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关于新冠疫苗的危险游戏

An employee manually inspects syringes of the SARS CoV-2 vaccine for Covid-19 in Beijing on September 24, 2020 © 2020 Ng Han Guan/AP Photo

新冠病毒首次在武汉被发现的一年之后,中国已从全球疫情震央摇身变为通报确诊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但华丽转身的同时,中国政府仍然缺乏透明度,而且高度依赖言论审查与宣传。

整个大流行始于北京对公众隐瞒资讯,低报感染病例,淡化感染严重性,以及否认人对人传染的可能性。现在,当局又开始拘禁疫苗安全倡导者,审查质疑国产疫苗的讯息,并且散布有关非国产疫苗的不实讯息。

北京投资研发新冠疫苗的过程一直极不透明。尽管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和欧盟委员会都已陆续公布与疫苗制造商之间的合约节录本,中国当局迄未跟进这一措施。

超过12种中国研发的新冠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其中大约半数已进入第三期试验,即通过大规模研究以评定疫苗保护力。截至撰稿时,只有一种中国制疫苗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严格”监管机构发出紧急使用许可。尚未有任何一种疫苗得到正式使用许可,或发表三期试验数据。尽管如此,中国已经按照全国紧急接种计划,广泛开展全民疫苗接种。

早在2020年7月,中国当局就已开始为医疗和边防工作者等“高危”专业人员接种疫苗。部分国有企业规定中国籍外派人员必须完成疫苗接种,才能返回海外工作岗位。有些外派人员对此表示疑虑,因为疫苗资讯不透明,而且在未获正式许可前难以取得安全与效力的数据。

近年来,中国疫苗弊案频传,当局始终无法妥善监管疫苗市场,造成公众极大不满。有些不良疫苗受害者的家属花费多年要求究责,只换来警察骚扰、恐吓甚至判刑下狱。

去年10月, 河南省有关当局将何方美强迫失踪,她的女儿接种疫苗后诊断出神经系统受损,因而四处投诉国产疫苗厂商。何方美被失踪时怀有身孕,至今音信全无。 1月,就在世卫专家小组抵达中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前夕,上海市有关当局也将华秀珍强迫失踪,这位疫苗安全倡导人士的成年女儿在2014年接种狂犬病疫苗后出现神经系统失调。

2018年,河南省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将疫苗安全维权人士张大娥判刑两年。她的孙女在当地政府防疫站接种疫苗后,被诊断出脑部损伤等多种疾病。人权观察无法证实其患病原因,但家属一致认为是假疫苗造成。

虽然没有中国国产疫苗接种者产生严重副作用的已知病例,当局严格审查网上帖文令人不由得怀疑这些疫苗的安全性。一名在微信发文引起疑虑的人士在推特上发出感叹:“写作时很刻意地表达得尽量隐晦些⋯⋯目的就是为了过公众号的审核关。⋯⋯但这几天随着推行疫苗普及,明显地感觉到气氛紧张了很多。”

由于西方研发疫苗今年内预计生产剂量大多已被富裕国家抢先预订,中国承诺要满足急需遏止疫情的开发中国家所需。两家主要生技业者,国营的国药集团和民营的科兴公司,已向海外售出或收到国外订单超过8亿剂

然而,在习近平主席呼吁各国“共迎全球挑战”和“国际合作研发新冠疫苗”的同时,北京却在国内外积极发动假讯息攻势,企图挑起对西方研制新冠疫苗的疑虑。

中国各大国营媒体,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和英文中国日报,联手炒作挪威高龄人士接种辉瑞疫苗后死亡的报导,并且指控西方媒体淡化死亡病例。其实多家新闻机构均已报导相关事件,而且挪威政府当局也已说明没有任何证据指出死因与疫苗有关。

中国官方媒体著名主播刘欣分享了有关德国10例死亡的未证实报告,称其为接种辉瑞疫苗所致。刘欣的帖文又被推特上民族主义立场鲜明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转发,尽管推特在中国境内仍被屏蔽。

社交媒体研究机构Graphika的最新报告也发现,有一个巨大、隐蔽而且日益精密的亲北京假讯息网络,持续利用YouTube、推特和脸书散播疫苗宣传资料。虽然因为各平台都容许一定程度的匿名性,很难把这个网络联系到特定政府,但这波宣传攻势的时机点和讯息内容都十分近似中国官方媒体。

北京正在玩一个危险游戏。把民众吓得不敢接种疫苗——既不公布国产新疫苗的安全性数据,又不断抹黑国外疫苗——只会造成疫情继续延烧。这是所有人,尤其是所有中国有关当局,都不应乐见的结果。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