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赛在俄罗斯举行,但(左起)奥列格.森佐夫(Oleg Sentsov)、奥尤布.提蒂耶夫(Oyub Titiev)和尤里.德米崔也夫(Yuri Dmitriev)等人仍在狱中。

图片 © 2018 路透社

本週我不经意地短暂成为假新闻传播者。当时是深夜,我的心霎时狂跳起来,因为我看到一家著有信誉的媒体以头条新闻报导:“奥列格.森佐夫(Oleg Sentsov)将被转送乌克兰”。森佐夫是一位克里米亚导演,以捏造的恐怖主义罪名经表演式庭审被判刑20年。为了要求俄罗斯和克里米亚释放数十名乌克兰政治犯,他已在狱中绝食抗议47天。

他刻意选在世界盃足球赛期间进行绝食。随著赛事在俄罗斯展开,许多人每天在社交媒体上标记森佐夫绝食的天数,关注者也日益增加。

和他们一样,我无时无刻不听到时钟滴答。毕竟,克里姆林宫曾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前後释放几位著名政治犯,而世足赛尚未结束。

我匆匆浏览了这篇文章:“莫斯科和基辅正在谈判换囚,” 它说。俄罗斯联邦人权专员当时正好也在基辅。乍看没什麽问题。兴奋之馀,我马上将文章转贴并用电邮寄给同事。过了一会,我才发现文章的实际发佈日期──2016年4月。那场谈判其实并未成功。

我实在太过期待世足赛能像索契冬奥会一样,带来这些政治犯获释的讯息,以致忽略了眼前的现实。

我们都渴望著收到森佐夫重获自由的消息。同样地,我们也都在等待奥尤布.提蒂耶夫(Oyub Titiev)的归来──俄罗斯首要人权组织“铭记”(Memorial)的车臣籍主任,被栽贜毒品案件关在格罗兹尼。在此同时,冷酷无情的俄罗斯车臣共和国首脑正隆重接待世足赛期间在该国集训的埃及国家足球队。

相对地,我们听说提蒂耶夫的案件即将在近期开庭。本週三,我们又得知另一位铭记组织维权人士尤里.德米崔也夫(Yuri Dmitriev)也在俄国西北部再度被捕。德米崔也夫以记录史达林恐怖统治期间万人冢而闻名。短短几个月前,俄罗斯公民社会才刚庆祝德米崔也夫被控拍摄儿童色情图片的假案获判无罪。现在,当局再次编造證据,以类似罪名将他收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距世足赛落幕仅剩17天。世界足球总会(FIFA)日前宣佈关注人权护卫者,以及要求俄罗斯官员释放人权工作者,可望树立体育团体运用本身影响力为善的重大先例。足总和其他重要国际行动者还有时间动用影响力,要求俄罗斯在世足赛结束哨音响起前,释放那些遭到不当拘押的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