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哈萨克斯坦未保护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LGBT)免于暴力和歧视。LGBT人群在哈萨克斯坦面临敌意和虐待、缺乏充足的应对和支援机制,并因国会近来推动制定一部禁止“宣传”LGBT的法律,而被日益加深的恐惧感所笼罩。

哈萨克一家广告公司设计的海报,图中人物是哈萨克作曲家和俄罗斯诗人普希金 

© 2014 Havas Worldwide Kazakhstan

这份31页的报告,《此刻才知自己无关紧要:哈萨克斯坦LGBT人群面临恐惧氛围(That’s When I Realized I Was Nobody’: A Climate of Fear for LGBT People in Kazakhstan)》,纪录哈萨克斯坦LGBT人群遭受普遍的恐同态度和仇恨对待,而警察和其他政府机关并未予以保护。本报告以深度访谈为基础,访谈对象包括哈萨克斯坦的LGBT人士、维权人士、人权专家和社会服务及医疗工作者。人权观察并对2015年稍早经哈萨克国会审议但后来被废弃的法案,该法案旨在防制“宣传”LGBT的行为。

 “哈萨克斯坦LGBT人群所面临的恐惧环境,既来自他们直接遭遇的侵犯和歧视,也来自当他们尝试向有关当局举报侵权时所遭受的侵犯和歧视,”人权观察LGBT权利研究员及本报告撰写者凯尔・奈特(Kyle Knight)说。“哈萨克政府应当明确宣示支持LGBT人群的人权,阻止任何歧视性立法获得通过,并尽速采取措施扭转恐同态度。”

人权观察纪录哈萨克斯坦LGBT人群面临的恐惧氛围,以及他们遭受的各式各样侵犯,包括政府当局和服务提供者的不适当应对。举一个例子,阿拉木图一名同性恋男子告诉人权观察,他在公园里向警察举报抢劫,他指著案发地点,一家同性恋夜总会门外,警察却拒绝侦办,说“哦,你在那个地方,从那里走过来?嗯,那里是死玻璃(faggot)的夜总会,我们不能帮你。”阿拉木图一家爱滋诊所的心理医师说,过去五年她曾见过数百名同性恋和双性恋男子,但没有一个人找到安全的方式出柜。

阿拉木图一名女同性恋母亲说“问题是连我们自己也开始相信这些骂我们的脏话,因为没有公开反制的论述。”

阿拉木图是哈萨克斯坦南部大城及前首都,正在争取主办2022冬季奥运会。它唯一的对手是北京。这两国都有严重的人权问题,但在申办奥运过程中,哈萨克斯坦国会著手推动反对同性恋“宣传”的立法,这项立法直接抵触《奥林匹克宪章》的规则,即歧视与奥林匹克运动不相容。该法案未获签署生效,但已有一名国会议员提议再次审议。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将于2015年7月31日在吉隆坡选出2022年的主办国。

 “国际奥委会不应对奥运会申办国家歧视和侵犯人权的恶形恶状视而不见,”奈特说。“国际奥委会和哈萨克政府应当公开谴责反同性恋的歧视态度,借以表明同性恋恐惧症不论在全球体育界或奥运会申办国都没有容身之地。”

2014年12月,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在《奥林匹克2020议程》中确认,往后所有主办城市合约书都将包含禁止性倾向歧视的条款。许多人认为国际奥委会的这项措施是在斥责俄罗斯,因其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前通过了类似的反对同性恋“宣传”的歧视性法律。

尽管国际奥委会已强化相关规定,哈萨克国会仍然在2015年初通过立法草案,禁止“宣传非传统性倾向”。

该法草案最后通过阶段是不透明的,而且最终版本也没有公开。法案于2月经参议院通过后即送交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签署。5月18日,哈萨克宪法委员会认定这部尚未生效的法律违宪,但并未讨论该法涉及歧视的问题。

人权观察指出,如果该法仅因用词模糊而被驳回,便无法保证未来的立法能够尊重国际人权法和《奥林匹克宪章》所规定的不歧视义务。

 “[同性恋社群]一直保持沉默,努力在强加于我们的侵犯之下求生,”一名29岁的哈萨克男同性恋者今年3月对人权观察表示。“既便如此,你可以看到国会至今仍想把我们说成是‘非法宣传’”。

国际奥委会已于6月发布阿拉木图申奥资格的评估报告,其中表示哈萨克斯坦“中央政府和阿拉木图区政府及市政府均承诺充分尊重《奥林匹克宪章》和《主办城市合约书》。”人权观察曾四度致函国际奥委会,要求国际奥委会以实际行动确保哈萨克斯坦政府不会制定歧视性法律。

7月15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答覆人权观察说,“国际奥委会是一个坚定反对一切形式体育歧视的组织。”

 “此外,在对申奥城市进行评估时,”巴赫写道,“国际奥委会的评估委员会均已要求候选城市及其地方政府有关当局做出保证,对所有奥运会参与者和所有奥运相关事务上,必须完全尊重《主办城市合约书》和《奥林匹克宪章》。”

 “人权观察的研究显示,《奥林匹克宪章》的要求和哈萨克斯坦当地环境之间仍然存在很大落差,”奈特说。“任何保证都必须参照人权观察这份报告的纪录,由哈萨克斯坦的持续性歧视氛围和LGBT人群的恐惧感加以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