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温,61岁,伊洛瓦底省农民,坐在据称于2004年被一家公司强征的35亩土地一角。问到圈地对他的影响,他说:“我的生活各方面都蒙受了巨大损失。”

© 2017 Patrick Brown/人权观察特约摄影

(仰光)-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表示,缅甸政府应尽速解决过往非法征收土地问题。政府应制定法律法规,保障农民和其他小地主的权利,避免土地再被征收。

过去30年,缅甸政府和军方官员夺走大量农民土地而未予适当补偿,导致农民失去生计,也更难获取基本服务。许多农民为抗议补偿不公,拒绝迁离或停止耕作被征收土地,以致被控刑事犯罪。

 “数十年来,征收土地措施对缅甸各地农村造成沉重打击,”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昂山素季政府应尽速解决非法征收土地问题,赔偿受害者,并修改法律保障人民免于再受侵害。”

Myanmar: Decades of Land Confiscations

The government of Myanmar should promptly provide redress for historic land confiscations. The government should also enact laws and regulations that will safeguard the rights of landholders and guard against future illegal confiscations of land. 

这份33页的报告,《‘白拿我们土地’:土地征收对缅甸农民的影响》,纪录缅甸掸邦南部和伊洛瓦底省、仰光省征收土地对农民造成的灾难后果。据农民说法,他们因此丧失生计,失去医保,小孩无法上学;他们努力争取救济,却常常换来牢狱。

人权观察为实施本报告调研,访问缅甸农民39人,以及多位土地问题专家和公民社会团体。

在军政府统治下,缅甸农村居民长期忍受土地征收之苦。根据官方数据,自1990年代初期至今,政府没收土地计达数十万亩,但维权人士认为有数百万亩。军政府征收土地常常仅予有限通知或不予通知,也没有适足补偿,对受影响民众造成沉重伤害。

61岁伊洛瓦底省居民登温(音)告诉人权观察,政府毫无预警就征收他们家族12亩土地:“我事先不知道,他们就直接拿走。” 他说,他们威胁他,若继续抗议收地就可能坐牢。不但没得到任何补偿,他后来还被强迫在原本属于他的土地上帮政府挖鱼池。“我们什么也没得到,” 他说。“等于是白拿走我们的土地。”

许多农民谈到土地突然被征收,对他们生计的影响。“我们肚子都吃不饱了,因为我们不会做生意,也没有工作,赚不到钱,” 61岁伊洛瓦底省居民登温说。他说,土地被拿走后,全家人几乎连一天两餐都难以负担。

圈地的负面影响也波及农民生活的其他层面,使他们难以获得医疗保险或送小孩上学,许多孩子辍学打工。许多缅甸失地农民只能从事体力劳动,日薪仅约两、三千缅元(约合两美元)。

数十年来,征收土地措施对缅甸各地农村造成沉重打击。

费尔・罗柏森

亚洲区副主任

2011年军政府转型为半文人政府以来,当局已著手解决土地征收问题。前总统登盛策划了多项改革,包括制定《农地法》和《未开发、休耕及闲置土地管理法》,实施全国土地利用政策,并成立调查委员会专责调查土地征收申诉案。然而,直到2016年大选获胜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上任时,仍有成千上万的土地征收申诉案件悬而未决。

事实上,全民盟的主要政见之一就是要终结军政府统治下大量土地征收的有害影响。新政府已采取重要措施,成立另一调查机构,并著手改革关键法律。不过,尽管有若干成效,许多农民仍未看到成果。

人权观察访问的农民大多表示,他们提交申诉很多年了,还没得到任何答覆。许多人将申诉无效归咎于官员腐败和无能。缅甸各地已有数百位农民被捕,因为他们等不及收回土地或赔偿而发动或参加公开抗议,或因回到被征收土地耕作而被控非法侵入。一旦成为刑事被告,漫长的审判也对他们造成更大的财务负担。

人权观察呼吁缅甸政府停止任意逮捕土地维权人士,并应立即释放所有因和平抗议圈地而被羁押候审人士。政府亦应公正调查非法征收土地案件,将调查结果公开,并适度起诉侵犯土地权利的责任人,对土地遭非法剥夺的农民或非农民给予迅速、适当的赔偿。

“各捐助国政府不应被缅甸宣称进行一系列土地改革而愚弄,” 罗柏森说。“缅甸政府必须对过往非法土地征收的受害者提供救济,同时确保新法能在未来保护农民家庭的权利。”

本报告配合得奖摄影家派翠克・布朗(Patrick Brown)的照片。布朗随同人权观察前往掸邦、伊洛瓦底省和仰光省,其摄影作品将于《白拿我们土地》发布后,在仰光市中心潘素里亚艺廊(Pansuriya Gallery)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