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反对党领袖、救国党主席金索卡接受路透社专访留影,柬埔寨波萝勉省,2017年5月28日。

 

© 2017 Samrang Pring/路透社

(曼谷)-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柬埔寨政府应停止政治检控反对党领袖并予无条件释放。柬埔寨救国党(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主席金索卡(Kem Sokha)被依柬埔寨刑法第443条“勾串外国势力”叛国罪起诉,最重可判处30年徒刑。当局的指控不仅毫无根据,而且不顾金索卡作为国会议员享有宪法保障的刑事豁免权。

 “柬埔寨政府基于政治动机以叛国罪构陷金索卡,目的是在2018年大选开始前扑灭一切竞选活动,”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洪森(Hun Sen)首相显然不想让民主原则成为他继续掌权的挡路石。长期捐助柬埔寨重建的各国政府应谴责这种背叛1991年巴黎和平协定的行为。”

柬埔寨政府基于政治动机以叛国罪构陷金索卡,目的是在2018年大选开始前扑灭一切竞选活动。

费尔・罗柏森

亚洲区副主任

2017年9月3日午夜刚过,近200名警力包围位在金边市堆谷区(Toulkork)的金索卡住所。警方拒绝出示搜查令,趁着金索卡夫妻睡梦中将他逮捕。警方当场没收他的手机,将他上手铐带往不明地点。

亲官方媒体“新鲜新闻”(Fresh News)首先披露他被捕消息,并连结上一支由柬埔寨广播网(Cambodian Broadcasting Network)播出的视频,内容似乎是金索卡和“其他企图伤害柬埔寨王国的外国人士”正在策划阴谋活动。

首相洪森早在2017年8月23日一场演讲中就对本案做了预告,他指控救国党“[正在]实行对国家民族的背叛[行为]。”洪森最近又说他不会容忍“外部势力”干涉柬埔寨内政,下令进一步调查金索卡“背叛祖国”案有无外国人士涉案。

 “新鲜新闻“在案发后陆续点名遭政府怀疑与金索卡案有关人士,包括救国党代理主席波汉(Pol Ham)和松蔡(Son Chhay)等多名国会议员,以及该党发言人年蓬纳瑞(Nhem Ponnarith)和欧禅立(Ou Chanrith),金索卡的女儿金莫娜(Kem Mona)和金萨玛蒂达(Kem Samathida)。

9月5日,检察官提交起诉声明,正式展开对金索卡的刑事调查,侦查法官随即对金索卡进行提讯。在侦查法官决定是否起诉金索卡之前,他仍是司法案件嫌疑人。

 “若以叛国罪起诉金索卡,不仅是柬埔寨人权的一大倒退,更将断送该国民主发展的前途,”罗柏森说。“政府又一次滥用对司法机关的控制力,操纵司法系统封杀 反对党声音。”

随着2018年7月全国大选逐渐接近,柬埔寨人权状况在过去一年每下愈况。自从反对党在2013年大选中表现亮眼,令执政的柬埔寨人民党(柬民党)大感意外,洪森首相就大幅调高威胁性的政治语调,包括政府官员一再扬言使用暴力和其他吓阻手段对付异见人士和非政府组织。今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之前,这种情况尤其显著。首相洪森和数名军方将领、内阁首长,包括国防大臣迪班(Tea Banh)和柬民党发言人速恩山(Sok Eysan),多次扬言军方将“打得[示威者]满地找牙”,以及在支持柬民党方面“绝不中立”。洪森更表示,只要反对党获胜就可能导致“内战”,并威胁要用暴力打击一切推动“颜色革命”人士,刻意将组织和平抗争和暴力推翻政府混为一谈。

洪森为2017年地方选举进行竞选活动时曾公开表示,为了维护“国家安全”,他“乐意消灭掉一、两百人”,反对党应该“给自己准备棺材”。投票后,洪森再次重申,而且公然举流亡中的救国党前领导人森朗西(Sam Rainsy)为例,暗示他自知一旦回国将成为暴力攻击目标。8月2日,社会事务大臣旺肃(Vong Sauth)说,不满2018年大选结果的抗议者将被“竹竿插死”──红色高棉时期的残酷刑罚──并且威胁属下公务员若不拥护柬民党就会遭到处决。

国会在柬民党主导下,于2017年通过两次压迫性的《政党法》修正。新法允许有关当局解散政党、禁止政党领袖从事政治活动,不必经过公正或透明的程序,也没有申诉机制。修正案包含诸多限制,显然刻意为反对党制造障碍,尤其是强制规定政党必须开除遭刑事定罪的领导人,否则得予解散。这项规定导致森朗西无法参与党务,也对金索卡构成威胁,一旦叛国或其他罪名成立,他将失去党魁职位。内政部也掌握广泛权力,可以根据定义含糊的口袋条款处分政党无限期停止运作,违反正当程序和言论、结社自由。人权观察指出,柬埔寨法律赋予政府强大工具,可以削弱反对党或直接将其解散。

金索卡遭到任意逮捕,正如该国政府的公开宣示,即其不惜一切维护逾30年的统治地位,人权观察过去发布的多份报告对此已有详尽纪录

 “柬埔寨的政治盟友和捐助者应当警觉于金索卡公然面临粗暴检控,及其对民主进程的破坏作用,”罗柏森说。“他们应当向洪森发出警告,若再不悬崖勒马,明年大选将不可能被视为自由公平的选举。”