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的叙利亚儿童与学校。

 

© 2017 人权观察

(贝鲁特)-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去年援助款中承诺用于叙利亚难民儿童就学的数百万美元并未实现或延迟到位,或因报告方式不良而难以追踪。

这份55页报告,《追踪钱迹:叙利亚难民教育援助经费缺乏透明度》,对2016年2月伦敦会议的承诺进行追查。人权观察在黎巴嫩土耳其约旦,即收容叙利亚难民人数最多的三个国家,追踪最大教育捐助方的金钱流向,却发现2016年各捐助方声称给出的经费,和原定捐助目标报告收到的金额之间,落差甚巨。缺乏及时、透明的经费投注,导致前述三国逾53万叙利亚学龄儿童直到2016-2017学年度结束仍无法就学。

 “捐助方和接待国均保证不让叙利亚儿童成为失落的一代,但这却正在发生,”人权观察麦卡托学者赛门・劳(Simon Rau)说。“提高经费透明度有助辨认出尚未满足的需求并加以解决,使儿童得以就学。”

各捐助方和叙利亚周边难民接待国已在伦敦会议达成共识,要在2016-2017学年度结束前让所有叙利亚难民儿童得到“优质教育”──并为此提供必要经费。据认捐金额最高的前六大捐助方──欧盟、美国、德国、英国、日本和挪威──信息,光是这六方的捐助金额即已超过2016年叙利亚国内和周边难民接待国所需教育经费的14亿美元目标。但是,各接待国的教育预算仍大幅短缺。

不同的援助追踪机制所回报的教育援助金额大相径庭,且公开信息大多过于笼统或不明确,无法追踪特定捐助方给予特定接待国教育项目的经费。在实际送出的教育经费中,许多直到学年度开始后才送达──来不及让需要帮助的学生注册。有时,捐助方重复计算认捐资金。

需要有更详细、全面的教育援助信息,才能评估捐助方是否履行承诺,及时提供援助,以及所资助的活动是否有助于移除叙利亚难民儿童就学障碍。捐助方、项目执行机构和接待国政府都需要这些信息,才能分工合作,避免援助遗漏或重复。

捐助方同意在2016年提供约旦大约2.5亿美元教育援助,黎巴嫩3.5亿美元,也了解大部分援助应在学年度开始前到位,以便召聘教师、购买书籍和拟定教学计划。但到2016年9月初,约旦仍短缺1.71亿美元,黎巴嫩短缺1.81亿美元。到日历年结束时,约旦的预算缺口仍有4,100万美元,黎巴嫩达9,700万美元。

土耳其在2016年收到大约7.42亿美元教育援助,大部分来自欧盟,然而,驻土耳其的联合国各机构共要求1.37亿美元教育援助,却只得到1.11亿美元。据不同报导指出,在学年度开始前送达的援助仅介于1,470万到4,600万美元之间。

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本身有可能低估了叙利亚儿童需要就学的人数。只有登记为难民的叙利亚人被纳入计算,但在黎巴嫩和约旦共有近百万难民并未登记。此外,注册人数可能被高估。约旦已经改进相关数据收集方式,但仍发现2016-2017学年度叙利亚儿童注册人数较先前报导短少45,000人。

欧盟是2016年向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提供教育援助的最大捐助方,捐出超过7.76亿美元(7.39亿欧元)。欧盟通过三种渠道出资:欧盟人道主义机构ECHO;欧盟与土耳其的难民安置协议(Facility for Refugees in Turkey);以及应对叙利亚危机区域信托基金(Regional Trust Fund in Response to the Syria Crisis)。前两者均详细报告资助信息,信托基金则不予公开。欧盟数据入口网站本应提供查询所有欧盟援助,但它只列出4条2016年在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的教育项目,实际上还有很多。

美国政府告诉人权观察,在2016会计年度内,美国总共向叙利亚及其周边国家送出14亿美元人道援助,但不清楚其中多少钱被用在难民儿童教育。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报告,该署为约旦教育项目提供2.48亿美元发展援助,但该署本身的援助数据库仅列出8,200万美元,约旦政府数据库纪录2016年由美国得到的教育援助更只有1,300万美元。

德国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部认诺教育援助2.49亿美元(2.371亿欧元)。该部施政透明,但其公开信息具有瑕疵,例如未纳入付款日期。该部表示,这些瑕疵是因资讯基础架构造成。

英国2016年通过国际发展部(DFID)向约旦和黎巴嫩提供8,180万美元(5,720万英磅)教育援助。英国政府提供了资金转出的日期和资助项目等详细信息。

挪威在2016年向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提供至少3,190万美元(2.66亿挪威克朗)教育援助。挪威公布了详细信息,但若能按照国际通用标准,使用国际援助透明计划(International Aid Transparency Initiative)格式公布援助数据,将更有帮助。挪威发展合作署(NORAD)已表示将在2015年12月前改用前述格式,但直到2017年7月尚未公布任何新数据。

日本外务省表示,日本在2016年向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提供了2,550万美元教育援助,但公开信息少之又少,完全无法确定相关援助送出的时间和资助对象。

人权观察曾深入报导土耳其黎巴嫩约旦教育障碍,包括有些政策造成难民家庭贫困以致无法负担就学成本,或者限制儿童就学或入学能力。提高教育经费透明度,有助找出注册人数未达标的原因,查明责任归属,进而施压改善。唯有如此,才能精确说明接待国政策,相对于捐助资金不足,对儿童失学的作用大小。

 “尽管叙利亚难民儿童获得全球关注,但对他们最重要的教育需求为何无法满足,仍然无法得到解答,”劳说。“捐助方应改善透明度赤字,以免支持叙利亚儿童的工作事倍功半;这些儿童必须尽早回到学校,无法继续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