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緬甸:數百人被迫失蹤

大批失蹤政治人物、社運人士及其他人面臨酷刑、生命危險

A man is held by police during a crackdown on anti-coup protesters holding a rally in front of the Myanmar Economic Bank in Mandalay, Myanmar on February 15, 2021. © AP Photo

(曼谷)—人權觀察今天表示,自2021年2月1日政變迄今,已有數百人遭緬甸軍方執政團強迫失蹤。當局拘留大批政治人物、民選官員、記者、社運人士和示威者,拒絕證實其關押地點,也不允許律師或家屬會見,違反國際法。

保安部隊在夜間搜索民宅,逮捕全國各地眾多涉嫌參加反政變示威或反對派公民不服從運動人士。據非政府組織政治犯援助會告訴人權觀察,在該組織證實於近期被捕的2,500人當中,只有極少部分的關押地點能夠確認。

「軍事執政團普遍進行任意逮捕和強迫失蹤,顯然是為了在反政變示威者心中製造恐懼,」亞洲區主任布萊德・亞當斯(Brad Adams)說。「有關各國政府應該要求釋放所有被失蹤人士,並對軍政府領導人實施針對性經濟制裁,以便最終追究軍方侵犯人權的責任。」

人權觀察對16名可能在政變後遭強迫失蹤人士的家屬、目擊者和律師進行了訪談。

2月1日清晨約5時30分,四名未著制服士兵和一名便衣男子來到妙埃(Mya Aye)位於仰光市敏加拉當紐區(Mingalar Taung Nyunt)的住所。妙埃現年55歲,是敢言的社運人士及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成員。來者未出示逮捕令,也沒有向家屬說明理由就將他逮捕,過程被鄰居監視器拍下,事後於推特發佈。

當天稍晚,兩名便衣警員回到他家拿取藥品,但拒絕說明詳情。3月下旬,妙埃家屬表示,當局仍未透露妙埃的下落,也沒有讓他會見律師。

3月6日,在曼德勒,大批警察出現在一名被警方射殺示威者的喪禮,導致與會人士倉惶走避。著名社運人士尼尼覺(Nyi Nyi Kyaw)不慎跌倒,遭警方逮捕。尼尼覺的友人表示,當局沒有告知家屬他的下落,家屬擔心受到牽連,已離家藏匿。

友人表示,尼尼覺失蹤四天後一度與家屬聯絡——打給大兒子一通短促但駭人的電話,來電號碼未顯示,聲音聽來焦急緊迫。但家屬還來不及問明他的下落,電話就被掛斷了。

3月9日下午1時30分左右,據鄰居表示,有多輛軍用卡車來到卡瑪育傳媒(Karmayut Media)仰光辦公室門外停下。下午3時許,他們看到士兵帶走該傳媒共同創辦人漢塔年(Han Thar Nyein),40歲,和總編輯內森・芒(Nathan Maung),45歲。一名家屬表示,兩人的家屬至今未被告知他們的下落。

「我們急著想知道他們在哪裡,我們很擔心他們是否安好,」漢塔年的家屬說。「我們希望親眼看見他們,才能確定他們沒事,他們還活著。我們希望越快越好,不要像這樣焦急苦候。」

許多參加反政變示威被捕人士的親友向人權觀察表示,他們不知道這些人被關在何處,因此更擔憂他們是否安全健在。

在許多個案中,家屬只能非正式地收到親人關押地點的訊息,例如剛被釋放的囚犯向家屬或律師提到曾在牢中看到某某人。有些家屬靠著監獄是否收下他們為親人送去的東西,來推測親人是否被關在裡面。然而,這都只是猜測,不能解除當局的義務,包括應告知囚犯關押地點,在48小時內將囚犯交付法庭,以及允許律師和家屬會見。

根據國際人權法,強迫失蹤是指政府當局或其代理人逮捕或拘留某人,但拒絕承認剥奪其自由或隱瞞其命運或下落,使他們失去法律保護。被迫失蹤者常常受到酷刑或法外處決。家屬被迫惴惴不安,不知親人是死是活,擔憂他們被捕後所受待遇。

強迫失蹤是對國際法的嚴重違反,若作為對平民人口的普遍或有計劃攻擊的一環,則構成危害人類罪

「強迫失蹤是一種重大罪行,尤其因為它使受害者親友感到痛苦煎熬,」亞當斯說。「緬甸保安部隊向來對人權毫不尊重,但他們應該知道自己將來必須為這些人的失蹤以及每一個被迫失蹤者的平安歸來負起責任。」

 

強迫失蹤案例

妙埃(Mya Aye)

妙埃是一位高調批評軍方的資深民主運動人士,此前曾於1989年和2007年兩度被捕並判處重刑。他的女兒說,他這兩次被捕都曾被迫失蹤幾個月,家人才得知其下落。

2月1日,妙埃在仰光家中被捕。2月3日,家屬到敏加拉當紐區(Mingalar Taung Nyunt)警察局詢問他被拘留處所以及罪名。據家屬表示,警察局長丁芒瑞(Tin Maung Swe)說,逮捕妙埃並非警方負責,無法告知詳情。2月6日,家屬請求國際紅十字會協助尋人。2月17日,家屬將資料提交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踪問題工作組。

