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如何阻止中美践踏人权

全球超级大国应受到问责

发表于: Euronews
A girl runs in front of graffiti depicting US President Trump and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with face masks displayed on a wall in Berlin, Germany, April 29, 2020. © 2020 AP Photo/Markus Schreiber

借用一句非洲谚语,遇见大象打架,待在草原不如走进树林。今天,中、美两国正如两头互相叫阵的大象。然而,习近平和特朗普异中有同,两人都不喜欢自己的行为受到全球问责,包括在人权方面。崇尚人权的各国政府必须自问,是要冒著跟杂草一样被蹂躏的危险自管自顾,还是要像坚靭树林般团结一致。

习近平和特朗普二人企图逃避问责的最新事例,就是他们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方式。习近平坚决排除真正的独立国际调查,以免曝露其政府审查言论本能造成的灾难後果,例如在疫情初起时禁止多名武汉医师吹哨示警,以及後来昧於事实否认病毒有人传人的危险。

另一方面,尽管收到明确警报,特朗普仍然淡化病毒威胁,浪费数週时间导致病毒传遍全美。为了转移焦点,他把世界卫生组织当作替罪羊。世卫组织固然对中国审查言论、掩饰真相不置一词难辞其咎,但特朗普在明知疫情严重後仍未尽责防疫,没道理责怪世卫组织。

此次疫情只是习、川二人打击国际监督的最新事例。中国政府日益利用强力手段,企图撲灭对其人权纪录的批评,破坏可能对其问责的各种联合国人权机构。最近,北京对澳大利亚实施贸易制裁,显然是为了报复澳大利亚主张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北京现在更透过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 大洒数万亿美元贷款,迫使受惠国家为中国政府的反人权纲领撑腰。

在联合国安理会和人权理事会,中国政府一贯反对维护其他国家人权的提案,以免这样的先例可能反过来套在它自己头上。就连叙利亚政府非法攻击医院与学校、或缅甸对罗兴亚人进行族群清洗如此罪大恶极的事件,都无法说服北京支持联合国干预。

在此同时,特朗普竟指示美国政府放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宝贵席位,以抗议该机构批评以色列。特朗普政府吊销了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的签證,而且威胁她,若她继续侦办美国审讯员在阿富汗涉嫌刑求人犯以及以色列非法扩张约旦河西岸定居点的案件,将予进一步报复。正如中国政府企图将经济发展提升到国际人权法的要求之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成立了天赋权利委员会(Commission on Unalienable Rights),其目的显然是根据美国政府的偏好来挑拣国际人权标準。

当然,就算是特朗普执政,美国政府有时也会捍卫人权,例如反对在叙利亚使用化武,促使委内瑞拉终结马杜洛的高压统治,以及揭发中国政府在新疆拘押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多达一百万人。

但这些零星捍卫举动似乎缺乏一贯原则,而且特朗普乐於与独裁者交好,例如俄罗斯的普京、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埃及的塞西、菲律宾的杜特尔特、萨尔瓦多的布克尔和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

愿意捍卫海外人权的各国政府,都被夹在几十年努力取得的成就和执意加以破坏的美中两个超级大国之间。若仅凭一国之力,它们几乎毫无抗衡之力。贸易威胁和其他经济压力通常不是任何单一国家所能抗拒。不过,若能采取一致行动,便不易遭受报复。不论华盛顿或北京,都无力与全世界为敌。

举例而言,2019年有20几个国家两度在联合国发表共同声明,谴责中国政府大量拘押新疆穆斯林。多国联合声明让中国陷入被动,迫使它以“学员已全部结业”为由宣佈关闭部分“营区”。另一类似的集体行动则推动了世界卫生大会通过决议,授权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应对措施进行“不偏倚、独立且全面的检讨”。

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集体行动,才能保卫国际刑事法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各地被迫害人民以及人权保障体系本身。若以单打独鬥的方式推动人权,各国在两个超级大国脚下将前途多艰。唯有团结一致,才有机会为全球人权体系奠下稳固基础。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