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五月冲突中巴勒斯坦抗议民众以弹弓回击以色列士兵

© 2014 路透社

(耶路撒冷)-视频片段、照片、目击者证言和医院病历显示,两名17岁青少年于2014年5月15日遭以色列士兵枪杀时,并未对以军构成立即威胁。人权观察指出,这两名男孩显然遭实弹击中,当时他们正在约旦河西岸参加一场示威活动。

视频片段明确显示,以军士兵向两名男孩──拿汀・诺瓦瑞(Nadim Nawareh)和穆罕莫德・萨拉梅(Mohammed Salameh)──所在的方向射击,两人随即倒地。医院病历指出,这两名男孩,以及同遭以军射成重伤的15岁男孩穆罕莫德・阿扎(Mohammed Azza),胸部都有实弹造成的枪伤。子弹穿过诺瓦瑞和萨拉梅胸部。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在三名男孩中枪时,他们听到实弹发射的声音,它和橡胶子弹发射的声音完全不同。

“以色列占领军安全部队故意杀害平民是一种战争罪行,”中东和北非部主任萨拉・李・维特森(Sarah Leah Whitson)说。“以色列有责任检控射杀这些青少年的部队,以及下令使用实弹镇压示威的负责官员。”

以色列军方表示,他们正在调查这起命案,但其部队“并未使用实弹,”只用了橡胶子弹和催泪瓦斯。然而,橡胶子弹的设计就是为了避免穿透人体。由至少60公尺之外发射的橡胶子弹,极不可能导致诺瓦瑞和萨拉梅死亡以及阿札重伤。而且诺瓦瑞的家人取出了可能造成他丧生的实弹。

以色列安全部队在占领期間的罪行,例如故意攻击平民,可能构成战争罪而依国际法受到检控。人权观察指出,以军一再在类似抗争中向不具威胁的巴勒斯坦人发射实弹,包括4月4日在同一地点的示威,而且以军很少因为这种行为将士兵移送法办。

这三名男孩分别在不同事件中中枪,但地点都在贝杜尼亚(Beitunia),巴勒斯坦人稍早在此地举行示威,纪念1947到1949年巴人被逐出今日以色列的“灾难日(Naqba Day)”。在示威后发生的暴力冲突中,以军向投掷石块攻击以军的巴人发射橡胶子弹、实弹和催泪瓦斯。

一名当时在场的摄影记者撒姆尔・纳扎儿(Samer Nazzal)告诉人权观察,以军对试图抢救诺瓦瑞的一群巴人发射橡胶子弹。人权观察看过纳扎儿在诺瓦瑞中弹后立即以高速快门拍下的一组照片,其中清晰可见一枚橡胶子弹自以军方向飞来的轨迹。这枚子弹击中一名巴勒斯坦救护员的头部,他身著桔色背心,正和一群人一同抬起诺瓦瑞。

据人权团体以色列占领区人权资料中心(B’Tselem)报导,以色列占领军当天还用实弹打伤另一名23岁男性的手臂。

以色列媒体引述以色列国防、外交部长及不具名的国防部资深官员说法,指这起枪击命案的视频证据是巴勒斯坦人伪造出来的。然而这些官员均未对事发经过提出不同说法。人权观察检视过的目击者证言、医院病历、保安摄像画面、新闻媒体画面和记者拍摄的照片,全都显示以军曾发射实弹。

以色列军方表示,他们正在对枪击事件进行“任务汇报(operational debriefing)”,同时警方也已对此案展开调查。“任务汇报”是军事单位总结经验教训的一种程序,其中上级指挥官查问的对象仅限士兵,不包括其他目击者。

以色列宪兵和警察也都在调查以军和边防警察涉入此案的情况。这种调查可能会包括约谈目击者,而贝杜尼亚居民说,以色列调查员在命案发生后曾多次到案发现场访谈巴勒斯坦居民,但并未试图封锁现场以保全证据。以巴双方政府据报已成立联合调查委员会,但迄未发布有关其职权的信息,委员会显然也尚未开会。

人权观察检视过多名巴勒斯坦记者在5月15日当天拍摄的视频片段,其中显示在场以军备有相机,国际保护儿童组织巴勒斯坦分会(Defense for Children International – Palestine)亦指出,阿札说他看到以军用录影或照相记录冲突过程。人权观察表示,为协助确保调查的透明和时效,以色列应公布其部队所收集未经编辑的所有视频和照片。

“以色列军方声称其部队并未在5月15日发射实弹,但这种说法经不起考验,”维特森。“为终止最近这起事件例示的有罪免责情况,以色列各盟邦应向其施加严厉且持续的压力,巴勒斯坦则应寻求国际刑事法院审理本案。”

枪击事件详情

阿札的父亲和一名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当天下午约12点20分,以色列士兵开枪打伤阿札胸部,地点与后来诺瓦瑞和萨拉梅中枪身亡处相距约15公尺。下午约1点45分,以军士兵枪击诺瓦瑞前胸,子弹从诺瓦瑞背部穿出。下午约2点58分,以军士兵枪击萨拉梅背部,子弹从萨拉梅前胸穿出。

