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勒维戈足边界管制站,摄于2015年3月03日,这里曾是叙利亚民众躲避内战逃往土耳其的入境站,但在2015年3月遭关闭。

© 2015 蓋帝影像

(伊斯坦布尔)-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土耳其几乎对叙利亚寻求庇护者关闭边界,并将被查获越境的叙利亚人直接推回。据叙利亚民众描述,土耳其边防警卫在边界或边界附近拦截,有时还殴打,他们,并将他们和其他数十人赶回叙利亚,或将他们暂时拘押后连同其他数百人直接驱逐出境。

2015年10月下半,人权观察访谈了51名为逃避空袭和其他暴力攻击而由叙利亚逃抵土耳其的叙利亚民众。他们异口同声表示,叙利亚人都知道必须求助走私客才能进入土耳其。据他们描述,男女老幼胆战心惊地趁着黑夜,在枪声围绕中花好几个小时攀越崎岖陡峭的走私小径。

 “由于土耳其封锁边界,孕妇和老幼病残必须先躲过土耳其边防人员的夹道袭击,才能脱离叙利亚的战争梦魇,”人权观察难民部高级研究员格里・辛普森(Gerry Simpson)说。“土耳其已经慷慨接纳大量叙利亚人民,当然也有权为安全因素严格管控边界,但不该强逼寻求庇护者退回战火之中。”

截至11月中旬,土耳其已登记近220万叙利亚人,其中约25万人住在土耳其当局管理的25座难民营区。9月,土耳其宣布自2011年迄今已投入76亿美元援助叙利亚难民。人权观察表示,土耳其的贡献应受肯定,也应为收容难民得到外来援助,但土国仍有义务向寻求庇护者开放边界。

土耳其于3月关闭最后两处官方边界管制站,几乎全面禁止叙利亚民众入境,只允许少数急需医疗的民众通过。此后,叙利亚民众持续利用偷渡路线抵达土耳其。然而,据土耳其南部熟知边境情况的消息人士指出,自从7月20日土国边境城市苏鲁奇(Suruç)遭到攻击,土耳其已对非官方越界点加强执法。

许多受访者告诉人权观察,俄罗斯自9月起密集轰炸阿勒坡和伊德利卜(Idlib),终于迫使他们逃离叙利亚。他们也谈到极度贫穷,没有电力和清洁水源,援助物资不足,以及因缺乏合格人员和医疗设施供不应求所导致的医疗照护质量不足。

自从边界执法加强以来,人权观察只有在安塔基亚(Antakya)东南方一处地点发现大批叙利亚民众持续趁夜随偷渡客越界。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说,在家乡人尽皆知,这是进入土耳其的最大胜算,因为比起北方或东方的平坦边界,走这条山径较不容易被土耳其当局查获。

他们说,在该地区等候趁夜越界的叙利亚人多达数百名──有时甚至数以千计。许多人说,他们最长等了一星期,偷渡客才告诉他们有机会尝试。

受访者说,人群一听到边防警卫的枪声便四处寻找掩蔽,常导致亲人失散、骨肉分离。他们也谈到摸黑翻山越岭有多么艰难,有些年长者因此滑落山崖。一名妇女说,她亲眼看见一位老先生墜落身亡。有些体群会利用妇女头巾做成克难绳索,把妇女和小孩拉上陡峭山坡。受访者说,他们要求体弱的家属留在叙利亚老家,因为越界太辛苦了。

由于土耳其封锁边界,孕妇和老幼病残必须先躲过土耳其边防人员的夹道袭击,才能脱离叙利亚的战争梦魇。土耳其已经慷慨接纳大量叙利亚人民,当然也有权为安全因素严格管控边界,但不该强逼寻求庇护者退回战火之中。

格里・辛普森

人权观察难民部高级研究员

 “这些叙利亚家庭为了逃生,趁夜摸黑连滚带爬地穿越土国边界寻求安全,过程中经历的极端疲惫和绝望全写在他们脸上,”辛普森说。“土耳其不该逼得他们为逃避战乱忍受千辛万苦。”

