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0日一名缅因州监狱患有躁郁症和忧郁症的犯人遭矫正人员喷洒胡椒喷雾。画面截取于监狱人员所拍摄并上载到YouTube的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MN4ngibpHs

(纽约,2015年5月12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控,全美国各地拘留所和监狱管理人员对患有精神疾病的囚犯使用不必要的、过当的、甚至恶意的武力。

这份126页的报告,《残酷无情:美国拘留所和监狱对精神疾病囚犯使用武力(Callous and Cruel: Use of Force against Inmates with Mental Disabilities in US Jails and Prisons)》,详述矫正人员如何用致人疼痛的化学药剂喷洒囚犯,对他们使用强力电击武器,以及将他们绑束在椅子或床上长达数日。矫正人员打断囚犯的下颔、鼻梁、肋骨;对他们造成开创性伤口,二度灼伤,严重瘀伤和体内器官损伤。有时因使用武力而造成囚犯死亡。

“拘留所和监狱,对带有精神健康问题的男女来说,可能是危险、有害甚至致命的场所,”人权观察美国部高级顾问及本报告撰写者杰米・费尔纳(Jamie Fellner)说。“甚至当他们因为疾病而无法了解或遵守命令时,矫正人员也会对他们使用武力。”

虽然无法取得全国数据,人权观察的研究显示,对带有精神健康问题的囚犯施以非法、过当和惩罚性武力的情形,在全美国逾5,100个拘留所和监狱中相当普遍,而且可能正在增加。专家将这个问题归咎于精神健康治疗不足、武力使用政策不当、人员训练不够和领导不善。

美国矫正设施中的工作人员有权使用必要武力以控制危险的或严重破坏秩序的囚犯。但人权观察发现,矫正人员有时以暴力处理囚犯精神健康问题所导致的症候性行为,甚至包括比较轻微、不具威胁性的行为,例如随地便溺、粗口骂人、重摔牢房门板、手淫、抱怨未收到餐食或拒绝走出监室。有时,矫正人员使用武力惩罚令他们烦扰或愤怒的受刑人。

本报告审查全美各地拘留所和监狱中对精神障碍受刑人使用武力的情形。人权观察检视了数百件涉及个人或集体的法庭案件和司法部调查事件,并访谈超过125名现职和离职矫正人员、武力使用问题专家、精神科医师和囚犯权利倡导人士,以找出导致非法武力的政策和实务做法,并提出改革建议。

在其中一件案例中,加利福尼亚州某监狱的一名男性囚犯,因为自称“造物主”并拒绝离开监室,矫正人员向他喷洒胡椒喷雾近40次,并对他的监室投掷胡椒烟雾弹4次。

另一案例中,一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佛罗里达州囚犯在监室地板上大便,而且拒绝清理。矫正人员被控明知该囚犯无法控制水温和水量,却将他关在淋浴间用滚烫热水冲洗超过一个小时,致其死亡。

据估计,美国每五名囚犯就有一人患有精神分裂症、躁郁症和抑郁症等严重精神疾病,百分之五随时处于精神病发作状态。有这种状况的囚犯经常很难应付被监禁的极大压力,也很难服从监狱纪律和矫正人员的命令。由于缺乏适当的精神健康服务,这些囚犯未获任何或足够的治疗,可能产生被矫正人员认为烦扰、怪异、吓人、破坏性或危险的行为。他们可能拒绝服从命令,而且违反规则的频率比其他囚犯高出许多。矫正人员的制式反应可能就是动用武力。

矫正专家指出,对于那些因精神疾病症候而产生破坏性行为的囚犯,最佳做法应当是采用特殊的武力措施。举例而言,经过最近的集体诉讼后,亚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已制定新政策,大幅限制对精神疾病囚犯使用化学喷雾,除非是在紧急状态下。但大多数机构仍未采取这种政策。同样地,大多数机构也没有训练其矫正人员了解精神疾病对行为的可能影响,以及利用口语谈判策略化解破坏性行为,避免动用武力。

政府官员应当设法减少精神障碍囚犯的入狱人数,包括扩大社区精神健康资源的可取得性和刑事诉讼转化方案(diversion programs)的适用。官员还应当改善拘留所和监狱中的精神健康服务;确保矫正设施制定并遵循周延的武力使用政策,充分考虑精神疾病囚犯的独特需求和脆弱性。官员应当透过培训使这些政策获得执行,并建立机制使违反政策的矫正人员受到追责。

“监所人员没有受到训练:如何对待精神障碍囚犯,如何排除刺激发病的状况,或如何引导囚犯服从命令,”费尔纳说。“矫正人员往往只懂得依靠武力。在管理不善的监所,矫正人员利用暴力惩罚来控制受刑人,包括精神病患者。”

人权观察认为构成不必要、过当或恶意使用武力对待精神障碍囚犯的案例:

  • 2013年3月17日凌晨3点,科罗拉多州立监狱矫正人员发现克里斯多弗・罗佩兹(Christopher Lopez),一名35岁的躁郁型精神分裂症患者,趴在监室地板上,神志不清且全身几乎无法动弹。矫正人员没有把他送到监狱医务所或召来医务人员协助。相反地,根据一段可公开取得的视频,矫正人员铐住他的双手,将手铐扣上腰链,铐住他的脚踝,把他绑在约束椅上。两小时后,他们把罗佩兹从椅子上放下,让他躺在另一个监室。他的手脚仍被铐住,几乎无法移动,呼吸愈来愈吃力。大约早上9点,罗佩兹死于低血钠症,这种血液症状只要及时救治即可痊愈。
  • 罗伯特・斯威波(Robert Sweeper )于2013年2月7日被南卡罗莱纳州某拘留所收押。警察在寒冷夜晚发现他睡在学校门口,便控告他非法侵入。斯威波很不合作、神志不清且语无伦次,但矫正人员没有将他送医接受精神科诊疗。在对斯威波的监室执行例行检查时,一名矫正人员扭住斯威波的手腕和手臂,并且不断用脚踢他的上身,戳他的肺部,造成他两根肋骨断裂、两节脊椎骨折。
  • 尼克・克里斯蒂(Nick Christie),一名激动、精神恍惚的62岁男性,刚刚停止服用抗抑郁和抗焦虑药物,于2009年因非暴力的轻微违法行为被关进佛罗里达州某拘留所。由于被锁在监室又没有得到任何精神医疗,他不断喊叫并敲打门板。狱警在36小时之内对他喷洒了超过12倍剂量的化学喷雾,并且把他固定在约束椅上,用面罩盖住他的脸部。最后,他因心跳停止而死。
  • 玛莉・法兰克斯(Marie Franks),一名58岁女性躁郁症患者,于2013年秋天被爱荷华州某拘留所收押。她多次因非紧急事故拨打911报警电话,然后又拒捕。她在拘留所里没有得到抗抑郁药物,导致精神健康恶化。10月7日,她拒绝自己更换背心,并辱骂拘留所监管人员。因应这个状况,一名狱警在八分钟内数度使用泰瑟枪对她进行电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