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陪同下校阅解放军仪仗队,中国北京,2018年1月9日。

© 路透社

中国2018年走向何方?国家主席习近平为新年发愿“世界和平”──但他2017年的施政纪录并非如此。还记得去年7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军警包围下病逝,为中国添上难以抹去的污点吗?当时许多国家谴责中国的作为,但这种干涉已日益稀少。侵权的中国当局正逐渐赢得国际对其原则与政策的支持。

去年12月,中国共产党在北京主办被称为“世界政党大会”的国际政治论坛,席间赫见来自新西兰、美国等民主国家的政党代表,他们似乎毫不介意东道主所统治的是一个威权主义的一党专政国家。

同一个星期,中国外交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在北京召开国际人权研讨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成为座上宾,但这个联合国机构和其他二十几个联合国机构不同,中国一直刻意拒绝它在国内活动。

此外,中国还在这个星期举办另一场关于互联网的全球信息技术峰会──苹果电脑执行长库克(Tim Cook)也参加了,他在美国极力提倡隐私权,但到了中国却成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啦啦队,对疯狂的审查制度和电子监控视而不见。

“正常化”成了这段时间的口头禅,通常意谓着默许或公然接受有问题的行为。在外交上则是指两个国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但它现在也意谓当代国际政治的一种矛盾现象:指那些来自世界上人权一般受保障地区的个人或机构,不但和他们的中国对手密切交往,还日益给予后者公开赞扬──却忘了维护他们自身赖以存在的原则和制度。他们这么做,等于为一个暴虐政权擦脂抹粉,而这个政权正怀抱全球性的野心,打算彻底改变现代政治生活的规范。

多年来,在学术、企业、政治等各种领域,的确有许多人不遗馀力推动中国政府接纳国际人权标准、停止迫害和平异见人士,但面对北京的执拗不驯,已经很少人继续坚持。许多人转而依照北京的条件和它打交道,不惜犠牲原则甚至伤害本身利益。以苹果电脑为例,如果中国成功将所有信息源收归国家控制,并且滥用人工智慧监控全民一举一动,它的产品还能大行其道吗?

出席前述各项会议的人士异口同声坚持,有他们参加比较好:毕竟,按照他们的逻辑,从民主治理到企业社会责任,只有他们会提出不同或更高的标准。

但渐渐地,他们已不再努力建立或维护这些标准。当世界政党大会在闭幕宣言中赞颂习近平的领导地位,有哪一个与会政党公开和东道主划清界线,或公开表达对中国缺乏选举和多党制度的担忧?没有。在人权大会上,有哪一位与会者公开发言,谈论中国的死刑或警察酷刑问题?也没有。

中国当局主办这些“梦游仙境”式的盛会,为自己的世界观争取国际支持的同时,他们也日益娴熟地利用其他社会的开放性追求其政治目的,这种工作通常由统战部负责。澳大利亚政治人物被踢爆收受中国企业政治献金,即为一例。

中国当局一向不容许人权团体在境内活动。从柬埔寨到法国的警察机关,不断受到中国执法机关或党内“纪律”官员施压,不经任何正当法律程序就要他们移交涉贪嫌犯。各大学则经常因为校内机构将台湾视为独立国家、或邀请达赖喇嘛出席毕业典礼而遭到中国外交官抗议,不堪其扰。

问题不在于民主国家或企业该不该跟中国交往,而在于如何有原则地交往。也就是说,对待中国应该正如对待一再失言且倒行逆施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民主国家领导人会谴责特朗普关于“假新闻”的说法──却从未谴责中国的言论审查和政治宣传。他们抨击特朗普对联合国的敌视态度,却对中国猛挖联合国墙脚不置一词。

该是翻转与中国种种高度不正常关系的时候了。中国“改革开放”已历40年,北京却明确反对民主转型、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持续奋勇推动这些理念的民间人士反而要冒着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险。外部力量若继续与中国盲目交往,不仅如同在中国人权斗士的背上插刀,而且恐将使自己沦为高压统治政府的傀儡而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