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高举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照片,在中联办前抗议,香港,2018年4月5日。

© 2018 盖帝图片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立即释放2015年7月全国性打压行动任意拘押至今的人权律师。有关当局并应恢复所有被不当吊照律师的执业资格。

始于2015年7月9日的“709”事件,共有大约300名人权律师、律所助理和维权人士在中国各地遭公安机关拘捕侦讯。他们大多在一周内获释,但至少仍有一人遭强迫失踪迄今,另有四人被判重刑。其他人权律师也持续遭受当局骚扰、监视和吊销律师执照。

“习近平主席宣称中国依法治国,但只要这些律师仍遭当局拘禁,他的说词不过是空洞口号,”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这些律师被不当关押一天,北京原本不良的人权纪录就多添一道污痕。”

北京律师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尚在羁押候审。当局拒绝他的家属和律师办理会见,使他被捕至今音信全无已逾三年。有消息传出,他在被拘押期间曾遭酷刑。

其他在709镇压后遭起诉的人士包括律师周世锋和民运人士胡石根。2016年8月,天津一法院以“颠覆罪”将两人分处七年和七年半徒刑。2017年11月,湖南一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将律师江天勇处刑两年。其妻表示,2018年6月,江天勇曾告诉去探监的父亲,说他被迫服用不明药物,记忆力出现严重退化。2017年12月,天津一法院以颠覆罪将维权人士吴淦判刑八年。

近一年来,中国当局又逮捕至少两名代理709案件的辩护律师。2017年10月,沈阳当局拘押李昱函,事后控告她“寻衅滋事”。李昱函患有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却无法获得取保。李昱函曾为709案被捕的人权律师王宇担任辩护律师。2018年1月,当局拘捕余文生,指控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在他被捕前,北京市司法局吊销了他的执业证,并拒绝同意他申请成立律师事务所。余文生曾代理王全璋案。

中国当局过去一年还吊销或注销了多位律师的执业证,他们都曾遭709抓捕但已获释。有些律师因公安向雇主施压而无法就业。按照司法部规定,六个月以上没有事务所雇用的律师,得吊销其执业证。

律师王宇和法律维权人士包龙军夫妇至今无法就业,就是因为当局一再警告所有事务所不得雇用他们。2018年3月,律师张凯指控有关当局强迫事务所将他开除。4月,律师谢燕益和李春富通过北京市司法局官网搜寻,发现他们两人的执业证已被注明“失效”。北京市律师协会事后通知谢燕益,吊照理由是其过往“违规行为”。5月,北京市司法局以刑事定罪纪录为由吊销李和平的执业证。他是在2017年4月被天津一法院判决颠覆罪成立,处以缓刑三年

2017年8月起,当局吊销或注销了许多律师的执业证,其中部分是709抓捕受害者的法律代理人。2018年6月,湖南司法局吊销文东海和杨金柱的律师证,理由是“扰乱法庭秩序”,“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文东海和杨金柱分别是王宇和周世锋的辩护律师。

不仅如此,中国当局还持续骚扰恐吓人权律师及其家属,包括经常命令他们不得接受采访、限制迁徙和在他们住家周围装设监视器。4月,在押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展开百里寻夫徒步行动,呼吁释放其夫。公安中途拦截并一度将她和5岁儿子软禁在家。5月,在押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会见访华德国总理默克尔后,公安一路尾随且不让她上出租车。

在此同时,官方控制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在7月1日举行的全国律师代表大会上修改章程,增列律师应当“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 司法部长傅政华并在会上表示,各地律师协会必须“确保律师队伍始终听党话,跟党走。”

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明定,所有人都应能“有效地得到独立的法律专业人员所提供的法律服务。”各国政府均应确保律师能履行职责而不受恫吓、妨碍、骚扰或不当干涉,并且不会由于其按照公认的专业职责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而受到或者被威胁会受到起诉或行政、经济或其他制裁。

“中国政府认为律师的角色是促进中共的利益,而非维护委托人的权利,” 理查森说。“它应当立即恢复受迫害律师的执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