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印度:应停止在克什米尔使用丸粒散弹枪

在宗教活动开火造成重大伤害

An Indian police officer aims a shotgun at Kashmiri protesters throwing stones, in Srinagar, India, May 8, 2018. © 2018 AP Photo/Mukhtar Khan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印度当局应禁止保安部队在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使用散弹枪发射金属丸粒驱散群众。印度警察和民兵部队于2020年8月29日在斯利那加(Srinagar)的什叶派穆斯林仪式上发射散弹枪和催泪弹,造成数十人受伤。

保安部队依据新冠防疫禁令向穆哈兰姆(Muharram)游行群众下达解散命令,遭群众拒绝后开火。此举引发暴力抗争,部分示威者抛掷石块,警方称造成15名安全人员受伤。

“印度执法部门一次又一次在克什米尔使用散弹枪,导致示威者和旁观者饱受惊吓和严重伤害,” 人权观察南亚区主任米纳克希・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说。“印度当局必须认识到,用这种武器向群众开火,即使是暴力的示威者,也必然导致无区别和过度的伤害,违反国际标准。”

自从印度当局采用这种表面上“非致命”的武器取代实弹作为控制群众的方案,十年来以散弹枪发射的丸粒已造成数千人受伤,包括眼睛失明。最初改用这种武器,是因为2010年长达数星期的暴力抗议活动造成克什米尔近120人丧生。

安全部队通常使用12铅径压动式散弹枪,发射装有数十或数百颗金属丸粒的弹药,因常用于狩猎而被称为“鸟弹”或“鸽弹”。发射时,丸粒最初紧密集中,射出后即成片散开,可在相当大的半径范围内造成无区别伤害,连旁观者也难逃波及。

印度当局宣称,安全部队仅在反击暴力抗争且确有必要时才会使用散弹。然而,国际法禁止使用任何无区别或不必要的武力,包括对抗暴力示威者。

安全部队在克什米尔使用散弹枪已造成许多人员伤亡。尽管缺乏散弹枪丸粒造成人员伤亡的准确数据,但据内政部2018年2月向国会提出的报告,从2015到2017年共有17人因散弹丧生。数据新闻网站IndiaSpend报导,从散弹枪发射的丸粒在2016年7月至2019年2月之间导致139人失去视力。查谟和克什米尔邦首席部长穆夫提(Mehbooba Mufti)于2018年1月告诉州议会,在2016年7月至2017年2月之间,有6,221人遭丸粒射伤,其中782人伤及眼部。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表示,使用散弹枪“发射金属弹丸是克什米尔最危险的武器之一”,并呼吁立即停止将其用于人群管制。

2017年,内政部答覆国会有关丸粒使用问题时表示,该部曾研究其他非致命的群众驱散方法,但是“若这些措施证实无法有效驱散暴民,就可能采用丸粒散弹枪。” 最高法院于2016年12月表示,这种武器不该“无区别或过度地”使用于克什米尔,有关当局必须经过“适当考量”才能加以运用。

2016年8月,安全部队答覆查谟和克什米尔邦高等法院,其所使用的弹药每颗装有450个金属丸粒。基于国家安全顾虑,政府拒绝公布这种弹药以何种金属制成,但斯利那加当地医师表示通常是“铅丸”。虽然较小的丸粒通常只会造成疼痛和表皮伤害,但若击中身上脆弱部位(例如眼睛)也有可能致命。另据官方说明可知,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民兵部队只受过为期三天的培训,学习使用包括散弹枪在内的低致命性武器。

联合国《使用武力与火器基本原则》“禁止使用会引起不必要伤害或产生不必要危险的火器和弹药。”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负责监督《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遵行情况的机构——在其第37号一般性意见中表示:“枪支不是维持集会治安的适当工具,决不能仅为驱散集会而使用…执法人员在集会场合使用枪支攻击人员,必须限于对抗致死或严重伤害之迫切威胁而绝对必要的情况。”

2020年联合国关于为执法使用“低致命性武器”的指导原则规定: “同时发射多枚弹丸是不精确的,而且其使用一般不符合必要性和相称性原则。绝对不能使用金属丸粒,例如散弹枪的弹药。”

“印度领导人既然声称其政策正在改善克什米尔人的生活,就不能忽视安全部队造成人民受伤、失明和丧命。” 甘古利说。 “印度政府应停止使用散弹枪发射金属丸粒,并检讨其人群控制技术以符合国际标准。”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