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2016年1月27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6世界人权报告》中表示,中亚各国政府在2015年加强打压非政府组织和维权人士。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政府逮捕监禁批评政府人士,关闭独立组织和反对党,并通过法律限制非政府组织的权利。

“中亚各国政府变得日益不容忍异见、批评和人权检视──这是值得警惕的趋势,”人权观察欧洲与中亚区主任休・威廉森(Hugh Williamson)说。“中亚各国当局应停止无情镇压异见人士,释放不应被监禁的维权人士,并与人权团体和其他独立组织开展对话──而非孤立它们。

该报告篇幅659页,是人权观察第26次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检视90多个国家的人权实践。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在导论中写道,不断向中东以外扩散的恐怖攻击和滋生于压迫与战乱的难民浪潮,导致许多国家限缩人权,以错误方式维护本身安全。在此同时,由于恐惧经常通过社交媒体而更加广泛传播的和平异见,全世界威权主义国家正在对独立的民间团体展开当代前所未见的猛烈打压。

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ev)4月当选连任,使其铁腕统治得以再延续五年。该国政府在2015年几乎毫不容忍公开异议,且大肆打压言论自由,包括命令批评政府的新闻机构停业或关闭,并利用限制性的公共集会法对和平抗议人士加以罚款和囚禁。当局利用含糊笼统的“煽动不和谐”罪名控告各方面敢言的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新法使非政府组织的资金来源受到政府不当控制;限制性的工会法则使一个全国性工会无法注册。狱中反对党领袖维拉迪米尔・科兹洛夫(Vladimir Kozlov)申请保释被驳回。

虽然承诺改善人权,并且赢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次,吉尔吉斯斯坦仍驱逐一名自由撰稿记者、突袭多名人权律师的办公室和住宅、并在国内查禁某国际人权监察组织的活动。当局没有认真处理家庭暴力和酷刑等存在已久的问题,反而向国会提出“外国代理人”法案、反同性恋“宣传”法案和损害全国酷刑防治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the Prevention of Torture)独立性的法案──全都会带来人权倒退。维权人士阿兹木江・阿斯卡洛夫(Azimjon Askarov)仍遭不当监禁。

塔吉克斯坦人权情况急剧恶化,该国政府全面打压新生反对力量,包括强迫关闭中亚唯一合法注册的伊斯兰政党──塔吉克伊斯兰复兴党(Islamic Renaissance Party of Tajikistan),并以政治罪名拘押逾一百名反对党人士和至少三名人权律师。被监禁者包括人权律师修科拉特・库德拉托夫(Shukhrat Kudratov)、独立记者阿敏宗・古尔木洛德佐达(Amindzhon Gulmurodzoda)和知名反对党人士扎伊德.塞多夫(Zaid Saidov)、马克苏德・伊布拉吉莫夫(Maksud Ibragimov)。当局经常屏蔽网站,并加强限制宗教自由和独立媒体。类似“外国代理人”的法案正在国会审议中,民间组织未来可能必须申报所有国外资金来源。

土库曼斯坦政府,做为世界上最封闭、最压迫的政府之一,12年来首次派遣代表团出席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OSCE)的年度人权会议。但据当地维权人士报导,他们遭到政府近年来最严厉的打压,包括要求他们在美国国务卿访问期间待在家里,否则加以处罚。当局将欧洲自由之声/自由广播电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的一名记者判刑入狱,另外三名记者被迫停业。政府强迫居民拆除私有的卫星电视接收器。虽有一个被禁家庭获准离境,其他还有无数反对党人和维权人士仍被禁止出国。

乌兹别克斯坦2015年的人权纪录仍旧恶劣。3月,威权统治已26年的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再度延任五年,但国际观察员认为这次选举不存在有意义的选择,且违反乌兹别克宪法。数千名和平的宗教信徒、反对派政治人物和其他人士仍因政治罪名在狱中服刑,包括全世界坐牢最久的政治犯之一穆罕默德・贝克雅诺夫(Muhammad Bekjanov),刑期九年却被任意延长三年的维权人士阿赞姆・法莫诺夫(Azam Farmonov)。11月,当局又以罗织罪名逮捕另一名维权人士乌克丹・帕代夫(Uktam Pardaev),但在2016年1月被判处三年缓刑释放。乌兹别克斯坦的政治犯和一般刑犯都常在警案派出所和监所遭受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