尼觉在曼德勒参加一名遭警射杀示威者的丧礼时被警方逮捕。这场丧礼在62街和102街交叉口举行,中途保安部队抵达导致出席人员仓惶走避。友人表示,尼尼觉在奔跑中跌倒,立刻被现场警员逮捕。丧礼上还有其他公民社会抗争者在场,但只有尼尼觉被捕。

为了寻找尼尼觉,家属在3月7日送物品到曼德勒的两所监狱:先到奥波(Obo),然后到兰敦(Lan Dwin)。两所监狱都否认他被关在里面。

尼尼觉的儿子在父亲被捕四天后即3月10日接到他声调痛苦的来电,家人于是决定逃离藏匿。家人不确知尼尼觉用的是谁的电话,但他一再避免回答有关他下落或健康的问题。他的儿子告诉一位家族友人说,他父亲似乎语无伦次,而且一直问他另一名在逃公民不服从运动者的情况。他儿子无法答覆该名反政变重要领袖的问题之后,电话即被尼尼觉一方挂断。

“尼尼觉打这通电话,或许是为了让儿子知道他还活着,” 家族友人说。“他儿子很担心父亲的健康,但也害怕家人受到追踪,于是全家人已逃走藏匿。这种情况使尼尼觉的处境更加危险,因为他无法收到家人寄来的包裹,而这是缅甸囚犯在狱中存活的必要条件。”

内森・芒(Nathan Maung)、汉塔年(Han Thar Nyein)

3月9日,卡玛育传媒(Karmayut Media)设于仰光的办事处遭保安部队搜索,总编辑内森・芒和共同创办人汉塔年被当局逮捕。 3月10日在脸书贴出的两支影片,由邻近大楼拍摄,显示至少六台军用车辆停靠该办事处门外。片中可见一批士兵从办事处搬出一些袋子和设备,并将两人押上军车。将影片中建筑物与卫星影像比对后,人权观察确认其拍摄地点即是位于卡玛育镇的卡玛育传媒所在地。

“我们急着想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们很担心他们是否安好,” 汉塔年的家属说。这位家属表示,两人的律师无法办理会见,当局也一直没有将他们的关押地点告知家属。

3月10日,两人家属尝试寄物品到永盛(Insein)监狱,但狱方次日通知他们领回物品,因为两人姓名不在该监狱名单。

扬班亨(Yan Paing Hein)

3月9日,在七名警员于执行镇压时遭示威群众抓捕后,25岁的扬班亨和其他22名仰光兰马都区(Lanmadaw)居民一同被当局逮捕。

在一支上传脸书的直播影片中(原片已无法查询,但人权观察握有下载副本),可以看到和听到扬班亨在阻止居民殴打被俘虏的警员。不久后,大批军队开到,枪声大作。片中可见扬班亨拔腿逃跑。人权观察通过家属指认确定片中人即为扬班亨。家人说,他后来跟着许多逃过现场抓捕的人们一起跑回家中。

到了半夜12时30分左右,扬班亨住家遭警方破门。扬班亨遭闯入家门的士兵逮捕。同村其他22名青年也遭这批士兵捕获。

“他们拿枪指着我和我父亲,同时对我们家进行搜索,我爸爸被审问,扬班亨被带走,” 他的姊姊说。“我没有看到他们抓我弟弟时是否打了他,但后来听获释的人说扬班亨被打了,他的鼻梁被打断,血块塞住鼻子,呼吸困难。”

保安部队将扬班亨送到瑞比塔镇(Shwe Pyi Thar)一处审讯设施。另一当晚被捕男子表示,那天晚上他看到包括自己在内共23名男子,但次日下午5时他们获释时少了七个人,包括扬班亨。

当局尚未将扬班亨的下落告知家属,但后来获释的在押人员告诉家属说,他们曾在永盛监狱看到他。家属寄了四个包裹到永盛监狱,都没有被退回。但家属和律师都无法直接联系上他。

赛漂泰(Sai Phyo Htike)

3月14日,23岁工程系学生赛漂泰在曼德勒81街和21街交叉口被当局逮捕。据其身在海外的友人表示,赛漂泰当时参加反政变示威,遭遇便衣男子对空鸣枪警告后,正在骑车返回森班村(Sein Pan Ward)途中。在警察局第8派出所前,赛漂泰的摩托车翻覆,人被逮捕。当局没有说明逮捕他的理由,并且一再拒绝家属和律师与他会面。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