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发表讲话,北京,人民大会堂,2017年10月18日。
 

© Aly Song/路透社

中国共产党提议删除中国宪法有关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并不令人意外。2013年就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在第二任期之初没有指定任何接班人,反而持续不懈巩固权力,足以看出他有意在可见的未来继续掌权。

这一改变看似轻而易举,其后果恐令中国人权堕入深渊,并将对境外产生深远影响。

习近平特别敌视独立的公民社会,早已毋庸置疑。首先沦为打击目标的是新公民运动等反贪腐维权人士。消灭贪腐原是习近平的首要政策之一,这一看似自相矛盾的举动,实际上是表明绝不容忍民间独立发声。自从习近平在五年前掌权之后,中国当局就开始不遗馀力打压人权律师女权人士劳工运动者司法改革倡导者母语维权人士所有和平批评政府人士。许多人因此横遭强迫失踪或任意拘押。同时,官方媒体还不断对他们进行抹黑,企图吓阻新生代继续揭发弊端或挑战当局权威。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曾形容互联网是“上帝赐给中国人的大礼”──透过这个工具,全国各地民众能够互相联系,并保有某种程度的隐私和匿名性。但习近平政府一直加紧对网络的控制,并在全国构建惊人的监控系统,包括第二代身份证、强制采集生物特征数据、脸部及语音辨识和“警务云”大数据系统,这些都被用来汇整个人信息,预测不利政权稳定的情势。连预订火车票、购买网络频宽等各种生活琐事都愈来愈难以匿名进行,遑论参与批评政府的活动。

1990到2000年代的另一厚望,是通过温和的司法改革,争取某些制衡国家权力的空间。然而,习近平也有不同计划:通过系列立法授予国家机关广泛又不明确的权力,同时强化党内大权在握却不受问责的机关──中纪委。该机关即将被纳入政府机构,但仍然不属于司法系统。另一方面,关键的司法改革,例如防范酷刑,一直没有实质进展。

前述各项发展显然将在中国境内产生可怕后果──权力高度集中却缺乏有效制衡,更多人民将难逃人权侵害。

事实证明,习近平的野心已不止于中国边界:他正试图改造联合国人权体系等重大国际建制,或直接压迫国际机构不顾本身宗旨而听命中国。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沦为中国骚扰海外异议人士的工具,即为著例。北京并通过“一带一路”之类的方案向全球推销其大受吹捧──实则严重侵犯人权──的经济发展模式,但在各国争相加入的同时,只有少数国家对其缺乏社区参与的问题表示关切

因此,危机已趋近临界点。对习近平终身执政之于全球人权的威胁感到忧虑的各国政府,必须提出相对的行动方案:坚守既有的国际人权标准,抵制中国对于从学术自由到经济发展等方方面面的全球性威胁,并且加倍支持在中国境内促进人权的工作。这场竞赛已开始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