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流产在韩国是不合法的。但女性正在要求改变,9月30日,一份超过23.5万人联署的请愿书被贴上总统府网站,呼吁政府将人工流产合法化,包括提供世界多国均可取得的口服堕胎药剂米非司酮(mifepristone)。

此一请愿机制反映韩国政府参与管道有所提升。其运作方式是政府允许公众在其网站张贴请愿书30天。今年8月,文在寅总统的新政府重申,任何请愿书若获得20万人以上联署,就会在30天内给予正式答覆。

在一个月期限于10月底截止时,该请愿书的联署人数成功突破23.5万人,远远超过标准。它是文在寅于2017年5月就任总统以来,仅见达标的第二份请愿书。

因此,韩国女性正在等候答覆。按照承诺,政府必须在11月29日前做出回应。

今日韩国,女性合法人工流产的限制非常严格。只有因强奸或乱伦,双亲不能合法结婚,继续怀孕可能危害母体健康,或孕妇或其配偶患有少数法定的基因异常或传染病,才能实施人工流产。已婚女性进行人工流产必须得到配偶同意,且怀孕满24周后无论任何主客观因素均不得实施人工流产。

依照韩国现行法律,接受非法人工流产的女性可被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两百万韩圜(1,820美元)以下罚款。提供人工流产的医疗工作者则可被判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

尽管受到严格限制,人工流产在韩国仍普遍可得,而且很少遭到检控。但相关议题近年来日益引发热议,并有反堕胎人士倡导加强执法。

人工流产在韩国仍为敏感话题,尤其受到生育率下降和人口高龄化问题影响。然而,刑事处罚人工流产并非提高生育率的有效及合法方式。世界各地研究均显示,政府限制无法阻止女性进行人工流产──只是迫使她们寻求更不安全的管道。据联合国统计,在2011年,限制人工流产国家的平均不安全人工流产率是自由人工流产国家的四倍以上。

有些措施既能促进性别平等,又能鼓励韩国人选择生儿育女,例如加强提供产前和妇产科医疗照护、条件优厚的双亲生育假,以及保障单亲和未婚父母及子女的平等地位和免于污名,为儿童提供免费医疗或医疗津贴,普及免费的优质教育等等。

文总统已采取多项促进女性权利的措施。他的竞选承诺包括内阁成员中女性至少占百分之30──而且已经做到。另一正面举措是,政府近期宣示将修法加强防治职场性骚扰。既然已有好的开始,人权观察呼吁文总统立刻启动法律与政策的全面改革,促进性别平等。需要修补之处还有很多。

韩国女性遭受歧视、骚扰和暴力对待的问题仍非常严重,其性别平等排名在144国中惨居第116位。近日流传的一支视频显示,某家医院疑似强迫女性护理人员穿着暴露服装为来访官员表演歌舞。根据近期民调,百分之80韩国男性受访者表示曾对女友施加肢体或心理暴行。该国另一不光彩的特色是女性谋杀被害人的比例以百分之52.5高居世界第三──主要原因是女性遭亲密伴侣杀害,以及政府未落实家庭暴力执法。

韩国政府2015年调查发现,超过百分之78的职场性骚扰被害人并未求助,反而选择“逆来顺受”。许多女性表示,她们不相信申诉能解决问题。官方性教育准则也饱受批评;该准则建议高中教师,女性若接受男性约会并招待昂贵美食,男方可能期待以性回报而使女方面临被强奸的危险,其内容不当可见一斑。

凭着23.5万个签名,人工流产合法化的请愿已成测试文总统女权信念的试金石。由于政府自我承诺的答覆期限,文总统不可能对这项请愿视而不见。

文总统及其政府应当马上行动起来,主动提案修法,使人工流产全面除罪刑化。韩国应取消对女性接受人工流产和医疗人员提供相关服务的一切刑事处罚,并废除已婚女性人工流产须得男性配偶同意的规定。

彻底改变韩国女权状况的时机已经成熟。

文总统已有亮眼起步,但韩国女性还在紧盯日历──期盼11月30日不是他令女性失望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