土耳其已批准1951年《难民公约》,但带有地理限制,仅承认来自欧洲的难民。然而,依据难民国际习惯法和国际人权法,土耳其必须遵重不推回原则(nonrefoulement)。该原则禁止各国将任何人送回使其面临危险,可能遭受迫害、酷刑或不人道及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地方。不推回原则也禁止在边界上拒绝寻求庇护者入境,使其暴露于前述威胁。

联合国难民署在最新发布的保护叙利亚难民原则中表示,“该国所有地区都已卷入暴力,”并要求“所有各国确保由叙利亚逃出的人民,包括巴勒斯坦难民和其他叙利亚常住居民,可以入境本国并寻求庇护。”

从1月1日到11月底,已有约42万叙利亚人乘船离开土耳其前往希腊,企图抵达欧盟。在欧盟各国政府因大量人员抵达而苦恼的同时,欧盟正在谈判一项减少移民流向欧洲的行动计划。其最新草案版本说,欧盟和土耳其将“加强合作防范违规移民流向欧洲”。在草案第一版中则称“防止更多非正规移民到达土耳其,以及难民与移民违规离开土耳其前往欧盟。”

欧盟和土耳其的谈判──包括可能高达30亿欧元的经济援助和对土耳其开放签证自由化──显示欧盟可能还在试图提供诱因,以合作阻止移民潮。人权观察表示,欧盟应当确保土耳其在最终方案中作出保证,允许叙利亚人在土耳其寻求庇护。

欧盟也应当提供更多财政及其他援助,支持土耳其协助并保护叙利亚人逃避战祸,但援助不应以阻止寻求庇护者谋求保护为条件。

 “叙利亚人需要保护,而非被推回战场,”辛普森说。“土耳其、欧盟和美国应当密切合作,确保叙利亚人民可以逃离生命威胁,获得应有的保护。”

边界目击:推回、暴力、家庭拆散

人权观察于10月最后两星期在安塔基亚(Antakya)和伊斯坦布尔对51名叙利亚人做了访谈,了解他们设法从叙利亚逃进土耳其一路上遭遇的困难。他们绝大多数在受访前几小时前、最多几天前才刚跨越边界,看得出来,日以继日躲避土耳其边防警卫使他们筋疲力竭、惊魂未定。

其中六人表示曾被遣返叙利亚。三人说一过边界就被土耳其边防警卫堵截,和几百人一起关在军营里过夜,翌日被送回叙利亚。另外三人说,和同行数十人一起被警卫当场推出边界。被送回的人中间有四人表示曾被土耳其边防警卫殴打。

还有四人说,他们目击土耳其边防警卫推回数十名叙利亚人;其他四人说看到数十人一过边界就被截捕,但不知道他们去向。

自称曾被土耳其边界警卫强迫送回叙利亚的受访者,后来再度成功潜入土耳其国境。

来自哈马的一个人描述他和另外十名同行者在10月16日的遭遇:

天色一黑,我们马上出发穿越土耳其国界,但我们才翻过围篱就被土耳其警察抓住。他们徒步把我们带往与先前被抓的50人一起,然后将所有人送到20分钟路程外一座山坡上的军事基地。那边已经关着大约200名叙利亚人,包括许多女人和小孩。他们有些人告诉我们,他们也是在越界时被捕的。士兵记录所有人的名字,把我们关了一整夜。第二天,他们把我们这批约250人全部送回边界,叫我们回去叙利亚。

人权观察访问了一些在8月到10月之间由土耳其巴布哈瓦(Bab al-Hawa)和巴布萨拉玛(Bab al-Salama)两座边界管制站被推回叙利亚的叙国民众。一名男性带着家人和其他大约20名叙利亚人,于10月10日左右试图从巴布哈瓦附近越界,但他说土耳其边界警卫把他们拦下,殴打他和其他男性的头部和身体,把他们带到附近一座军事基地,然后送回叙利亚。

