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谢盖尔・马格尼茨基长眠莫斯科墓园,2012年11月16日。

© 2012 美联社图片/Misha Japaridze, File

今天,欧洲人权法院在2009年马格尼茨基因揭弊被监禁死亡一案判决俄罗斯政府败诉

对很多人而言,“马格尼茨基”已成为个人制裁的同义字,是各国政府应对他国重大人权侵犯的一种做法。

但不应忘记,这种制裁机制的立法,源自一宗人类悲剧,即谢盖尔・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遭长时间折磨至死。马格尼茨基原为税务法律顾问,他指控多名政府官员涉嫌大规模诈欺,使俄罗斯政府损失2.3亿美元税收。俄国当局于2008年11月逮捕马氏,一年后,他在羁押候审期间死于狱中,生前罹患急性胰脏炎和其他重症均未获医治。

今天,几乎在他去世十年后,欧洲法院判决俄罗斯政府侵犯了马氏的生命权,理由包括:未曾查清其死因是否涉及医疗疏失;拘押条件构成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一再延长羁押欠缺理据;以及俄罗斯法院在他死后开庭定罪,本质上属于不公正审判。

确实,这不是一件突破性的判决,并未超越该法院针对俄罗斯不当处遇、拘押死亡和加害者问责不足早已建立的案例法。

但你应该读一读马格尼茨基的代表提出的事实摘要,其中关于侵吞公款和逃漏税的指控,可能是当时俄罗斯历史上被揭发的最大宗税务诈欺案。

你应该看看判决书中有关马氏长时间受难至死的恐怖描述,以及官方对其死因的说法多么混乱而令人愤慨。

你应该读这些资料,才能体会马格尼茨基和他的母亲、妻子、律师所经历的卡夫卡式磨难,他们如何为他四处奔走求情,试图为他争取适当的医疗协助,以及在他死后如何努力为他伸张正义、追究责任。

然而,所有参与拘押和折磨他的人,至今无一受到法办。

欧洲法院今天的判决终于伸张了一部分正义,但愿马格尼茨基的家属能稍感慰藉。它也提醒我们,在关于制裁的政治议题背后,是众多惨遭凌迟的生命,以及应当为其负责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