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海省囊谦县于2018年12月发出主旨为〈关于停止寺庙非法补习活动的紧急通知〉的公告。

© 2018 私人提供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青海省当局应立即解除对藏族儿童参加各地寺院补习班的禁令。在藏族地区,佛教僧侣近来流行利用周末假日开办补习班,尤其是公立学校愈来愈少见的藏语文课程。

青海省囊谦县于2018年12月间发出主旨为〈关于停止寺庙非法补习活动的紧急通知〉的禁令,内容说佛教僧人开办的补习班是“针对年轻人的政治思想渗透”,“具有危害性”。该〈通知〉要求各地负责寺院管理的政府官员与中共干部“了解寺庙公开办学的有害性质,”阻止相关活动持续进行。

“官方禁止寺院开办藏语补习班的命令违反从教育到文化生活等多项基本人权,” 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防范藏族孩童接触佛教僧人与寺院,只会加深藏人对中国日益限制西藏文化与宗教的疑虑。”

人权观察取得囊谦县该项禁令的副本,内容与早前由其他藏区传出有同样禁令的报导相符。由其中语句看来,官方企图阻止学龄儿童与僧人接触,包括非宗教的藏语文学习活动。同时亦可看出,东部藏区如青海省的地方官员也开始限制儿童参加宗教活动。在此之前,这种禁令只适用在最敏感的西藏自治区之内的中小学校。

该〈通知〉也是外界首见由中共统战部直接发出的同类文件。统战部负责监督执行少数民数政策,包括禁止藏族儿童参加宗教活动。以往有关禁止学童参与宗教活动的通知一向是由个别学校或地方教育局发出。

昌都市一所学校于2018年5月14日发出通知,警告学生家长“如果你的孩子有任何缺课纪录,事后查出偷偷参加寺庙或宗教节庆活动,你们家将被提报市教育局。”

© 2018 私人提供

学校发出的通知

人权观察握有四所藏区学校在近两年内发出的文件副本,要求家长不得让孩子出席宗教活动或参观寺院及其他宗教场所。拉萨市城关区吉崩岗小学于2017年5月27日向学生家长发出通知,要求家长不得让孩子在藏历四月份“参加任何迷信的、宗教的活动”──这个月份是藏人参拜寺院和举行宗教仪式的主要时段。该文件并要求家长“了解自己也有不参加[前述活动]的责任。”

另一类似文件于2018年5月14日由西藏自治区第三大城昌都市的一所幼儿园发出,警告家长“如果你的孩子有任何缺课纪录,事后查出偷偷参加寺庙或宗教节庆活动,你家将被提报市教育局。” 该文件说,禁止理由是为了促进“批判性思考”的儿童教育,并说“上级政府将暗中监视,凡发现违规必予严惩。”

拉萨一所高中也在2018年8月23日发出通知,要求全校家长签署强制性的“责任书”,包括“必须阻止学生参加各种宗教活动。” 该文件解释签署责任书的目的是,在学校放假期间,“学生的学习和身心健康必须得到正确指导。”

山南市某所小学的学生考评卡,根据外媒披露的副本显示,列有“放假期间不得让学生参加任何形式的补习班和宗教活动。” 该考评卡的具体日期和来源不明。

上个月有两名拉萨藏族居民向人权观察表示,当地学童被禁止参加宗教活动。其中一人说,藏族学童“不论任何时间、任何宗教活动都不许参加。” 另一人说,过去一年,官员“甚至下令藏族家长,连假日都不可以带孩子出席婚丧喜庆。”他还说:

 “藏族学生如果被发现佩戴念珠或金刚结,或在课本、书包里发现玛尼石、十相自在图或上师照片、佛像等东西,就要被开导、处罚,家长也可能连带被要求认错,被扣政治操行分数,打上黑记号。”

威胁性的文字

囊谦县禁止藏语班的文件显示,官员怀疑僧人开补习班的目的是向儿童传授佛教或西藏民族意识。该文件对官员做出指示,凡查获僧人“以藏语班或补习班名义”在寺院为当地儿童开课,一律驱逐出寺。同样的措词曾在2018年2月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发出的文件中出现,反映当局将藏语补习班视为反政府活动的一种伪装。

囊谦县该通知禁止当地所有寺院以藏语学习或任何其他主题开班授课。推动藏语文教育日益被中国治藏当局视为政治异议的隐蔽形式。2018年5月,藏族商人扎西文色就因为向外媒反映其家乡缺乏藏文教育,而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名被判刑五年

中国已经批准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国际公约,并将这项权利写进本国宪法。中国政府也已承诺,对于民族、宗教或语言少数群体的儿童,绝不剥夺他们享受特有文化、表明和实践特有宗教及使用特有语言的权利。

然而实际上,当局将宗教自由囿限于其自行定义的“正常”宗教活动,必须由官方认可的教宗团体或机构主办才能合法进行。在某些特定宗教信徒占居民绝对多数的地区,例如维吾尔穆斯林为主的新疆或藏传佛教盛行的西藏,这方面的限制更加繁琐。

 “把自愿参加周末补习班和全家参拜佛寺都当做‘危害’行为,足见北京多么敌视藏人的人权,” 理查森说。“这是所有藏人和中国其他宗教群体共同面临的真正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