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庆当天,香港狮子山下示威群众遭催泪弹攻击,香港黄大仙区,2019年10月1日。

© 2019 路透社/Tyrone Siu

“警察如果发射催泪弹,我就直接扔回去,” 我的一位亲戚在最近某次示威活动即将开始前对我说。他的高昂情绪著实令我吃惊,因为眼前这位示威者已高龄80岁。

和其他从中国大陆逃抵香港的同代人一样,我这位长辈本来对中国共产党怀有高度信仰。他曾经崇拜毛泽东,认为党的伟大成就足以抵销它所造成的人为灾难。

但三个多月的示威,港府回应日益颟顸,以及年复一年遭中共侵夺自由,许多和他同样背景的港人都开始改变心态。中国政府严重错估情势,港府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则是错上加错。

在近来全港各地警民衝突中,都可以看到民众为示威者指引安全路线,或者打开家门、店门提供庇护,显见示威已逐渐发展成全港市民的抵抗运动。

市民的支持相当稳固,即使示威者日渐升高对抗也未见改变。警方大肆投射催泪弹、橡胶弹、殴打示威者,滥权虐待事件不计其数,同时示威者也用土製汽油弹和砖块回击。10月1日,中共在北京阅兵庆祝建国70週年的同时,一群示威者围殴一名警员导致另一警员开枪射伤一名18岁青年而引起喧然大波。这是6月初以来警方首次对示威者发射实弹。

但是,在全世界为香港街头抗争目瞪口呆之际,我们必须冷静下来反思,香港是如何一步一步走上激情对抗的现状。

试想,如果早在2014年市民占领街头数月的“雨伞运动”后,中国政府就开放港人普选权──这是他们依据《基本法》本来应该享有的权利。市民将会获得投票和参选公职的机会。可以想见,许多今天表现出十足公民意识的青少年,将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议会表达他们的政治热情,而非日复一日在街头奋战。

然而中国政府不作此想,反而乞灵於威权统治的唯一手段:坚持强硬立场。2014年起,北京和香港政府一再将不满意的议员当选人取消资格,或乾脆禁止他们参选。数十名香港民主派领袖遭到检控书店老闆和亿万富豪──即使拥有外国护照──都可以被莫名其妙从香港绑回大陆。

中国和香港当局企图实施严苛法律,强迫市民“尊重”国歌,或允许将疑犯引渡到中国接受不公正审判。它们禁止政党和平提倡香港独立──这种理念十年前乏人问津,却因为北京压迫日甚而成为显学。

防暴警察现已成为市区常见景观,但因数月以来当局拒绝针对警方滥用武力进行独立调查,其公信力已荡然无存。警员带著实弹和高度压力,又缺乏问责机制,使香港情势一触即发。

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香港政府已颁布一道被特首林郑月娥称为“符合公共利益”的规例,即不分和平与否,禁止民众在一切示威活动使用蒙面物品

如果林郑女士和其他香港高官真的想要尽快平息示威,他们应该马上180度转弯。他们应当承认公众对警队及政府的信心已直线下滑,并同意对示威执法展开独立调查。

还好,我的亲戚没有机会拿到催泪弹反丢警察。但北京领导人必须理解这些原本会参加十一庆典的市民为何不再支持他们──香港民众期待问责和自由。继续剥夺这些权利,只会激起更多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