妙埃的家屬說,自他失踪以來的兩個月裡,當局一直沒有將其下落告知家人,家屬多次要求對他被捕和失踪情況進行調查也未獲回應。他們說他做過四重心臟繞道手術,需要每天服藥。家屬已向仰光永盛(Insein)監獄寄送了食物和藥品包裹,希望能確定他的下落並將藥品送達,但他們無法確認他是否收到。

尼尼覺(Nyi Nyi Kyaw)

3月6日,尼尼覺在曼德勒參加一名遭警射殺示威者的喪禮時被警方逮捕。這場喪禮在62街和102街交叉口舉行,中途保安部隊抵達導致出席人士倉惶走避。友人表示,尼尼覺在奔跑中跌倒,立刻被現場警員逮捕。喪禮上還有其他公民社會抗爭者在場,但只有尼尼覺被捕。

為了尋找尼尼覺,家屬在3月7日送物品到曼德勒的兩所監獄:先到奧波(Obo),然後到蘭敦(Lan Dwin)。兩所監獄都否認他被關在裡面。

尼尼覺的兒子在父親被捕四天後即3月10日接到他聲調痛苦的來電,家人於是決定逃離藏匿。家人不確知尼尼覺用的是誰的電話,但他一再避免回答有關他下落或健康的問題。他的兒子告訴一位家族友人說,他父親似乎語無倫次,而且一直問他另一名在逃公民不服從運動者的情況。他兒子無法答覆該名反政變重要領袖的問題之後,電話即被尼尼覺一方掛斷。

「尼尼覺打這通電話,或許是為了讓兒子知道他還活著,」家族友人說。「他兒子很擔心父親的健康,但也害怕家人受到追蹤,於是全家人已逃走藏匿。這種情況使尼尼覺的處境更加危險,因為他無法收到家人寄來的包裹,而這是緬甸囚犯在獄中存活的必要條件。」

內森・芒(Nathan Maung)、漢塔年(Han Thar Nyein)

3月9日,卡瑪育傳媒(Karmayut Media)設於仰光的辦事處遭保安部隊搜索,總編輯內森・芒和共同創辦人漢塔年被當局逮捕。3月10日在臉書貼出的兩支影片,由鄰近大樓拍攝,顯示至少六台軍用車輛停靠該辦事處門外。片中可見一批士兵從辦事處搬出一些袋子和設備,並將兩人押上軍車。將影片中建築物與衛星影像比對後,人權觀察確認其拍攝地點即是位於卡瑪育鎮的卡瑪育傳媒所在地。

「我們急著想知道他們在哪裡,我們很擔心他們是否安好,」漢塔年的家屬說。這位家屬表示,兩人的律師無法辦理會見,當局也一直沒有將他們的關押地點告知家屬。

3月10日,兩人家屬嘗試寄物品到永盛(Insein)監獄,但獄方次日通知他們領回物品,因為兩人姓名不在該監獄名單。

揚班亨(Yan Paing Hein)

3月9日,在七名警員於執行鎮壓時遭示威群眾抓捕後,25歲的揚班亨和其他22名仰光蘭馬都區(Lanmadaw)居民一同被當局逮捕。

在一支上傳臉書的直播影片中(原片已無法查詢,但人權觀察握有下載副本),可以看到和聽到揚班亨在阻止居民毆打被俘虜的警員。不久後,大批軍隊開到,槍聲大作。片中可見揚班亨拔腿逃跑。人權觀察通過家屬指認確定片中人即為揚班亨。家人說,他後來跟著許多逃過現場抓捕的人們一起跑回家中。

到了半夜12時30分左右,揚班亨住家遭警方破門。揚班亨遭闖入家門的士兵逮捕。同村其他22名青年也遭這批士兵捕獲。

「他們拿槍指著我和我父親,同時對我們家進行搜索,我爸爸被審問,揚班亨被帶走,」他的姊姊說。「我沒有看到他們抓我弟弟時是否打了他,但後來聽獲釋的人說揚班亨被打了,他的鼻樑被打斷,血塊塞住鼻子,呼吸困難。」

保安部隊將揚班亨送到瑞比塔鎮(Shwe Pyi Thar)一處審訊設施。另一當晚被捕男子表示,那天晚上他看到包括自己在內共23名男子,但次日下午5時他們獲釋時少了七個人,包括揚班亨。

當局尚未將揚班亨的下落告知家屬,但後來獲釋的在押人士告訴家屬說,他們曾在永盛監獄看到他。家屬寄了四個包裹到永盛監獄,都沒有被退回。但家屬和律師都無法直接聯繫上他。

賽漂泰(Sai Phyo Htike)

3月14日,23歲工程系學生賽漂泰在曼德勒81街和21街交叉口被當局逮捕。據其身在海外的友人表示,賽漂泰當時參加反政變示威,遭遇便衣男子對空鳴槍警告後,正在騎車返回森班村(Sein Pan Ward)途中。在警察局第8派出所前,賽漂泰的摩托車翻覆,人被逮捕。當局沒有說明逮捕他的理由,並且一再拒絕家屬和律師與他會面。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