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博尔诺州奇博克公立中学16岁女学生郝娃・恩卡泰(Hauwa Nkatai)。她和219名同学于2014年4月14日遭博科圣地成员劫持至今。

© 2014 Benedicte Kurzen/ NOOR /Redux

(伦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遭伊斯兰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劫持的成年及未成年女性因强迫结婚、改变信仰而承受身体和心理虐待,并于囚禁期间遭到强迫劳动和强暴。该组织自2009年迄今已劫持逾500名成年及未成年女性,2013年5月尼日利亚在博科圣地最活跃地区实施紧急状态后,该组织的劫持行为更加频繁。

这份篇幅63页的报告,《‘在他们营地的数周恐怖经历’: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对成年及未成年女性的暴力行为(‘Those Terrible Weeks in Their Camp’: Boko Haram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nd Girls in Northeast Nigeria)》,访问博尔诺州(Borno)、约贝州(Yobe)和阿达马瓦州(Adamawa)逾46名博科圣地劫持案的目击者和受害者,包括2014年4月被劫持的276名奇博克中学(Chibok secondary school)女学生中的脱逃者。他们的证言显示,尼日利亚政府没有适当保护成年及未成年女性免于各种形式的虐待,或在她们被劫持后提供有效的援助以及心理健康和医疗照护,也未能确保校园安全,或对施暴者进行调查和检控。

“奇博克悲剧和#BringBackOurGirls(救回我们的女孩)运动已使尼日利亚东北部未成年女性面临的骇人危险得到不可或缺的全球关注,”人权观察非洲部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现在,尼日利亚政府及其盟邦必须加强努力,终结这种残暴的劫持行为,为成功脱逃的成年及未成年女性提供医疗、心理和社会援助。”

除了访谈曾遭劫持的成年及未成年女性,人权观察研究员还访问社工人员、尼日利亚国内与国际非政府组织成员、外交人员、记者、宗教领袖和各级政府官员。

4月14日在博尔诺州农村城镇奇博克绑走276名女学生,是博科圣地最大规模的一次劫持事件。然而,在奇博克事件之前和之后,博科圣地还劫持了其他许多人。由于奇博克劫持事件相对而言轻易得手,似乎导致博科圣地在各地变本加厉地进行劫持。

尼日利亚总参谋长艾列克斯・巴德(Alex Badeh)于10月17日宣布尼国与博科圣地已达成停火协议。据尼日利亚总统古拉克・强纳森(Goodluck Jonathan)的助手哈山・土库尔(Hassan Tukur)报告,双方同时协议释放被俘的奇博克女学生。但国家新闻中心(National Information Center)统筹主任麦克・奥梅里(Mike Omeri)稍后表示,女学生的释放尚在谈判中。

尽管博科圣地有时任意抓捕受害者,但它似乎特别针对学生和基督徒。该组织用鞭苔、殴打或处死威胁受害者改信伊斯兰教、停止上学和穿戴头巾或希贾布(hijab)。博科圣地的名称译自豪萨语(Hausa language),宗教上大意为“禁止西式教育”。

博尔诺州孔杜加(Konduga)一名19岁中学女生告诉人权观察,今年1月她和其他五名女学生放学后坐车回家时被持枪的博科圣地暴徒拦下,其中一名暴徒大嚷:“啊哈!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你们很死脑筋嘛,我们已经说‘boko(意指西式教育)’是‘haram(有罪)’了,你们还坚持要去上学。我们今天要在这里把你们全杀了。”

这几个女学生被带往这群暴徒的营地,位于面积518平方公里的森比萨(Sambisa)雨林深处。她们假装是穆斯林并且发誓绝不回去上学,而于两天后获释。这些少女没有再回学校,造成尼日利亚东北部原已很高的中学辍学人数更加膨胀。其他成年及未成年女性,有些是在自家或村子里被劫持,有些被绑时正在下田、取水或在街头叫卖。

在公众瞩目的奇博克劫持案发生后,尼日利亚联邦和各州政府在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协助下,为逃离博科圣地的57名女学生设立了一项基金。但是,这项基金似乎并未普遍惠及其他为数众多的博科圣地暴行受害者。在人权观察访问的其他成年及未成年女性中,没有一个曾经收到或得知任何政府提供的心理健康或医疗照护。许多人根本不敢谈论她们遭受的创伤。

“博科圣地暴力幸存者不该迫于羞耻或恐惧而保持沉默,”贝克勒说。“应该感到羞耻的是博科圣地,他们仗著对宗教经文的极端诠释而对成年及未成年女性施暴。”

早在2013年年中以前,博科圣地就已经在该组织当时的根据地博尔诺州首府迈杜古里(Maiduguri)或约贝州首府达马图鲁(Damaturu)将少数成年及未成年女性由家中或大街上绑走。根据人权观察纪录的案例,博科圣地以不支持该组织意识形态为由劫持已婚妇女做为惩罚,或者随意丢下一些聘礼就强迫成年及未成年女性与暴徒结婚,她们的家人则因害怕报复而不敢反抗。

2013年5月,尼日利亚政府在阿达马瓦、博尔诺和约贝等州实施紧急状态之后,博科圣地开始升高对弱势群体的攻击,包括女性、儿童、学生和农村居民。该组织领导人阿布巴卡・谢考(Abubakar Shekau)警告,他的战士将对尼日利亚安全部队成员的家属展开报复,因为他们逮捕和拘押暴徒的妻小。例如,2013年5月7日,暴徒从博尔诺州巴马(Bama)的警察宿舍抓走了四名妇女和八名儿童。

人权观察估计,自2009年迄今,已有逾7,000位平民在博科圣地对尼日利亚东北部及首都阿布贾(Abuja)的攻击中丧生。其中至少4,000人死于2013年5月到2014年9月之间。人权观察收集的证据强烈显示,在博尔诺、约贝和阿达马瓦等州,尤其博尔诺州的情势,已经构成可以适用国际人道法──或称战争法──的武装冲突。

人权观察过去曾纪录尼日利亚安全部队在反击博科圣地进攻时普遍的侵权行为。自2009年以来,安全部队使用过当武力,纵火焚烧民宅,对居民身体施暴,使受害者“失踪”,以及不经司法审判处决涉嫌支持博科圣地的民众。

目击者们告诉人权观察,倘若安全部队依据居民提供的情报对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的攻击采取行动,尼日利亚政府应该可以防范部分博科圣地造成的损害。但是,目击者们说,安全部队似乎限于兵力或弹药不足而居於劣势。

人权观察表示,尼日利亚当局应该立即采取适当措施保护弱势社群,包括保障儿童在校安全和受教权,以及保障劫持及其他暴力受害者获得医疗及心理健康服务。

尼日利亚当局还应该依照公正审判的国际标准,调查并起诉在这场冲突中犯下严重罪行的人士,包括博科圣地以及安全部队和亲政府自卫团体的成员。

“博科圣地的暴行,以及政府的不当反应,造成尼日利亚北部众多居民深陷恐惧和痛苦,”贝克勒说。“尼日利亚政府及其盟邦必须加强保护和援助服务,并对双方侵权行为移送法办,才能停止恐怖的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