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光刻机出口中国的问题所在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布鲁塞尔会晤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2019年12月17日。 © 2019 AP Photo

上星期,中国驻荷兰大使表示,荷兰政府若决定拒发阿斯麦尔(ASML)公司向中国出口极紫外光刻机(EUV)的许可证,必将危及双边关系。阿斯麦尔是全球唯一的极紫外光刻机供应商,对生产新一代的高端微芯片至关重要,而后者又是物联网和云计算基础设施等高科技应用所不可或缺。

荷兰不是北京发怒的唯一对象:上个月,中国驻德大使威胁柏林,若将中国科技大厂华为排除在5G无线设备供应商之外,将停止数百万辆德国汽车销往中国。11月,中国驻瑞典大使威胁斯德哥尔摩,瑞典再度高调声援狱中的华裔瑞典籍出版商必须“承担后果”。

北京愈来愈常利用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占世界经济百分之16份额──向外国政府和企业施压,无论是要求对其侵犯人权行为保持沉默,或是要求允许中国公司获得敏感的先进技术。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通过推特支持香港民主抗争者,激怒了中国政府,NBA在中国的11个官方商业伙伴──包括旅游网站、乳品生产商和快餐连锁店──立马中止与NBA的合作。中韩两国关系紧张之下,中国当局鼓励民众拒买韩货,导致韩国超市业者乐天集团(Lotte)遍布中国各地的分店遭抵制长达两年

北京显然偏好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以减少对其人权纪录的批评,各国政府若独自面对中国,往往会选择沉默。但是,如果各国团结一致,将可改变权力对比。

到目前为止,欧盟已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在中国西北新疆地区遭大规模任意拘留作出多项有力声明,其中一项发展成中国所曾面对最多国家的联合声明。欧洲议会也持续发声,并在12月将着名的萨哈罗夫奖颁予狱中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迄今,欧盟似乎没有因为对新疆发声而遭受中国的重大经济威胁。

此外,欧洲本身也拥有经济筹码──例如,可以要求所有企业必须保证其供应链不涉及新疆穆斯林的大规模强迫劳动,并公布其尽职调查策略。若舍此不为,企业可能成为中国自天安门屠杀以来最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共犯。美国獾牌运动服(Badger Sportswear)就是通过媒体才发觉到,该公司部分产品来自新疆地区的强迫劳动。

许多相关争议都源自于多重用途的技术。2017年,人权观察发现美国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Thermo Fisher Scientific)生产的DNA测序仪已有部分出售给新疆公安厅,而当时中国政府正以免费健康检查的名义强制收集该地区所有居民的生物识别数据。

赛默飞世尔起初拒绝人权观察要求中止相关交易,声称该公司“不可能监视所有产品的使用或应用情况。”经过美国国会议员、人权观察和新闻媒体的详细追查,赛默飞世尔终于在2019年初宣布停止向新疆公安厅销售有关人类身份识别技术的产品和服务。

过去三年,人权观察记录到中国公安机关热中技术工具,令人担忧。其中包括人脸和语音识别技术(依靠人工智能),强制大规模收集生物识别数据,利用APP和“大数据”平台监控人民日常生活并挑出政府认为可疑的情况,而且执行过程中人民几乎没有任何隐私权,也无法申诉政府违规。

企业若欲在中国运营,就不该幻想政府当局不会滥用技术侵犯人权。因此,对于阿斯麦尔和其他己经或期望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荷兰公司而言,他们最好认真评估其产品和服务的实际和潜在用途,以及其顾客的真面目。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