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可兰经学童”徒步穿过住宅区,准备去行乞。

© 2008 Thomas Lekfeldt

 

(达喀尔) -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指出,七名可兰经教师强迫委托给他们照顾的男童当街行乞,其被逮捕和定罪为塞内加尔儿童的权利作出重大前进的脚步。这群男子于2010年9月8日的判刑是2005年立法禁止这做法的首次执行。另外两名被控相同罪名的男子将于9月9日开审。人权观察表示,当局目前筹备把男童送回家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孩子的福利。

有成千上万个男童原本委托给教师照顾、传授可兰经却遭受诸如这群被告的剥削和强迫劳动。这项诉讼案是塞内加尔当局打击这广泛违法行为的部分努力。被控的七名男子每人被达喀尔一法院判处缓刑6月,罚款10万法郎(200美元)。

人权观察西部非洲部门的高级研究员,科琳娜•杜夫卡,说:"逮捕、判处这群罪犯代表塞内加尔走向终止人们以传授宗教教育为借口,剥削弱势儿童,这一进展备受欢迎。塞内加尔政府应继续起诉人权侵犯者,与此同时确保男童得以安全返回家人的身边。"

人权观察在2010年4月发表的报告中记载,在塞内加尔这个剥削和虐待的制度中,至少有五万名被称为"可兰经学童"(talibés)的男童被残酷的"宗教领袖"(marabouts),即宗教教师,强迫每天长时间当街行乞。绝大多数的男童在12岁以下,甚有许多男童年仅四岁。人权观察记录了大量包括毒打在内的身体虐待案例。一些儿童因无法交出每日必需交的金额,亦或试图逃跑,遭人用铁链锁住、被逼作出疼痛的姿势。人权观察还发现,剥削做法显然与日剧增,在过去10年内一些城市地区的案例增加了一倍。

宗教领袖实际上成了"达拉"(daara)学校里的可兰经学童的监护人。虽然有许多宗教领袖认真执行传统,为小小年纪的男童传授宗教和道德教育,但在许多其他住宅区内--特别是城市内--的达拉学校,宗教领袖以教育为挡箭牌,经济剥削本应照顾的儿童。儿童沿街乞讨的时间往往高于修读可兰经的四倍。塞内加尔的伊斯兰学者说,男童经至少五年的剥削后,离开达拉学校时却连可兰经都未背熟。

可兰经学童乞讨,通常可以集体赚到大批的金钱、大米和食糖,但这些往往不是用来为学生提供衣食或住宿。男童通常得在30人之多的小房间内睡觉,男童在这些被遗弃或临时的建筑对雨、酷热和严寒的袭击几乎完全不受到保护。许多儿童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而长时间在街头将他们处于车辆意外、身体虐待和性虐待的风险。人权观察说,男孩在这些达拉学校承受的虐待简直是一种现代奴隶制。

塞内加尔政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最初试图使家庭和宗教领袖意识到强迫乞讨的危险,还开始支持"现代化"、不需男童行乞、提供更全面教育的达拉学校。由于遭受虐待的男孩人数逐步增加,外交官和捐献者对塞内加尔政府施加更多压力,要求政府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010年8月24日,苏莱曼·恩德内·恩迪亚耶(Souleymane Ndéné Ndiaye)总理颁布法令,指示当局搜捕所有的乞丐,包括可兰经学童,并指出政府正"受到其[捐助]合作伙伴的威胁"。人权观察指出,不幸的是,政府似乎没有为安置和遣返被达拉虐待的大量儿童,作足事宜。国家当局只不过释放了一些男孩,却使到他们处于弱势情况,很可能会返回到虐待他们的教师或沦落到街头。

杜夫卡说:"打击行动应为难虐待儿童的人员,不应为难受害者本身。"

人权观察表示,虐待儿童的宗教领袖最近被逮捕、起诉,是个令人鼓舞的迹象,显示警方和司法正积极主动解决这一问题。参与调查这七名男子的塞内加尔官员向人权观察透露,他们访问的儿童乞丐中,有20多名被迫长时间在达喀尔的街道上乞讨。每人必须每天交出200至1 000法郎(0.40-2美元 )给教师。当局凭着资料对七名男子展开逮捕、进行定罪。

一些男孩已被安置在Centre Ginddi(一个提供粮食、医疗保健和心理支持的国营收容所),当局正努力安排让男孩和家人团聚。但是,人权观察采访的司法和警方人员无法指定居住在这七所达拉学校的另外100多名男孩的下落。一名政府代言人则指出,大多数男孩还是留在达拉学校内,由学校副主管监控。

人权观察表示,官员的反应令人关注这些男孩的福利问题。人权观察指出,尽管政府为保护儿童担任主导责任,官局应与伊斯兰领袖、民间社会和捐助者紧密合作,确保男童在返回家之前,充分获取住宿和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