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共和国总统泽曼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致词,北京,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 2019 Lintao Zhang/美联社免版税图片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确保一带一路融资与合作项目尊重人权。2019年4月25至27日,习近平主席将在北京主持由各国元首和国际组织领导人出席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013年宣布启动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耗资兆元的基建与投资计划,范围涵盖约70个国家,使中国通过海陆两路连结亚非欧三大洲。

在一带一路倡议之下,中国政府应当设定条件,使相关开发项目的潜在受影响居民获得有意义的谘询。中国政府并应确保受影响社区能公开表达意见,不必担心报复。其他国家政府、联合国和金融机构也应施压,要求北京实施上述保障措施。

 “北京宣称要与其他国家合作促进对环境友善的健全发展,但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却制造出许多严重问题,”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许多一带一路项目所遭受的批评──诸如缺乏透明度、忽视社区意见和破坏环境之虞──显示相关承诺并未落实。”

近年来,某些一带一路项目并未执行或适度公开环境与社会影响评估,或者在规划和建设阶段没有充分谘询当地可能受影响社区的意见,导致抗争四起。

这种做法不符合国家在国际人权法上为维护健康且可持续之环境所应负的基本义务。某些一带一路项目还受到其他指责,包括助长贪腐、贷款协议不透明以及限由中国企业承包的合约。由于巨大的项目成本,包括吉布提、巴基斯坦马尔地夫等一带一路受援国家均已出现高度债务风险,未来恐为偿还债务而使原本有限的政府资源无法支应民生必需服务。

中国两大政策性银行及一带一路最大融资方,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皆未公开说明将通过何种机制确保一带一路融资项目的透明性、问责性以及尊重人权。负责监督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其2017年发布的政策说帖中,对人权也只字未提。

在巴基斯坦,中国政府计划以开发瓜达尔(Gwadar)港市为重心,建设中巴经济廊道,这一“一带一路”旗舰项目预计耗资620亿美元。2015年,中国政府为该项目中的东湾高速公路工程提供1.3亿美元贷款,以便该港口连通巴国主要公路干道。自从中国国营的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中交建)于2018年10月开工以来,瓜达尔当地渔民即抗议黑箱作业、忽视民意,担忧影响生计。他们曾召开记者会、罢工和游行,抗议公路建设阻碍渔民出海,剥夺他们的传统生计来源,又没有任何辅导转业方案。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号称要落实“包容性发展”,但工程进行中却完全没有回应渔民的需求

缅甸,中国政府在克钦邦耗资36亿美元的密松大坝(Myitsone Dam)项目,对缅甸当局造成沉重压力。由于该案遭全国性抗议,缅甸政府已于2011年暂停施工。批评者认为该巨型水坝将导致大范围迁村,大量居民失去生计,大片环境受破坏,并且摧毁克钦族的重要文化遗产所在地。该项目也被指责黑箱作业。今年2月,中国政府宣称多数克钦族人支持恢复水坝建设,引发数千人游行抗议。一名抗争领袖遭缅甸政府短暂拘留。

斯里兰卡,中交建公司今年1月完成首都金融区可伦坡海港城(Colombo Port City)首期工程。估计耗资14亿美元的这一开发项目,因可能伤害环境而招致持续抗议。许多居民担忧,该项目所需的大规模填海造陆工程可能导致海岸侵蚀及鱼群数量减少,危及当地舄湖生态系和渔民生计。和许多其他“一带一路”项目一样,斯里兰卡政府和中交建之间的协议内容并未公布

中国政府及其国营银行在遭遇社区反对时,有时也会做出回应。今年3月,在老挝、缅甸和泰国居民与环保团体激烈抗争下,中国当局放弃了一项炸毁湄公河上游岛礁以利大型货船通行的计划。同样在3月,国营中国银行表示将重新检讨印尼巴丹多鲁(Batang Toru)水电站的贷款项目,声称该银行致力支持环保和企业社会责任。批评者担心该水坝将破坏环境,威胁濒危猩猩族群

 “部分‘一带一路’国家的人民和政府正在抵制不利其人身、财政和环境健全的项目,” 王亚秋说。“中国当局应予善意回应,包括致力于有意义的社区谘询,提升项目透明度,尊重和平抗议,并解决社区所疑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