视频片段显示,诺瓦瑞曾在抗议活动进行中抛掷石块,但同时也显示无论诺瓦瑞或萨拉梅在遭到枪击的当时并没有抛掷石块。人权观察没有看到任何视频片段显示阿札中枪时的情况。阿札说当时他并未抛掷石块。即便这些男孩在中枪时有抛掷石块的行为,事实上也不可能构成任何实际的生命威胁,因为当时距离他们最近的以军士兵位于大约60公尺外的山坡上,而且有一面混凝土墙做为掩护。

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当时现场有两队以军士兵。一队士兵和车辆在大约230公尺外,另一队是隶属以色列宪兵的边防警察,距离男孩遇难处约60公尺。目击者指出,后者曾在当天稍早对巴勒斯坦年轻人发射橡胶子弹和催泪瓦斯。人权观察到现场观察发现,上述两支安全部队所在的位置和男孩遇难处都能划出清楚的射击线。

视频、病历和新闻报导

5月19日,国际保护儿童组织巴勒斯坦分会发布经剪辑的视频,内容采自附近一栋建筑物的监视摄像头,片中可见诺瓦瑞和萨拉梅显然因中枪而突然倒地,随即被其他示威者抬走。军方在回应声明中表示:“相关视频以歪曲事实的方式剪辑”而“无法反映当天的实际情况,即〔巴勒斯坦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不具名的国防部资深官员则对以色列媒体说,该视频“可能被动了手脚”。

人权观察经由上述人权组织取得了来自三支监视摄像头的未经剪辑视频,并访问了摄像头的所有者,47岁的法克尔・札叶德(Fakher Zayed)。其中两支摄像头对准札叶德楼房前方,它们拍摄到男孩们中枪的画面,第三支摄像头则对准楼房与最近一支以军之间的区域。札叶德在该楼房地面层经营木工店面,家住地上一层(即二楼)的公寓套间。他说他在阳台上亲眼目睹这几起枪击。根据未经剪辑的视频,在这些男孩出现的片段,包括他们中枪时,都找不到任何他们对士兵构成威胁的证据。以色列占领区人权资料中心也检视过完整视频,并透过网络发布了其中两支监视摄像头的片段。

诺瓦瑞的家人向人权观察出示了一颗枪弹,据称是诺瓦瑞的表亲在他的背包中发现的,而视频显示他在中枪时正背著这个背包。诺瓦瑞的父亲说,诺瓦瑞当天是在放学后去加入示威。人权观察检视过前述背包上的明显弹孔、沾血的课本和纸张以及该枚枪弹。该枪弹是一枚全金属外壳高速子弹,直径介于5到6毫米(公厘)。

5月22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播出其自摄视频片段,显示一名部署在巴勒斯坦示威者约60公尺外的以色列边防警察朝向诺瓦瑞遇难地点开枪。几秒后,视频显示一群巴勒斯坦人把诺瓦瑞抬往救护车。

有些评论者和新闻报导误指CNN公布的视频无法显示以军发射实弹,因为画面中的攻击步枪加装了用来发射橡胶子弹的配件。然而,以色列军队配有至少一种由以色列军工公司(Israel Military Industries)生产的攻击步枪配件,既可让士兵发射橡胶子弹,又能发射实弹而不须移除该配件。其产品型录说,这种长22公分的“发射器”可以“加挂在装有北约制式消焰器的任何一款步枪”,并且“毋须移除加挂器材即可使用5.56公厘致命射击功能”。

人权观察无法断定视频中射击出去的是实弹或橡胶弹,也无法排除诺瓦瑞可能是被视频画面未录到的其他人枪杀。

5月28日,以色列媒体报导,以色列宪兵在检视过CNN播出的5月15日录像后调查判定,一名隶属军事发言人室的士兵为了试图驱散巴勒斯坦示威者而向他们旁边的一堵墙射击了两发橡胶弹。调查发现,该士兵向一名边防警察指挥官提出要求,借用后者的攻击步枪完成射击后将枪支交还。军方已将该士兵停职,因为他无权介入驱散群众的任务或发射橡胶弹。然而据报该调查已排除该士兵发射实弹的嫌疑。

人权观察由位于雷马拉(Ramallah)的巴勒斯坦医学中心取得了5月15日的医院病历。根据病历,阿札的左前胸壁和左肺受到枪伤。诺瓦瑞的胸部和肝脏受到枪伤,大量出血,腔静脉一处破裂。萨拉梅,又姓阿布・塔赫(Abu Thaher),到院死亡,枪伤由右后背部进入、左胸骨区穿出,伤及心脏。

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报导,不具名的“以色列军方调查人员说〔…〕枪弹是由巴勒斯坦人发射的,不是以色列军队。”目击枪击的店主札叶德说,5月23日他曾无意间听见到他家来的军官互相用希伯来语交谈,揣测是巴勒斯坦人开的枪。

