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國關於新冠疫苗的危險遊戲

An employee manually inspects syringes of the SARS CoV-2 vaccine for Covid-19 in Beijing on September 24, 2020 © 2020 Ng Han Guan/AP Photo

新冠病毒首次在武漢被發現的一年之後,中國已從全球疫情震央搖身變為通報確診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但華麗轉身的同時,中國政府仍然缺乏透明度,而且高度依賴言論審查與宣傳。

整個大流行始於北京對公眾隱瞞資訊,低報感染病例,淡化感染嚴重性,以及否認人對人傳染的可能性。現在,當局又開始拘禁疫苗安全倡導者,審查質疑國產疫苗的訊息,並且散佈有關非國產疫苗的不實訊息。

北京投資研發新冠疫苗的過程一直極不透明。儘管其他國家包括美國和歐盟委員會都已陸續公佈與疫苗製造商之間的合約節錄本,中國當局迄未跟進這一措施。

超過12種中國研發的新冠疫苗正在進行臨床試驗,其中大約半數已進入第三期試驗,即通過大規模研究以評定疫苗保護力。截至撰稿時,只有一種中國製疫苗獲得世界衛生組織認證的「嚴格」監管機構發出緊急使用許可。尚未有任何一種疫苗得到正式使用許可,或發表三期試驗數據。儘管如此,中國已經按照全國緊急接種計劃,廣泛開展全民疫苗接種。

早在2020年7月,中國當局就已開始為醫療和邊防工作者等「高危」專業人員接種疫苗。部分國有企業規定中國籍外派人員必須完成疫苗接種,才能返回海外工作崗位。有些外派人員對此表示疑慮,因為疫苗資訊不透明,而且在未獲正式許可前難以取得安全與效力的數據。

近年來,中國疫苗弊案頻傳,當局始終無法妥善監管疫苗市場,造成公眾極大不滿。有些不良疫苗受害者的家屬花費多年要求究責,只換來警察騷擾、恐嚇甚至判刑下獄。

去年10月, 河南省有關當局將何方美強迫失蹤,她的女兒接種疫苗後診斷出神經系統受損,因而四處投訴國產疫苗廠商。何方美被失蹤時懷有身孕,至今音信全無。1月,就在世衛專家小組抵達中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前夕,上海市有關當局也將華秀珍強迫失蹤,這位疫苗安全倡導人士的成年女兒在2014年接種狂犬病疫苗後出現神經系統失調。

2018年,河南省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將疫苗安全維權人士張大娥判刑兩年。她的孫女在當地政府防疫站接種疫苗後,被診斷出腦部損傷等多種疾病。人權觀察無法證實其患病原因,但家屬一致認為是假疫苗造成。

雖然沒有中國國產疫苗接種者產生嚴重副作用的已知病例,當局嚴格審查網上帖文令人不由得懷疑這些疫苗的安全性。一名在微信發文引起疑慮的人士在推特上發出感嘆:「寫作時很刻意地表達得盡量隱晦些⋯⋯目的就是為了過公眾號的審核關。⋯⋯但這幾天隨著推行疫苗普及,明顯地感覺到氣氛緊張了很多。」

由於西方研發疫苗今年內預計生產劑量大多已被富裕國家搶先預訂,中國承諾要滿足急需遏止疫情的開發中國家所需。兩家主要生技業者,國營的國藥集團和民營的科興公司,已向海外售出或收到國外訂單超過8億劑

然而,在習近平主席呼籲各國「共迎全球挑戰」和「國際合作研發新冠疫苗」的同時,北京卻在國內外積極發動假訊息攻勢,企圖挑起對西方研製新冠疫苗的疑慮。

中國各大國營媒體,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和英文中國日報,聯手炒作挪威高齡人士接種輝瑞疫苗後死亡的報導,並且指控西方媒體淡化死亡病例。其實多家新聞機構均已報導相關事件,而且挪威政府當局也已說明沒有任何證據指出死因與疫苗有關。

中國官方媒體著名主播劉欣分享了有關德國10例死亡的未證實報告,稱其為接種輝瑞疫苗所致。劉欣的帖文又被推特上民族主義立場鮮明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轉發,儘管推特在中國境內仍被屏蔽。

社交媒體研究機構Graphika的最新報告也發現,有一個巨大、隱蔽而且日益精密的親北京假訊息網絡,持續利用YouTube、推特和臉書散播疫苗宣傳資料。雖然因為各平台都容許一定程度的匿名性,很難把這個網絡聯繫到特定政府,但這波宣傳攻勢的時機點和訊息內容都十分近似中國官方媒體。

北京正在玩一個危險遊戲。把民眾嚇得不敢接種疫苗——既不公佈國產新疫苗的安全性數據,又不斷抹黑國外疫苗——只會造成疫情繼續延燒。這是所有人,尤其是所有中國有關當局,都不應樂見的結果。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標簽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