另一名男性试图在8月中从巴布萨拉玛附近越界,他说他们一群20人刚跨过土耳其边界就被土耳其边防警卫拦住,并被推过铁丝网回到叙利亚。

有四个人说土耳其边防警卫把他们拦下后不久就殴打他们,再把他们送回叙利亚。一名来自达拉(Dar`a),于10月17日越界到达土耳其的叙利亚男子说:

我们大约20人,深夜随走私客跨进土耳其边界。我们徒步走了差不多半小时,好几次听见枪声而停下来。然后我们听到有人用土耳其语大喊,并朝我们附近开枪。大家吓得四散逃跑。我不能跑,因为我扶着一名在叙利亚空袭时受伤的男人,他跑不动。警察抓到我们大部分的人。其中一个警察用步枪枪托打我的背部、头部和肋骨,我昏过去而且开始流血。后来另一个警卫踢我的头,把我的眼镜踢坏了。我痛得当场呕吐。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攻击我。也许他们误以为我是走私客?后来他们把我们带回边界,用枪指着我们,用土耳其话对我们大喊大叫。我们又走回叙利亚。

有三个人说,他们在越界时听到附近枪声而四处逃命时,和家人走散。

一名来自达拉的34岁叙利亚妇女于10月15日越界到土耳其,她说她随着父亲、丈夫、五个女儿和侄儿一起从叙利亚走了三个星期到达土耳其边界。她描述两天前她们一群人终于跨过国界时的遭遇:

我们和其他20人以及一名走私客同行。后来我们听到枪声大作,大家便分头逃命。我找不到我的丈夫和五个孩子,不知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和我父亲和侄儿在一起,我们又走了几小时,才走到一个土耳其人的村落。同行也有其他人和家人走散,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找他们。

人权观察在土耳其这边访问这些越界民众。边界另一边的叙利亚村庄距离此地只有几公里。然而,越界的叙利亚人说,走私客带他们绕小路避开土耳其边防警卫,有时得多走12小时。许多人谈到老年人、孕妇、幼童和伤患在黑暗中翻山越岭的苦况。有两个人说,有些老人跌落陡坡却没人搭救,因为走私客坚持如果去救他们容易被土耳其边防警卫发现。

一名来自阿勒坡,兄弟因俄军轰炸而身亡的40岁男性说,他为躲避空袭而带着妻子和三名子女于10月19日越界到达土耳其:

两个走私客带我们这团大约50人翻了好几座小山,全程昼伏夜出。我们沿途常听见狗吠和枪声,很害怕会被逮到。孩子们不停地哭。有时山路很陡,我们必须用女人的头巾做成绳索,才能把小孩和一些妇女拉上陡峭的山坡和岩壁。非常辛苦,大家都累坏了。

土耳其关闭叙利亚边界

2014年,虽然边界偶尔关闭,逃避战火的叙利亚人不论有没有证件仍可持续由官方边境管制站进入土耳其。但是,土耳其从2015年1月1日起改采新规定,要求叙利亚人必须持有效旅行文件才能入境土耳其。

直到3月初,叙利亚人还可以从当时最后两个仍然开放的官方边界管制站入境,即靠近雷伊汉勒(Reyhanlı)的齐勒维戈足/巴布哈瓦(Cilvegözü/Bab al-Hawa)山口,位于安塔基亚以东约30公里处,和靠近基利斯(Kilis)的翁秋皮纳/巴布萨拉玛(Öncüpınar/Bab al-Salama)山口,位于加济安泰普(Gaziantep)东南约50公里处。3月9日,土耳其当局宣布要关闭这两处管制站,只准运送救济物资的卡车和注册商贩穿过。据驻在土耳其临近叙利亚边界的非政府组织指出,直到11月中旬,两地仍未重新开放。

