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印尼对新疆情势的沉默

一百万穆斯林被拘押、大规模监控、政治思想灌输、亲子离散

发表于: New Naratif
印尼穆斯林社运人士在日惹集会,参与者手持“拯救维吾尔”横幅,2019年12月21日。 © 2019 Devi Rahman/INA Photo Agency/Sipa USA

如此大范围、大规模的人权侵犯若是发生在欧美国家,包括印尼在内的穆斯林占多数国家想必早就蜂起抗议,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毫无动静,为什么?因为暴行发生在中国。

早自2014年起,中国政府就在西北部的新疆地区开展“严打行动”,针对当地突厥裔穆斯林居民,清除“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思想病毒”。北京长期敌视维吾尔及其他穆斯林的独特文化、语言和宗教认同,将其与政治不忠诚或“分离主义”混为一谈,在这项行动中更是变本加厉。各色各样的宗教行为都被中国政府一股脑归类为“极端主义”──连给新生儿起特定的宗教名字,如麦迪娜,或穿戴面纱都不行。

最近两年,许多人权活动者、记者和学者陆续披露新疆穆斯林的苦难,包括被强迫放弃民族和宗教认同。通过大规模任意拘押于“政治教育”营和其他手段,他们正在遭受改造,被迫成为全心効忠中国共产党的新人。

尽管已有确凿证据,包括卫星影像官方文件和警用手机软件,足以证明新疆的严酷镇压,中国政府仍坚称相关指控全属恶意捏造,还硬拗说那些人都是“自愿”参加“职业培训”,现在已经“结业”,而且新疆人人享有宗教自由。

中国政府显然为其新疆政策在印尼等穆斯林占多数国家极力争取政府、宗教人物和公民社会团体的支持。中国当局长期耕耘与印尼的关系──据《华尔街日报》12月报道,包括捐赠和其他财政援助──显然得到了回报。

中国政府曾经邀请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穆罕默迪亚(Muhammadiyah)、伊斯兰教士理事会(Indonesian Ulama Council)和部分伊斯兰政党的高级教士访问中国和新疆,由官方安排参观营区。许多受邀者事后开始附和中国政府对新疆情况的说法,甚至给予赞美。

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与穆罕默迪亚在遭到《华尔街日报》指控它们被中国操纵而保持沉默后,针对新疆问题发出措辞强烈的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停止一切侵犯人权行为,特别是对维吾尔社群,不论有何借口。”

上星期,雅加达媒体Narasi TV也破天荒播出新疆调查报道,利用卫星影像说明中国政府如何误导前述访问团,包括在访宾到达前拆除铁丝网和其他罪行证据,以及只让印尼代表参观新疆政治教育营的有限区域。

与此同时,部分穆斯林及其他非政府组织,包括好战的伊斯兰卫士阵线(Islamic Defenders Front),纷纷表达强烈关注。去年12月,雅加达中国大使馆门外曾有抗议中国虐待穆斯林的示威。但许多这些团体也曾集会打压印尼宗教少数群体,例如基督教和阿赫迈底亚派(Ahmadiyya),因此他们的行动更像是基于自利而非理念。

印尼政府,以及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与穆罕默迪亚,应当大声抗议中国虐待新疆穆斯林,并呼吁向该地区派出实况调查团,正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所要求。他们还应就学者海尔布尔・土赫提(Hebibulla Tohti)和穆罕默德・萨利・阿吉(Mohammed Salih Hajim)以及萨利的家属和同事遭不当囚禁,要求说明情况并予释放。部分媒体曾报道萨利已于2018年亡故,但有近亲属表示他仍在世。这些措施若能联合马来西亚等穆斯林占多数国家或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共同提出,将最为有效。

所有与中国交往的国家在思考经济与安全议题的同时,都必须兼顾人权问题。而印尼──曾在罗兴亚难民危机中发挥积极作用──既已展现促进区域内他国人权的承诺,对中国穆斯林也应一视同仁。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