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民众集会,手持标语牌要求释放狱中维权人士,河内,2017年8月27日。

© 2017 Kham/路透社

(悉尼)-澳大利亚政府应施压越南政府,释放政治犯和在在押人士,停止压迫言论、结社和集会自由,采取措施遏止警察暴行。

第15次澳大利亚-越南人权对话定于2018年8月28日在河内举行。

“过去一年,我们看到愈来愈多呼吁越南民主和终结一党统治的和平异见人士被判重刑,”澳大利亚部主任伊莲・皮尔森(Elaine Pearson)说。“澳大利亚应该施压越南,为改善该国人权纪录设定具体可测量的基准。”

2018年前八个月,越南至少有28位维权人士和博客被定罪,比2017全年合计24人还多。

在今年7月提交澳大利亚政府的文件中,人权观察建议澳大利亚集中力量要求越南释放政治犯和在押人员,以及遏止警察暴行。人权观察并表示,澳大利亚应施压越南终止其对基本公民及政治权利的系统性限制,包括言论、意见、表达、结社、集会、迁徙和宗教自由权。

今年4月,民主兄弟会(Brotherhood for Democracy八位成员分别在数起案件中,被共党控制下的法院判处7到15年不等徒刑,其中多人已非首次入狱。这八人是阮文台(Nguyen Van Dai)、阮忠尊(Nguyen Trung Ton)、张明德(Truong Minh Duc)、阮北转(Nguyen Bac Truyen)、黎秋荷(Le Thu Ha)、范文卓(Pham Van Troi)、阮文夙(Nguyen Van Tuc)与陈氏春(Tran Thi Xuan)。

“许多越南人遭到拘押或判刑,只是为了行使在澳大利亚稀松平常的基本权利,”皮尔森说。“澳大利亚政府应利用公开和私下场合,要求越南领导人立即释放所有因政治罪名被关押人士。”

今年6月,越南全国各地爆发民众示威,抗议政府提出的经济特区和网络安全立法草案。许多示威人士遭到军警殴打、逮捕

维权人士和博客经常成为攻击目标。6月在林同省,一群便衣男子闯进高台教维权人士许飞(Hua Phi)家中将他痛殴,还剪去他的胡须。许飞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他认为这次攻击是在报复他受邀于6月25日在胡志明市会见澳大利亚外交官,为人权对话做准备。

6月至7月,同样在林同省,有一群不明男子向劳工维权人士及前政治犯杜氏明杏(Do Thi Minh Hanh)的住宅扔掷石块和一枚土制汽油弹。8月,安全人员临检胡志明市一场演唱会,粗暴殴打博客范端庄(Pham Doan Trang)、歌手阮信(Nguyen Tin)与维权人士阮登高大(Nguyen Dang Cao Dai)。主要迫于国际压力,当局于6月允许阮文台和黎秋荷赴德国流亡。7月,当局将宗教维权人士丁阎(Dinh Diem)判刑16年;8月,环保人士黎庭亮(Le Dinh Luong)则被判刑20年。

越南政府对网络的压迫也已升级。6月,国会通过高度争议的网络安全法,引起国内外一片哗然。根据2019年1月生效的新法,服务业者必须在收到信息通信部或公安部要求后24小时内,删除违法内容。

新法并规定互联网业者必须将数据存储在本地,验证用户信息,以及应当局要求揭露用户数据,不需法院同意。这些规定均对隐私权造成威胁,并助长对网络异见或行动的压制。

鉴于澳大利亚和越南之间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含有保障个人信息的条款,澳大利亚政府应对网络安全法的负面影响表达关切,敦促越南暂缓实施该法。

今年3月,澳大利亚和越南进一步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但联合声明只字未谈人权,仅简单提到此项年度对话。

“越南人权纪录向来不佳。在人权没有具体进步之前,澳大利亚不应与越南发展更紧密的合作与贸易采购,”皮尔森说。“人权不应被贬抑为一年一次的闭门对话,凡是澳大利亚高级官员会见越南官员的场合,均应将人权列为优先与核心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