然而,被害人身上的射入伤口、视频画面和目击者证言均强烈指出,枪弹是由以军位置射出。若有巴勒斯坦人在以军所在区域用攻击步枪连续开火,不大可能不被以色列士兵、示威者和记者注意到,尤其这些人在枪击前后好几小时一直待在现场。

据以色列人权志工组织(Yesh Din)纪录,从2000年9月迄今,以色列共有六名士兵因非法杀害巴勒斯坦人被军方定罪,其中判刑最重的是七个半月徒刑。在此同时,据另一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纪录,以军杀死超过3,100名未涉敌意行为的巴勒斯坦平民,这还不包括以军在西岸进行执法活动时杀掉的巴勒斯坦人。

目击者描述5月15日杀人事件

纳札儿,28岁的摄影师和《旗帜新闻(Raya news)》记者,告诉人权观察,他在当天下午约1点30分到达现场时,冲突已经开始。他后来听到以军发射橡胶弹以及实弹。示威活动现场目击者和来自以色列、巴勒斯坦及国际的人权观察员们均一再确认,实弹射击的声响和以色列国防军制式橡胶弹的声响很容易辨别。纳札儿说:

当时有七、八名士兵站在约60公尺外的一个高地,以混凝土墙和围篱做掩护。距离我们约200公尺处还有许多〔军用车辆〕。数十名示威者大多只是围观,另有大约20人在扔掷石块。其中两、三人不时冲出去丢石头,但因士兵居于高处且有掩体保护,石块显然都无法真正击中他们。士兵则不停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弹,偶尔我们也听到实弹的声音。

我一到现场马上开始拍照纪录冲突情况。拿汀〔诺瓦瑞〕决定要过街。当时他没有扔石块,只是要过街。他刚走到路中间就被枪弹正中胸部。我亲眼看见。我离他只有15公尺远。我听到那发子弹的声音,他随即倒地不起。

札叶德,那位店主,和另一名记者阿巴斯・马孟尼(Abbas Mamoni)均证实纳札儿的描述。

纳札儿迅速拍摄了一系列照片,显示一枚子弹射向撤离诺瓦瑞的人群,并显然击中一名身穿萤光背心的男性救护员头部。后续影像显示该名男子跌倒后以手抚头。纳札儿说:

一群男孩跑过去抢救〔诺瓦瑞〕并将他抬走,当他们抬著他走向约50公尺外的救护车时,橡胶弹和催泪瓦斯仍未停止。救护车上的一名人员跑过来迎接他们,当他抬起拿汀走向救护车时,他的后脑被橡胶弹击中。他抱著头倒在地上。

一名22岁的学生莫罕纳德・达比叶(Mohannad Darbiyeh)告诉人权观察,他在诺瓦瑞中弹时到达现场,并且目击萨拉梅中枪:

他们使用催泪瓦斯和橡胶子弹。我当时和穆罕莫德在一起,离他只有一公尺。我听到一发实弹;它的声音和橡胶弹不同。他立刻就中弹了。他中弹时正要离开冲突现场。他不是站在最靠近士兵的人群前方,而是正要后退离开他们。我把他扶起送上救护车。

15岁的穆罕莫德・阿札告诉人权观察,以军士兵在稍早的示威活动中击中他的背部。一位不愿具名的目击者证实,阿札距离最近的以军士兵大约数十公尺,可见他当时并未构成任何威胁。

以军士兵曾一再使用实弹对付巴勒斯坦示威者,包括最近在贝杜尼亚,并且枪击不具威胁性的巴勒斯坦人。4月4日,以军士兵曾以实弹击中占领区人权资料中心的摄影志工穆罕莫德・亚欣(Mohammed Yassin),当时他正在纪录贝杜尼亚的示威活动。人权观察曾检视另一位摄影师拍下的视频片段,显示亚欣正站在街边拍摄示威活动,他既没有参与示威,也没有对以军士兵构成威胁。亚欣当时身穿黄色萤光背心,在同一栋大楼前中弹,距离诺瓦瑞和萨拉梅中弹身亡处约10公尺。据B’Tselem报导,以军士兵4月4日在贝杜尼亚还用0.22口径枪弹击中另外五人,伤者被送往雷马拉急救。

人权观察曾分别在2013年1月和12月纪录以色列士兵在约旦河西岸枪杀两名不具威胁性的巴勒斯坦男孩。军方尚未就这两起案件检控任何人。根据验尸报告,15岁的瓦吉・雷马义(Wajih al-Ramahi)于2013年12月在加拉宗(Jalazon)难民营附近遭以军由约200公尺外击中背部。巴勒斯坦人权组织哈克(Al-Haq)表示,由于以色列军方迟未发出让该枚子弹通过以色列边界的许可,巴勒斯坦当局迄今仍无法将它送往约旦进行弹道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