据熟悉边境的土耳其信息源指出,从那以后土耳其只允许两类人员通过上述两处管制站入境:伤情严重而无法在叙利亚医治的叙利亚人;以及已在土耳其急难救助机构注册而获准短期往返叙利亚的叙利亚人。

一名叙利亚受访者表示,当他在10月18日抵达巴布哈瓦边界管制站时,发现当地有数千名叙利亚人已在边境受困数周。他们说土耳其当局告诉他们,只有已经在土耳其注册并获准暂时回叙利亚庆祝开斋节的叙利亚人可以入境。

人权观察表示,虽有近25,000名大部分为叙利亚籍的人士,为躲避边境城镇塔尔艾卜耶德(Tal Abyad)的激战,而于6月中旬通过乌尔法(Urfa)南方50公里的阿克恰卡莱(Akçakale)边界穿越点或其附近进入土耳其,但他们受到土耳其安全部队用警告射击和水炮推回,迫使他们只能冲破边界的围篱闯入土耳其。

土耳其南部熟悉边境情势的信息源告诉人权观察,直到七月前,叙利亚民众仍持续随走私客进入土耳其,他们大部分穿越安塔基亚北部和东南部山区边界,因为这里比地势平坦的东部边境更不利警方活动。走私客告诉人权观察,有些边境地区的边防警卫很少,也有些地区的边防警卫常常对夜晚越界的民众睁只眼闭只眼。

然而,7月22日,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又称ISIS)训练的自杀炸弹客在土耳其边境城镇苏鲁奇炸死32人,两天后,土耳其即宣布加强保护该国与叙利亚之间的822公里边界线,包括修筑150公里的围墙,加化原有的铁丝围篱,并掘成365公里的壕沟。10月10日又发生与ISIS有关的两起连环自杀炸弹攻击,炸死在首都参加和平集会的102位民众,使叙利亚战争波及土耳其的疑虑更为加深。

自7月底开始,土耳其边防警卫便日益加强防阻叙利亚人越界进入土耳其,据熟悉边境情势的信息源表示,这意味大多数叙利亚民众只能由警方仍然难以防守的唯一非正式越界点穿过。

土耳其仍持续倡议在叙利亚境内划设一个所谓的安全区,并主张该国可能将叙利亚难民遣返该区。

叙利亚人民因空袭和贫困外逃

叙利亚民众在今年10月抵达土耳其已关闭的边界前,许多人早已面临生命威胁和巨大磨难。人权观察受访者中,有十人谈到在叙利亚遭受暴力和极端艰困的情况,包括恐惧随时可能空袭,三餐不继和缺乏医疗照护。

许多来自阿勒坡和伊德利卜的民众说,最终让他们决定逃离的主要原因是整天担心空袭,且10月以后频率更高。一名来自姆沙瑞(Mshareh)的妇女说:

我们听说距我们家三公里外的村庄遇到空袭,一次被炸死50人。这是最后一根稻草。我们早就没电,没瓦斯,没工作,小孩也不能上学,但随时可能被飞机炸死,这种恐惧太大了。我们趁夜深人静的时候离开家,两天后听说我们家被空袭炸毁了。

一名来自萨胡尔(Sakhour)的男子说:

我们的孩子每当有飞机飞过就发抖哭闹。天黑以后,我们就要把灯光调弱以免成为轰炸目标。救援物资寥寥无几,只有在别人逃出村庄以后我们才有得吃。

战事对医疗设施造成严重破坏。许多医生都已逃离叙利亚,留下非专业医疗人员如护士和技师来处理复杂的程序。许多医院的药物已经用罄。有些医院不断遭到空中攻击。

一名护士说:

在战地医院最常执行的手术就是截肢。我们的医院缺少专业知识和人员,所以为了抢救生命你必须切掉一条腿或一只胳臂,然后祈求病人能活过去。每次攻击后的伤患之多,使我们无法救活每一个人,所有的医生和护士不眠不休、筋疲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