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列格・森佐夫在乌克兰基辅鲍里斯波尔国际机场受到家属热情迎接,2019年9月7日。

© 2019 Anastasia Magazova

经过几个星期谣言纷纭和日益焦急的等候,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大规模囚犯交换终于在千呼万唤声中落实。本周六下午抵达基辅的旅客当中,有35人刚刚被俄罗斯释放,其中有11名乌克兰囚犯──包括Edem BekirovOleg SentsovPavlo HrybOleksandr KolchenkoStanislav KlykhMykola KarpyukVolodymyr BalukhRoman Sushchenko ──以及2018年11月被俄国逮捕的24名乌克兰水手。大约同一时间,由乌克兰释放的35名俄罗斯囚犯也搭机飞抵莫斯科。

我们应该为他们高兴。久候而来的这次换囚行动,对所有政治犯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他们可以回家了。其中罹患重病的,如Edem BekirovPavlo Hryb,终于可以得到迫切需要的医疗照护。其他人也可与分离多年的亲人团聚。

奥列格・森佐夫(Oleg Sentsov)获释对于他的家人和世界各地支持者来说意义重大,从他被不公正审判入狱五年以来,他们一直不离不弃。在漫长磋商期间,尽管这位乌克兰导演广获国际社会支持,克里姆林宫直到最后一刻都不准备讨论释放森佐夫的可能性。森佐夫于2014年5月被俄罗斯当局逮捕,2015年8月以莫须有的恐怖主义罪名被重判20年徒刑。事实上,森佐夫的“罪行”就是反对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以及协助为死守克里米亚军事基地的乌克兰士兵运送食物和饮水。去年,森佐夫在狱中绝食145天,要求释放所有被关在俄罗斯和克里米亚的乌克兰政治犯。2018年10月,他获得欧洲议会颁发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

大批记者和乌克兰政治犯家属在基辅鲍里斯波尔国际机场守候,2019年9月7日。

© 2019 Anastasia Magazova

在换囚之前,乌克兰释放了俄罗斯新闻社(RIA Novosti)记者Kirill Vyshinsky,他被控可能不实的叛国罪名而在羁押候审中。相关指控应立即撤销。记者不该因其工作而被判刑入狱。

我们也不能忘记,还有许多人因反对俄罗斯介入乌克兰武装冲突而仍在监狱。他们中有许多人和森佐夫同样来自被占领的克里米亚。自2015年以来,俄罗斯当局起诉了至少63名克里米亚鞑靼人,将他们视为“恐怖分子”,分别判处最长17年的重刑。许多人在审前拘留时遭到俄罗斯安全官员刑讯逼供

在乌克兰东部,还有些人遭到俄罗斯代理武装战斗人员非法关押。其中包括亲乌克兰博客及记者Stanyslav Aseev和Oleh Halaziuk等人。

他们,也应该得到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