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事件”被捕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家属,在最高人民检察院门口抗议,中国北京,2017年7月7日。

© 2017 路透社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立即释放被罗织颠覆罪名而拘押或监禁的人权律师。同时,有关当局应停止基于政治理由吊销或注销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执业证。

2018年2月,当局以“扰乱法庭秩序”为由剥夺隋牧青律师的执业资格;同时,悟天律师事务所也因拒绝参加政治性的年度考核而遭注销执业证。

“中国政府不仅持续拘押数名2015年7月被捕的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还利用将其他人吊照来恫吓维权群体,”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对法律职业的无止尽迫害,暴露出中国维护‘法治’的说法多么荒谬。”

2017年8月起,已有数名人权律师遭当局吊销或注销执业证,并有一家律师事务所被注销执业许可,一名律师以颠覆罪名遭刑拘:

  • 8月,杭州市司法局对吴有水作出暂停执业九个月的处分。该局表示,此举是为惩罚他在网上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
  • 9月,山东省司法厅吊销祝圣武的律师执照,指控他在社交媒体发布批评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帖文“危害国家安全”。
  • 12月,云南省司法厅以伪冒他人签名提起虚假诉讼为由,吊销王理乾和王龙德的律师执照。两位律师则认为吊照是为报复他们宣布退出官方控制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他们曾批评该协会没有尽到维护律师权利的职责。
  • 2018年1月,北京市司法局以未获律所聘用为由注销余文生的律师执照,并以他曾发表“反对〔中共〕党的领导”的言论为由,不许他成立新的律所。1月19日,当局在余文生送儿子上学途中将他逮捕。警方后来将余移送到江苏省徐州市的秘密场所关押,并加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捕前两天,余文生曾发文呼吁修改宪法,开放国家主席直选。2014年,北京当局也曾拘押余文生99天,当时他据称遭到酷刑且剥夺律师会见。
  • 2月,广东省司法厅吊销隋牧青的律师执照。该厅指控隋牧青2014年代理人权律师丁家喜出庭时,拒绝遵守法庭礼仪,包括在法庭上未经许可随意起立、走动、发言。隋牧青曾代理多起知名维权人士案件,包括郭飞雄黄琦
  • 2月,北京市司法局注销悟天律师事务所的执业证,理由是该律所未参加该局主管的律师年度考核。该律所创办人程海表示,中国法律并未规定律师必须参加司法局年检,而年检的目的其实是审查律师的政治取向。

2016年,中国司法部修改有关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两部行政法规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和《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明文规定:律师和律所应当“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律所应成立党组织,且律师不得发表“否定根本政治制度”或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论。

对法律职业的无止尽迫害,暴露出中国维护‘法治’的说法多么荒谬。

索菲・理查森

中国部主任

余文生被捕和多名律师被吊照,都是近年对人权律师打压的延续。2015年“709”镇压时被捕的300多位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中,有数人仍在羁押或已判刑入狱。2015年7月被捕、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的王全璋律师,至今仍在等候审判且无法会见律师。2017年11月,江天勇律师以煽动颠覆罪被判刑两年。2016年8月,周世锋律师遭天津法院以颠覆罪判刑七年。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政府正用尽各种手段非法打压人权律师。司法部及各级司法机关每年对律师执照进行考核,导致律师很容易遭到政治力排除。法院可以借口扰乱法庭秩序,对律师裁处15天以内的司法拘留;当律师鼓励当事人陈述被办案人员刑讯逼供,公安机关可以引用刑法第306条“伪证罪”逮捕律师。甚至,律师在执业时还可能面临公安人员、法院官员和其他受当局教唆人员的殴打、恐吓和骚扰。

“中国当局总是把律师不受官方控制而表达观点、执行业务,视为反对国家的活动,”理查森说。“国际多边机构和相关各国政府,乃至在中国营业的各大国际律师事务所,必须打破沉默,抗议中国当局刻意打压人权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