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叙利亚库德族难民在卡车上向外张望,他们正由叙利亚北部城镇科巴尼(艾因阿拉伯)及附近村庄进入土耳其。

© 2014 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玛格兰图片

(伊斯坦布尔)-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目前生活在土耳其的逾40万叙利亚难民儿童无法上学。尽管土耳其政府以慷慨态度应对叙利亚难民危机,仍然难以保障叙利亚学龄儿童依国际法获得教育的权利。

这份62页的报告,《想到自己的未来,我只看到一片空白:叙利亚难民儿童在土耳其求学困难》,纪录叙利亚难民儿童在土耳其接受正规教育的主要障碍。自2011年叙利亚战事爆发以来,已有逾两百万难民到土耳其避难。土国政府虽于2014年9月实施一项重要政策,正式允许叙利亚儿童就读公立学校,但人权观察发现,一年后仍存在许多重大问题,包括语言障碍、社会融合困难、经济困境和缺乏有关政策信息等。

 “未能让叙利亚儿童获得教育,将危及一整个世代,”人权观察难民权利项目伯恩斯坦研究员史黛芬妮・纪(Stephanie Gee)说。“无望获得更好的未来,可能使叙利亚难民因为绝望而选择回到叙利亚,走上冒生命危险逃往欧洲的道路。”

(2015)土耳其:40万叙利亚儿童失学

人权观察表示,土耳其政府和国际伙伴必须尽速着手确保叙利亚儿童能够在土耳其上学。保障这批儿童受教育可以降低他们早婚和被武装组织征召的风险,提升他们自力更生的潜力以稳定其经济前景,并确保这些尚在幼年的叙利亚人民更有能力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之中,约有70万8千名学龄学童。根据土国国民教育部统计,从2014到2015年,只有21万2千多名儿童进入中小学接受正规教育。尽管难民营中的就学率高达近九成,但大部分难民并不住在难民营中,其中只有百分之25的学龄儿童入学。整体而言,超过三分之二的叙利亚儿童无法在土耳其获得正规教育。

未能让叙利亚儿童获得教育,将危及一整个世代。无望获得更好的未来,可能使叙利亚难民因为绝望而选择回到叙利亚,走上冒生命危险逃往欧洲的道路。

史黛芬妮・纪

人权观察难民权利项目伯恩斯坦研究员

2015年6月,人权观察访问了136名住在难民营之外的叙利亚难民儿童及其亲属。许多儿童在叙利亚即已失学,因为他们的学校受战火波及或被武装组织占领。有些儿童已失学长达四年,迄今仍无法在土耳其上学。

现年11岁、在叙利亚读到小学四年级的拉德旺(Radwan)告诉人权观察,现在他每周七天都必须在成衣工厂工作超过12小时,才能支持他的寡母和弟妹们在土国东南部城市加济安泰普(Gaziantep)生活。他说,“我喜欢上学。我最喜欢数学,也很怀念以前上学的日子。”

2014年9月,土耳其国民教育部颁布允许所有叙利亚注册难民入读公立学校的政策。该部并开放叙利亚“临时教育中心”办理登记──这些学校由慈善组织和基层社区经营,使用阿拉伯语文教材。

然而,许多叙利亚家庭仍面临实际困难。许多叙利亚儿童因为语言障碍,又没有为非母语人士提供的土耳其语言支援,而无法就读土耳其公立学校。其他儿童则因受到校园霸凌或难以融入社会而辍学,或因此不愿入学。还有部分叙利亚家庭不知道详细的入学办法。据人权观察纪录,有些学校行政人员不当地拒绝叙利亚家庭的孩子在当地公立学校就读。

临时教育中心数量有限,无法普及到土耳其收容叙利亚难民的所有地区,现有的临时教育中心也没有能力容纳急需教育的大量叙利亚学龄儿童。许多中心收取学费,或要求家长支付额外通勤费用,超出部分经济困难的叙利亚家庭所能负担。

经济困难还在其他方面导致许多在土耳其的叙利亚家庭面临教育重大障碍。叙利亚难民不能在土耳其合法就业。家长们在非正规劳力市场赚取的微薄薪资常常不足以养家活口,以致童工成为叙利亚难民群体的普遍现象。

在战事爆发前,叙利亚的初等教育入学率高达百分之99,初中(7到9年级)的入学率也达到百分之82。但现在,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叙利亚儿童在国内外失学人数近三百万──叙利亚战前几近全民获得初等教育的成就已毁于一旦。

土耳其政府表示,自2011年以来,该国为应对叙利亚难民危机已投入70亿美元,仅在2014到2015年就为叙利亚难民教育投入2亿5千2百万美元。国际社会应当提供紧急融资和技术援助,帮助叙利亚难民获得更多教育机会。土耳其也应当遵循国际标准保障叙利亚难民合法就业的权利,使他们不必过分依赖援助维生,以确保他们的孩子能够求学。

土耳其国民教育部已于10月2日宣布,计划在2016年1月前让27万名叙利亚儿童入学,并在2015到2016学年度结束前达到37万名。人权观察表示,解决报告所指出的各种障碍,是达成政策目标的关键。

土耳其政府应当确保所有省分和公立学校遵守中央规定,保障叙利亚儿童就读公立学校的机会,提供语言协助并培训教师面对难民教育的特殊挑战,同时在叙利亚难民之间传播明确的入学资讯。政府还应当普遍提供就业许可和稳定的最低工资就业机会,减轻高比例难民儿童被迫打工的问题。

 “尊重难民权利不应仅止于让他们入境求得安全,而应扩及他们在异地的生活,包括受教育的权利,”纪说。“捐助者和土耳其政府应当保障叙利亚儿童入学,既稳定他们眼前的生活,也让他们能长居久安。”

《想到自己的未来,我只看到一片空白》是一系列三份报告的第一份,说明叙利亚难民儿童在土耳其、约旦黎巴嫩面临教育障碍的迫切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