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以武力胁迫推高新冠疫苗接种率,并非解决之道

发表于: The Globe and Mail
中国中部湖北省武汉市一处临时注射站,移住劳工和市民正在排队接种新冠肺炎疫苗,2021年8月23日。 © 2021 特写图片(FeatureChina),取自美联社图片

8月31日,大批湖南民警闯进张建平家中,质问他为何拒绝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张先生说他告诉警方,根据教育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规定,疫苗接种必须在知情同意之下实施。他明确表示自己不知情、不同意,拒绝打疫苗。后来,警员以武力将他押上警车并送达医院。在手脚遭多人压制之下,张先生被注射了一剂疫苗。

张先生的故事不是孤例。强制接种疫苗已如狂潮席卷,其源头是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定出的指标,即10月底前必须让11亿人接种疫苗,达到百分之80的人口覆盖率。许多地方政府都在官方文件中高倡疫苗接种“清零”,山西省怀仁市中共党委书记在某次会议将其意义总结为:“不漏一户、不落一人⋯⋯做到市内目标人群全面清零”。

为大部分人口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是在中国和全世界遏制大流行的关键步骤。然而,如果在设定人口覆盖目标的同时没有明确保护人民权利,很可能导致当局滥用指标进行强制注射。中国各地最近几个月的情况正是如此。

中国政府强迫打疫苗的手段,远远超过在其他国家引发广泛争辩的“强制接种”,非但无法解除疫苗怀疑论者的疑虑,反而可能播下不信任的种子。国际人权法允许各国政府强制人民接种疫苗,但不能以武力或不当胁迫的方式为之。

在有些案例,当局用的不是武力而是其他胁迫手段,也没有提供定期检测或其他合理便利的选择。在青海省民和县,有社区宣布对无故拒打疫苗的居民停办低保、养老或医保福利。在辽宁省葫芦岛市,学生返校上学必须持有全家人的疫苗接种证明,包括父母、祖父母、兄弟姐妹在内。

湖北省孝昌县和重庆市都传出网民抱怨,指地方官员以不断打电话、入户访问或带往官署讯问等不同形式加以骚扰。江西省南昌市地方政府宣布,举报未接种疫苗人员可以得到奖励。有些地方政府还追捕那些对强制接种疫苗表达不同意见的人士。例如,河南警方将维权人士张杰带到派出所讯问,并且强迫他删除在社交媒体发出关于被逼打疫苗的贴文。

尽管中央政府三令五申,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必须基于“知情、同意、自愿”的原则,但并未明定对违反此一原则的地方政府应如何究责。“查出并处罚违抗中央命令的地方官员,对中央政府而言并非难事,但它选择不作为,” 协助中国假疫苗受害者的旅美维权人士杨占青说。在此同时,中国政府却大力审查批评国产疫苗的言论,并散播有关非国产疫苗的不实资讯

中国各地部分民众抗拒国产疫苗,主要是因为一再发生的疫苗丑闻早已证明当局对疫苗市场的管理失灵。国药和科兴两家公司生产的疫苗虽获世卫组织批准,但据报两家公司都曾涉及相关丑闻。

部分假疫苗受害者家属多年来坚持问责,换来的却是警察骚扰、恐吓,甚至坐牢。去年10月,何方美遭河南当局强迫失踪。自从她的女儿在2018年注射疫苗导致瘫痪后,何方美就不断大力抨击中国疫苗业者。她至今仍音信全无。

毋庸置疑,北京未能在初期防堵新冠病毒传播,是造成大流行的罪魁祸首。当时它向公众隐瞒资讯,短报感染病例数目,淡化感染严重性,而且否认人对人传染的可能性。

从疫情开始至今不断发生的言论审查、骚扰和任意拘禁,加深了中国民众对疫苗的不信任。如果北京真的想要推高疫苗接种率,第一步就应该释放狱中的疫苗安全倡导人士,并在疫苗研发、安全与监管方面采取透明措施。把人民抓起来强迫打疫苗,不是正确的解决办法。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