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国际奥委会)应确保2022冬季奥运会主办城市在筹备和主办运动会期间充分尊重人权承诺。争取主办这次赛会的两个国家,中国哈萨克斯坦,在人权方面的纪录均极端恶劣。国际奥委会将于2015年7月31日在马来西亚吉萨坡举行的第128届国际奥林匹克大会上选出主办城市。

 “不论中国或哈萨克斯坦赢得2022冬奥会主办权,国际奥委会促进人权保护的新承诺都将面临重大考验,”人权观察全球倡议部主任明奇・沃登(Minky Worden)说。“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应当坚持主办国必须积极遵守奥林匹克宪章和基本人权规则,否则可能丧失奥运会主办权。”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代表团分别为北京和阿拉木图争取2022冬季奥运会向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成员做简报后,在瑞士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前合影留念,2015年6月9日。

 

© 2015 路透社

中国和哈萨克当局向来敌视批评政府的媒体和维权人士,不愿保障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及其他基本人权。歧视和侵害劳工等问题,以及政府对这些问题的消极态度,非常值得忧虑。对于寻求保护的人权受害者,两国都缺乏有效、独立的司法机制。

自2005年起,人权观察持续纪录奥运会和其他主要体育赛会主办国,包括中国俄罗斯阿塞拜疆、伊朗和卡达,在筹备和办理赛会时严重侵犯人权的情形。中国在主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时,当局为兴建奥运场馆,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也不予适当赔偿就强迫成千上万民众搬迁,并违反该国尊重新闻自由和允许和平抗议的义务。2008北京奥运会还导致中国政府侵犯劳工权利,以及扩建暴虐且不受问责的国内安全部队。

2014年12月,国际奥委会通过名为《奥林匹克2020议程》的改革方案。其内容包括对主办城市禁止性倾向歧视、确保劳工权利和其他人权保障的具体要求。奥林匹克宪章亦要求所有主办国维护新闻自由、认同“人类尊严”为奥林匹克运动的根本成分。然而,国际奥委会并未设立监测人权的机制,以评估主办国是否尊重相关规则。

 “2022年冬奥会是国际奥委会是否坚守其核心原则的试金石,”沃登说。“既然知道不论选举结果为何,这次奥运会都将由一个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担任东道主,国际奥委会就应当在主办城市合约书中纳入有效保护人权的具体要求,并比照其关注场馆建设、通信设施和其他合约要件的同等程度,严格监视人权承诺是否得到落实。”

国际奥委会曾在2015年稍早对两国进行视察,评估其申办条件。但官方报告并未适度指认重大人权顾虑。评估委员会在中国视察报告中表示,他们曾向中国当局提出媒体自由和互联网管制方面的质疑,并获得“书面保证”届时“将无任何限制”,因而得出“未发现”任何“媒体运作”风险的结论。

然而,中国是审查互联网言论的首要国家之一,最近甚至曾对许多记者常用的虚拟私人网络进行屏蔽。没有迹象显示评估委员会曾经向中国国内人士或组织请教他们对于中国政府相关政策的独立观点或批判意见。例如从事反歧视工作的非政府组织益仁平中心,他们一再遭到政府骚扰,而且当局曾在申办奥运期间拘押该组织的代表。尽管该组织在监督政府遵守不歧视承诺方面的角色相当关键,国际奥委会的评估委员们却没有访问该组织,也没有对中国政府敌视这类组织的行为公开表示关切。

 “我们早已经历一次中国举办奥运加剧人权侵犯的经验,而2015年的环境比起2008年显然更加不利,”沃登说。

评估委员会对哈萨克斯坦的视察报告也没有认识到劳工权利、媒体自由和集会自由方面的重大风险。该报告指称哈萨克政府“保证维护示威权利,允许媒体自由报导赛事及其筹备情形,包括互联网、劳工权利和居民搬迁等议题均不做任何限制。”然而,尽管有大量证据显示该国政府从未适当保护前述各项权利,该报告却未详述相关保证的具体内容。该国政府近年曾关闭数家独立媒体,妨碍和平罢工,监禁工运人士,并对和平抗议活动进行常规驱散。

就在评估委员会今年2月视察过后,国会通过了歧视性的反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LGBT)的立法,并送交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ev)签署批准,内容明显违反奥林匹克禁止歧视的原则。尽管哈萨克斯坦宪法委员会(Constitutional Council)后来裁定该法因条文模糊而违宪,但已有一名国会议员提议今年内再提新版草案。

 “必须让哈萨克斯坦了解,绝不容忍任何制定反LGBT法律的尝试,或虐待劳工、干预媒体自由以及和平抗议的行为,”沃登说。

人权观察表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应当坚持在2022主办城市合约书中明文规定,主办城市必须承诺在奥运会筹备和举办过程中确保人权获得尊重和保护,并对违约行为制定罚则。国际奥委会还应当在机构内部设立人权专业部门和独立的人权监测单位,就主办城市落实合约中人权条款的情形定期提出报告。

 “大量证据表明,让一个人权纪录不佳的国家主办奥运会,很容易在筹备和主办奥运盛会的过程中引发更多侵权行为,使奥林匹克的声誉蒙尘,”沃登说。“2022冬奥会正是国际奥委会的大好机会,它应当在人权竞技场上秀出最佳表现,并要求主办国仿效。”

中国与哈萨克申办背景

中国是一个威权国家,为保护其一党专政体制而对言论、结社、集会和宗教自由等基本人权进行有系统的限制。自从2013年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以后,当局大举打压基本人权和维权人士,其激烈程度为近年所罕见──由于现任领导班子可能持续掌权到2023年,此一发展颇值忧虑。中国政府并大幅收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的言论空间,进一步限缩公民对必要改革施压的机会。

中国政府不但没有结合律师、作家和举报者以有效处理日益加剧的社会骚动,反而敌视批评意见,对维权人士及其家属加以骚扰、任意拘押、非法监禁和酷刑。近几个月内,中国政府拘押了数百名维权人士和人权律师,并关闭多个独立民间组织,包括推动反歧视和身心障碍者权利的组织在内。自2014年初以来,至少有两位知名维权人士,曹顺利丹增德勒仁波切,因为在押期间无法获得适当医疗照护而死亡,已知另有数十人也在狱中身患重病。

哈萨克斯坦是中亚最大国家和世界前20大产油国之一,其人权纪录存在严重问题。近年來,该国政府关闭许多批评政府的反对组织和独立新闻媒体。当局严格限制公开抗议,即使只有少数人甚至单独一人进行和平抗议,通常都会遭到警方驱离。该国政府亦敌视劳工权利。最近一项关于工会的立法草案,号称是为了优化劳资关系管理,实际上将使劳工组织受到更多约束,同时,刑法修正案也进一步限制罢工权。

2011年12月,石油和天然气产业劳工长期罢工现场发生冲突,警方以暴力镇压,打死12人。当局事后逮捕数名工会维权人士和一名敢言的反对党领袖,后者被控定义宽泛的口袋罪,经过未达公正审判标准的庭审,被判七年半徒刑。在哈萨克斯坦,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LGBT)面临敌视和虐待,他们缺少法律保护,常遭到官员不当应对,也没有适当的支持机制,如警察和社工人员等等。

为何大型体育赛事可能导致人权侵害

根据人权观察纪录,在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之前,为了兴建奥运场馆,建筑业移民工遭到普遍剥削,场馆预定地的居民被强迫搬迁,环保运动和其他维权人士受到骚扰和拘押,企图报导这些侵权事件的记者也被迫噤声。在奥运开幕前几个月,俄罗斯制定了一部歧视性的“反LGBT宣传法”,导致LGBT人士受到更多的暴力和侵害。

在阿塞拜疆巴库举办首届欧洲运动会之前几个月,该国政府大举扫荡独立记者和维权人士,指控数十人涉嫌重大犯罪。这些人至今仍被关押。直到今年7月,该国政府才对羁押近一年的数名人士提出正式控告。虽然明确保证要维护媒体采访自由,而且一再重申政府“保证”允许记者自由报导欧洲运动会及其他议题,但当该国政府在欧运会开幕前夕突然拒绝多名主要国际媒体记者前往巴库采访赛事时,却没有遭遇任何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